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7-05-04

再次回复詹润红法官释明----引用法律证明詹润红法官释明的错误之处

再次回复詹润红法官释明
----引用法律证明詹润红法官释明的错误之处
和提醒詹润红法官对案件处理的注意事项
一、证明释明错误之处的法律依据
詹润红法官对原告父亲释明:(2017)琼0106民初2778号案不属于民事案,因为被告老师简丽姬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职务行为,不负民事责任,学校负民事责任,再对被告老师进行行政处罚,建议原告撤诉。
1、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行为,而不是履行 职务行为中的法定授权行为。
《教师法》第七条规定:“教师享有下列权利:(一)进行教育教学活动,开展教育教学改革和实验;(二)从事科学研究、学术交流,参加专业的学术团体,在学术活动中充分发表意见;(三)指导学生的学习和发展,评定学生的品行和学业成绩;(四)按时获取工资报酬,享受国家规定的福利待遇以及寒暑期的带薪休假;(五)对学校教育教学、管理和教育行为部门的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通过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其他形式,参与学校的民主管理;(六)参加检修或者其他方式的培训。”
《教师法》第八条规定:“教师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一)遵守宪法、法律和职业道德,为人师表;(二)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遵守规章制度,执行学校的教学计划,履行教师聘约,完成教育教学工作任务;(三)对学生进行宪法所确定基本原则的教育和爱国主义、民族团结的教育,法制教育以及思想、文化、科学技术教育,组织、带领学生开展有益的社会活动;(四)关心、爱护全体学生,尊重学生人格,促进学生;(五)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六)不断提高思想政治觉悟和教育教学业务水平。”
从《教师法》可以看出,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行为[注:《教师法》第八条规定:“教师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五)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而不是履行 职务行为中的法定授权行为。
2、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行为,不属于《侵权责任法》中“职务授权行为”不承担侵权责任和受追偿的范畴。
《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中的第四十七条规定:“【职务授权行为】行为表象足以使一般人相信其行为具有授权人授权,并在授权的范围内实施行为的,为职务授权行为。职务授权造成的损害,行为人不承担侵权责任。
职务授权行为超出必要范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授权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授权人在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其追偿。”
詹润红法官对原告父亲释明:被告老师简丽姬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职务行为,不负民事责任,学校负民事责任,再对被告老师进行行政处罚。这一释明就是根据《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中的第四十七条规定作出的。
但在本案中,根据《教育法》分析,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行为,而不是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授权行为,所以,詹润红法官对原告父亲释明,在没有分清楚是“义务”还是“授权”的情况下,笼统、混淆地说成职务行为,把“授权”两字省略,直接引用《侵权责任法》中“职务授权行为”不承担侵权责任和受追偿的法律依据,是不符合事实的,是以偏概全的作法,是偷换概念,是错误的。
3、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行为,属于《宪法》、《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里规定应负侵权责任的范畴。
《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负民事责任。”(注:“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主语是“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说明两者都要承担责任。)。
《教师法》第八条规定:“教师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五)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权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第八十一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侵犯教师、受教育者、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失、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教师法》第八条规定:“教师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五)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权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被告老师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责任的并存与优先----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由于被告老师不作为、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过错,造成原告被打受伤,侵害原告人身权,依法先承担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的司法解释第三十七条规定:“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有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不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在本案中,被告老师是事发现场的管理者,学校是组织者,依法都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的司法解释第九条规定:“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主张侵权责任,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行为人的行为违反法定义务、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或者违背善良风俗,具有违法性;(二)受害人的人身或财产受到实际损害;(三)行为人的侵权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四)行为人具有故意或过失。”;“前款第四项规定的故意,是指行为人有意致人损害,或者明知其行为会造成损害仍实施加害行为;前款第四项规定的过失,失职行为人由于疏忽或者懈怠而未尽合理注意义务。”
《侵权责任法》的司法解释第七十三条规定:“【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人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再通常情形,如果行为人善尽安全保障义务即可避免损害的发生,则可以认定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的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人,起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与被侵权人的损害之间具有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老师如果及时制止肇事者的欺负行为,原告就不会受到伤害!!!
《侵权责任法》的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侵权责任法大的一般条款的补充作用】依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款和第七条规定的“法律规定”无法获得保护的被侵权人,得依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请求行为人承担侵权责任。”(注:《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款“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七条内容是:“行为人损害他人民事权益,不论行为人有无过错,法律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依照其规定。第二条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
可见,《宪法》、《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等法律都明文规定,被告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没有履行职务行为中的法定义务,依法应负侵权责任的。
二、原告监护人提示詹法官处理本案应注意事宜
在引用(2015)龙民一初字第636号案的证据时,符合事实的,才引用,即使已被法院认定的事实,但有事实证据证明是违背事实的,不能引用。
1、(2015)龙民一初字第636号案,法院在认定事实时,认为:“被告赵俊怡的行为没有造成原告的损害”,法院的这一认定违背事实,是错误的,詹润红法官在审理(2017)琼0106民初2778号案时,不能引用来作为证据。,因为:
(1)有没有受损害是以医生的诊断为主,四名医生都诊断原告受伤。《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44条规定:“医药治疗费的赔偿,一般应以所在地治疗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医药费、住院费的单据为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可见,病历资料、疾病证明书、司法鉴定是损害赔偿的依据,是法定有效证据。事实一,当事人都认可的首诊病历上写“初步诊断:腹外伤”、“PE(注:查体):神志清,心肺(-),腹部外伤,无出血”、“离院医嘱:病情加重即刻回急诊科。”由于所有当事人都承认看不懂医生写的字,2016年6月21日,张蔚桐医生补开疾病证明书:“腹外伤”。事实二,2016年8月9日,陈金妮医生明确表示“尿酸”超标反映“肾损害”,并写下疾病证明书:“肾损害”,在病历上写下:“建议复查”“家属考虑择期再带患儿就诊复查”。事实三,2016年8月4日,陈桂铭医生开出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7月7日期间的疾病证明书:“腹痛头晕。建议:因腹部被打伤,引起腹痛、头晕、腰膝发痛进行活血化瘀治疗”,这是陈桂铭医生用生命最后的气息留下医德至上、知识分子最根本的良知!!!事实四,2017年1月19日和2017年1月25日,陈金妮医生和徐志泉医生都开出疾病诊断书:高尿酸血症(注:“高尿酸血症”是“肾损害”的后遗症,在海南医院微信,2017年4月1日,创伤骨科高波华医生《健康/防治规范化 通风不可怕》一文写:外伤是“高尿酸血症”的诱因)。
(2)虽然“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能作为证据,但法定有效证据----疾病证明书能证明:法院裁判所认定的事实是违背事实的,是错误的,不能作为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民法通则司法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都明确规定:疾病证明书是损害赔偿的依据。海南医院四位医生给原告受伤开出的疾病证明书,足以证明法院认定:“被告赵俊怡的行为没有造成原告的损害”是错误的,所以不能作为“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证据。
2、(2015)龙民一初字第636号案,法院认为:“学校在事后派老师陪同原被告陈巍宜到医院检查,班主任在学生所在班进行安全教育,对两位学生家长进行了电话回访,学校在本案中教育管理并无不当”。法院这一认定不符事实,不能作为(2017)琼0106民初2778号案证据使用,因为:
(1)学校没有及时带原告陈巍宜到医院检查,没通知原告监护人,违反《未成年保护法》。事发是2014年12月16日下午,到2014年12月18日,在原告父亲要求警察督促学校带原告上医院看的情况下,才出现三方当事人认同的首诊病历,离事发时间相差三天。《未成年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学校对未成年学生在校或者本校组织的校外活动中发生伤害事故的,应当及时救护,妥善处理,并及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2)学校提供给法院“安全教育记录”证据是伪造的,因为该证据上面:“陈巍宜”的签字是伪造的,庭审时,原告已否定自己签字,并要求做司法鉴定,但法院没做;该证据显示,参加安全教育人员没有五(3)班班长何嘉颖,竟然叫何嘉颖签名作证。很明显,是九小为了打赢官司,想推卸责任而不择手段伪造的。《证据规则》第八十条规定:“当事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伪造、毁灭证据,提供假证据,阻止证人作证,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或者对证人、鉴定人、勘验人打击报复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注:修改后的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处理。”
(3)原告父亲庭审时否认:学校“对两为学生家长进行了电话回访”;并要求九小提供电话回访录音和电信书面证明,九小提供不出。《证据规则》第七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
(4)九小校长庄宝威胁原告父亲:“你要打官司,你女儿在学校读书不得不有事。”录音证据已交给法院,法院在事实认定时没写进去。
(5)学校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简丽姬老师在事发现场看到原告被欺负,没去劝阻。
上述事实都说明,法院认为:“学校在事后派老师陪同原告陈巍宜到医院检查,班主任在学生所在班进行安全教育,对两位学生家长进行了电话回访,学校在本案中教育管理并无不当”不符事实,不能作为(2017)琼0106民初2778号案证据使用。
告知人:陈巍宜
告知人法定代理人:陈成旭
2017年4月11日


2017-05-23

陈成旭:您好 ! 您的留言已收悉,现就您所咨询的相关问题答复如下:关于“被告简丽姬老师在现场对原告在校被打致伤一事不作为,是否不负民事责任的”问题。经查,就您女儿陈巍宜与同学在校发生纠纷一案,您以女儿学校任课老师为被告主张其侵权并向您女儿赔偿损失及公开赔礼道歉一案已经由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受理。自2015年5月4日以来,全国法院实行立案登记制,立案时仅对案件进行形式审查,不做实体审查,即起诉时只需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并符合立案的其他形式要求,即可立案受理,至于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是否有法律依据,能否得到支持,在案件开庭审理并审查完毕时,法院会以法律文书的形式给予当事人答复,因此,您女儿陈巍宜的案件,在案件审理完毕后,法院会依法制作判决书,对能否支持您的诉讼请求进行答复。关于您申请提前调取该案庭审监控录像和录音资料的问题。您曾向龙华法院申请全程庭审直播和调取庭审录音、录像,龙华法院答复您庭审后可依法调取庭审录音、录像,因原定审判庭不具备庭审直播条件,龙华法院未与准许。后经您再次申请,龙华法院决定与其他案件调换审判庭对该案进行庭审直播。该案原定于2017年5月11日下午两点半公开开庭,并全程庭审直播,后因您申请延期开庭,该案尚未开庭审理,现您要求提前调取庭审录音、录像,客观上不具备调取可能。 感谢您对海南法院工作的支持和关注!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7年5月23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