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7-09-22

未成年人黑社会性质组织

尊敬的领导:望您在百忙之中关注本案!
事实与理由:
—、关于本案的基本事实和经过,2011年6月6日,涟水县第四中学学生薛某(男)与本校学生姚某(男)之间有纠纷,姚某把与同校薛某之间事情告诉在涟水县金城中学上学的姨姐张某,张某纠集朱某(男)、付某(男)、罗某(男)到涟水县第四中学与姚某会合共同找薛某,薛某这才找别的孩子,后至付某受伤,由此薛某这方被认定为加害者并处以刑罚,而挑事者、矛盾激化者被认定刑法意义上的受害者;对于这起案件,我认为:1、以“正当防卫”的方式反击上门挑事者何罪之有?2、依据责任主义原则,涟水县金城中学学生星期一逃学到涟水县第四中学打架,受伤完全是咎由自取。
二、涟水县政法各部门在“打黑”功与利的支配下,在“有罪推定”的落后思维等因素驱使下,以捕代侦,违法办案,用尽刑讯逼供、诱供、指供等手段,拼凑了本案所谓未成年人犯罪的证据,理由是:1、本案讯问未成年人时没有依法通知监护人到场,笔录代签,起诉书造假(第五页);2、据马某洋孩子说“从6月到10月对孩子进行不间断的特审,一审就是一夜,用工地上大灯、辣椒水喷眼、竹签打手等非法手段对待孩子,比如嵇某、冯什么伦(马某洋叫不上同案所谓帮主的名字)等”;3、据薛某孩子说“检察院两个女检察官对我进行讯问,我不承认指控事实,后有进来一个检察院男的强迫我说:你不说是吗?材料由我搞,你签字”;4、为了加重本案分量,2012年5月30日,《法制日报》刊登了涟水县检察院干警于飞汪彦釆写的文章(此报道被多家媒体网站大肆转载):涟水县打掉“90后”少年抢劫勒索犯罪团伙,对本案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文章中夸大事实,混淆视听,比如“一人伤势过重在医院不治而亡”,本案根本没有命案;对于我的质疑,得到的回答是:记者的问题,可是按照相关宣传规定,这种刑事案件的报道,而且涉及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报道,必须经检察机关审核后加盖公章,报社才会予以发表。
三、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问题,没有一起像这样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没有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像这样“黑老大”的,理由是:1、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本案未成年人的言词证据是非法取得的;2、依据《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2009年)380号座谈会纪要》的规定,本案讯问未成年人时没有依法进行全程录音录像,获取本案未成年人的口供是非法无效的;3、依法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同时具备四大特征,而本案参照《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全文)》其中(二)认定经济特征的问题:各高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具有的“经济实力”在20——50万元幅度内,自行划定一般掌握的最低数额标准(江苏是发达省),有请司法机关算一算本案靠父母养活的未成年人财物有多少?4、涟水县所有律师都认为:涟水县法院如果要把本案未成年人判决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那真的笑掉大牙了;5、对待本案未成年孩子,拔高认定,量刑顶格,依据“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未成年人刑事政策,应当给未成年人回归社会预留通道,可本案贴上标签,扣上帽子,给未成年人预留什么道?对于未成年人特殊与优先的刑事政策在本案中体现在哪方面?6、没有权利部门的支持,没有保护伞的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生存都是问题,因此中央一直强调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那么,请问涟水县打黑英雄们本案幕后保护伞在哪里?
四、本案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以及违法办案所形成的结果是经不起时间与法律检阅的;1、本案从公安机关开始到检察机关再到法院,都在违法办案,法律依据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治委预青领联字【2010】1号》、《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最高检关于进一步加强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的决定》、《最高法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座谈会纪要》等等法律法规,本案为了“打黑”的功绩,扛着“打黑”的大旗,不惜使用非法无效的口供证据迫害未成年人,中央“打早打小”精神,被人为歪曲地落实到本案中;2、2016年9月,当年涟水县检察院分管公诉胡检察长打电话向我赔礼道歉(勇气可嘉),确认本案存在问题,同时受涟水县检察院指派,刘检察官对我说:涟水县检察院党组经研究,(1)办案人员当面向你赔礼道歉;(2)你写份家庭困难申请,给你补助;3、本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大特征都完全不具备,拔高认定,涟水首例,全国没有,有违常理;4、在我向有关人员要本案直接证据时,得到答复是:取不到了;本案确实充分的证据体现在哪里?5、在没有任何人控告我孩子违法犯罪的前提下而受到非法对待,并违法剥夺监护人的合法权利,在排除本案违法获取的言词证据以及排除人为搞的同案孩子非法互证口供的情况下,涟水县政法各部门拿不出任何足以证明我孩子犯罪的合法证据;6、基层有了告到中央也不怕的思想(反映到上面,最后还得我们来处理),使得有法可以不依,违法办案七年得不到纠正。
控诉人:张广洲 电话:13625167577 2017年9月22日

2017-09-25

网友你好:你的留言内容暂不属于内蒙古法院管辖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