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7-10-12

关于对上海法院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中将鉴定费和律师费要求驾驶人承担的异议投诉

上海各级法院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中普遍将:①应该由保险公司赔付的鉴定费却要求机动车驾驶人赔付,②律师费作为损失予以支持。本人亲属在上海市内发生交通事故,产生诉讼,一审法院:浦东新区法院,案号:〔2017〕沪0115民初69531,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原告:吴妹娟,被告一:汪祥勇,被告二: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虽然案件未结,但上海法院这一通行做法将直接影响到当事人的合法权利。
一.关于鉴定费
鉴定费应该由保险公司赔付,而不是机动车驾驶人赔付,理由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鉴定费属于必要费用,应由保险公司承担。并且鉴定费用系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因本次交通事故而产生的损失,是为了查明案件事实,确认案件的损失而进行的,属于交强险赔偿的范围,保险公司所称的不应当赔付鉴定费的主张无法律依据,法院不应支持。
2.鉴定费属受害人为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明确权利与责任而进行的。肇事车辆投交的“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七条第(七)项的规定并未约定鉴定费不负担,保险合同为格式合同,应有利于被保险人解释,鉴定费在保险理赔限额范围内,由保险公司理赔。
二、关于律师费
律师费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赔偿范围之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中不应该作为损失,上海法院做法于法无据,理由如下:
1.2012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的通知》(法发〈2012〉2号)要求:自该通知下发之日起,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一律不得制定在本辖区普遍适用的、涉及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等司法解释性质文件,制定的其他规范性文件不得在法律文书中援引;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对于制定的带有司法解释性质的文件,应当自行清理。上海市高级法院《关于民事案件审理的几点具体意见》属于什么性质的文件,对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律师费可否作为损失要求赔偿作出有关规定,能否在上海各级法院普遍适用?实际上,该意见在上海各级法院已然成为普遍适用的司法解释性质文件,如此做法,值得商榷。
2.2011年12月,《上海市高级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第18点阐明“律师费并非是《侵权责任法》、《人身损害司法解释》规定的法定赔偿项目。”既然明知于法无据,又加以支持,自相矛盾,有违法之嫌。
3.机动车驾驶人本可避免赔偿律师费。或许,上海市高级法院对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将律师费作为损失,对有些案件可能存在一定的积极意义,但一刀切做法,也存在诸多弊端。交通事故赔偿虽然属于侵权损害赔偿范畴,但不同于其他侵权损害赔偿,有自身特点。交通事故赔偿,一般由保险公司负责,机动车驾驶人已为此支付了保险费,如果保险公司及时赔付,就不需要通过诉讼程序解决,因保险公司不及时赔付,才引起诉讼,责任在保险公司,却要求机动车驾驶人再额外多支付律师费,与法治精神不符。
4.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处理起不到积极作用。交通事故发生后,能否尽快及时赔付完全取决于保险公司,机动车驾驶人起不到作用。不管是通过协商解决,还是诉讼解决,对保险公司来说赔付范围、内容和结果都一样,要求承担律师费对保险公司积极赔付起不到推动作用,但通过诉讼解决,将额外增加机动车驾驶人负担。或许,该做法本意是为保护受害者或弱势一方,但用的不对,实质可能是造成另一个受害者或另一个弱势方。
5.不利于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上海高院一刀切支持律师费,一些原本不需要通过诉讼程序解决的,因利益关系,可能人为制造出诉讼案件,浪费司法资源,且每个人知识素养不要,需要法律服务内容和层次也不同,原本不需要产生律师费,也会人为产生律师费,且律师费界定也无法合理量化,如此,可能损害社会公平正义。
6.容易引起司法腐败。因律师费于法无据,地方法院单独制定文件,难免让人产生遐想,存在权力寻租空间,根据具体案件来定,易于产生司法腐败。
7.容易造成司法不统一,损害法律尊严和司法权威。据不完全了解,只有上海市支持律师费,其他地方不支持律师费,如此,容易造成国家司法不统一,损害法律尊严和司法权威。
8.保险公司普遍使用格式合同,投保人无协商余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66条“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保险公司单方制作的保险合同,都将诉讼费用列在赔偿之外。保险合同属于格式合同,投保人根本没有协商的条件(相信全国这么多法官,也难有人能协商保险合同条款),加重投保人责任的格式条款,应无效。即便律师费属于损失,也应该进一步明确由保险公司承担,才更符合实际。

2017-11-24

您好!您的留言已收悉。经了解,案件尚在审理中,请您积极参与诉讼,法院将会依法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