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7-12-11

湖南省岳阳法院隐瞒原告证据采信被告伪证、编造案情, 将离婚诉讼中转移的夫妻房屋确权为第三人所有

湖南省岳阳法院隐瞒原告证据采信被告伪证、编造案情,
将离婚诉讼中转移的夫妻房屋确权为第三人所有


尊敬的大法官:您好!
我叫刘辉,是岳阳市楼区法院(2010)楼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和岳阳市中级法院(2010)岳中民一终字第460号民事判决书及岳阳市中级法院(2013)岳中民申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的原告。因为我不服岳阳市二级法院隐瞒我提供的前夫曾祥国用夫妻存款婚内投资原始取得单位集资房的证据而采信前夫在离婚诉讼中恶意串通与人虚构的伪造事实的无效虚假合同作为裁判依据,编造无中生有的案情、将婚内原始取得五年事实物权的夫妻房屋确权于第三人曾艳军所有的裁判,再审申请同样被岳中院驳回,致使本案未经省高院审理,更未经最高院审理,案件在岳阳市中级法院拍死,司法程序穷尽。因为市人大是法院与检察院的人事任免机关,他们与市人大有直接的隶属利害关系,检察院也同样不监督,本人被逼得无处栖身,更无处纠正枉法判决的错案。
我无数次到岳阳中级法院立案二庭交申诉书不受理,到省高院信访接待室不受理申诉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远程视频接访规则》 第三条第二款规定 “申诉信访案件未经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处理,申诉信访人员坚持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情况的,可以办理远程视频预约,案件所在地高级人民法院应与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接访” 。我在2014年7月曾经向岳阳市中级法院立案二庭递交最高院远程视频接访申请书,法官将材料上报最高院,最高院与省高院没有通知我接谈。我向法官举报中心反映问题,他们答复判决问题找法院解决。今年3月我到最高检上访申诉,告知此类终结案件异议应首先由终审法院处理。于是今年3月我向岳阳市中级法院再次递交信访申诉书,因为立案二庭换了人终于受理申诉书,但是至今没有书面答复或者启动院长发现程序。具体情况如下:
我与岳阳市人大组织人事处长曾祥国是1990--2007年领证的(双方丧偶)再婚18年夫妻,期间我全部工资供家庭开支, 前夫工资全部存款。婚内2001 年前夫开始用夫妻存款共投资130576元(见证据4-9,证据序号位于申诉书证据目录)参与单位机关搬迁新址的集资建新宿舍、2003年9月房屋竣工后曾祥国通过抓阄分到新区11栋302号房钥匙(见证据2),因为政策规定集资房是经济适用房的组成部分,2006年起诉离婚时该房没有竣工五年没有办理产权证。还有,购房初期前夫坚决要求离婚(证据10), 我不同意,2004年下半年我发现其包养娼妇徐忠桂吵架被打伤后第一次愿意离婚而分居,后因全国党员保鲜教育运动开始,前夫怕引火烧身欺骗我和好,2005年12月我又发现前夫利用和好期转移了家庭全部存款与之发生争吵反被打得遍体鳞伤被迫于2006年8月底起诉离婚、2007年7月判离婚。我不服婚内财产遗漏市人大集资房及其它存款的判决申请再审,(2009)岳中民再终字第16号裁定书裁定撤销全部财产判决发回楼区法院重审。
财产重审开庭后我发现前夫在2007年底离婚财产再审期间(此时正是人大机关集资房竣工满五年办理产权证的期间)将婚内夫妻投资已经取得事实物权的集资房、向单位行政科虚构是前妻生女曾艳军全部出资、申请将集资房产权办理在第三人前妻生女曾艳军名下。然后他与单位上电工师傅(委托办证人)恶意串通在2007年办证期间以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名义制造虚假的2002年第三人曾艳军向后勤服务中心购买集资房的假合同(前夫签字写的前妻生女名字),未经我同意,他们以此假合同将该夫妻集资房办证转移到了前妻生女曾艳军名下,财产重审法官明示夫妻集资房因产权转移已经无法分割。我决定另案追回房产。
本案我起诉请求法院认定“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再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房产证),同时离婚财产重审裁定中止[见(2009)楼民初字第1772号重审中止裁定书];本案由岳阳楼区法院康王庭许东法官主审,由于市人大的关系,接案三个月后快开庭时,许东法官要求我撤销对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的起诉,将请求“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的案由在康王庭变更为房屋确权案由。本人以为许东法官的要求只要自己持有相互印证的一系列夫妻投资建房原始取得事实物权的直接证据就能够解决问题,就同意了法官的要求。
确权案审理中我的举证是婚内前夫原始投资发票证据及前夫银行活期定期取款和市人大办公室通知确认前夫订购机关宿舍等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链,足以证明前夫婚内在市人大投资集资房并且已经于2003年9月取得夫妻房屋的事实,前夫否认但无证据证明主张。一二审和中级法院立案二庭隐瞒这些能够证明真实案情的关键证据,更没有在判决书公开说明理由。其中第三人曾艳军房产证国土证我已经异议登记效力待定,裁判再三以虚假合同作为裁定依据,无中生有的将诉争房错误认定不是我与前夫用原始方式(事实行为)取得而是第三人曾艳军用继受方式(合同+登记)取得。一审认定即使本人与前夫全部出资建房,不管对方的购房合同是否真假,只要是曾艳军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集资房就确权是曾艳军的,从而判决驳回诉讼请求。上诉二审法官更加编造事实。再审我去省高院交再审申请书,省高院以(2011)湘高法函交字第062号函交由岳中院复查,使我失去了异地审理纠正错案的机会。我认为本案是法官隐瞒证据编造的无中生有的假案,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我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审认定的第三人曾艳军购房的虚假事实:
1、2003年我报名要求参与本单位集资房建设。因为单位上调查了解到我与前夫在市人大已经于2001年参与了机关搬迁新区的集资建房,根据《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39条不能重复参与的规定,故未批准我再次参与岳阳市堤防处集资房的申请。这一客观情况的存在证明我与前夫曾祥国在市人大新区投资取得了机关宿舍所有权(见证据1),集资房与曾艳军无关。
2、2001-2004年前夫在市人大投资集资房的收款收据证据(见
证据4、6、8),证明集资房与曾艳军无关。
3、2003年9月3日市人大办公室通知确认是前夫曾祥国订购的机关宿舍,交欠款、收房、拿钥匙证据(见证据2),证明集资房与曾艳军无关。
4、2007年9月18日岳阳市清房办通知办理市人大职工集资房产权证的通知书证据(见证据3),证明诉争房的所有权属于市人大职工而非地税局职工曾艳军。
5、曾祥国在购房时期向市人大机关党组和楼区法院写的坚决要求离婚报告二份证据(证据10)及本案曾艳军无出资证据的事实,足以推翻判决书认定的曾艳军以父亲名义购房的谎言。同时也证明曾祥国为了离婚时法院调查的需要而工于心计、以曾艳军作为隐瞒夫妻房产阴谋的掩护人,背着刘辉制造舆论。
曾祥国在离婚书中载明“关于家庭财产的分割,请法院作些调查了解”,一二审及立案二庭复查中法院均隐瞒该证据、判决书只字不提前夫在投资期间就开始背着我为了法院调查隐瞒房产的需要蓄意在市人大制造舆论的真相。
6、曾艳军与与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及电工师傅梁冰签订的“法律责任保证”书,已经白纸黑字确认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及其法人胡荣华和办证人梁冰对“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内容真实性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办证时期曾祥国向市人大行政科编造诉争房是曾艳军夫妇出资的谎言,申请将集资房产权证转移办理在曾艳军名下(证据15),本人坚决不同意,为此事我曾经找市人大主管副秘书长李新州和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反映情况。电工师傅梁冰为了帮助曾祥国擅自转移房产到曾艳军名下与之虚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 导致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和办证委托人梁冰与申请办证人曾艳军于2007年12月7日直接签订“法律责任保证书”(见证据14p25),其保证书中载明“本表所填内容如有不实.所提交的文件资料失真,曾艳军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从证据14可以看到,该表汇总办证文件资料9项,其中7项分别是:资料中的一是岳阳市房屋权属登记申请书(证据13);二是市清房办通知(证据3);三至五是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执照、胡荣华法人资格证书和身份证(证据11);六至七是梁冰的委托办证书和身份证资料(证据17)。属于办证申请人曾艳军个人资料只有她的身份证及虚构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 该“法律责任保证”书中曾艳军确认对自己所提交的办证唯一资料“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失真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已经明证房屋虚假出卖人——即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和梁冰对自己制造的以作为房屋登记行为基础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内容真实性不承担法律责任。
一二审及立案二庭复查中法院均隐瞒该证据,判决裁定只字不提该证据存在,掩盖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是虚构事实的真相,编造虚假案情。

7、曾艳军房产证、土地证异议登记(见证据19),证明效力待定,不能作为曾艳军房屋所有权的判决依据。
以上证据我在原审中已经提供,质证时前夫曾祥国否定但无任何证据支持自己的主张。法院未将这些能够直接证明曾祥国投资集资房并且已经取得事实物权的证据采信,却将前夫的谎言作为判决依据违反《证据规则》第76条。根据“民事诉讼法解释”第388条第二款规定“再审申诉人提交的证据在原审中已经提供,原审人民法院未组织质证且未作为裁判根据的,视为逾期提供证据的理由成立”。因此,本案中本人举证的这些未作为判决依据但足以推翻原审的判决、裁定的直接证据可以作为新证据在申诉书中举证。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曾艳军购房的主要证据是伪造事
实的证据,法院作为判决依据是完全错误的。
1、二审认定查明的曾艳军购房款5万元证据与本案无关。
曾艳军提供的丈夫胡进2002年1月28日贷款5万元装修自己婚房的证据与2001年12月27日曾祥国投资市人大房资金无关。但是,法院却以此故意采信伪证且编造曾艳军是诉争房的实际出资人。
因为曾艳军提供丈夫胡进当时的贷款申请书和填写的农行贷款申请表黑纸白字记载——贷款目的是用于支付“面积为126平方米的岳阳市岳阳楼区德胜村110号自己结婚新房的装修”(证据20、21、22、23),胡进贷款时间与曾祥国已经交50%诉争房款时间落后一个月(对照证据4),时间不能倒转,且市人大集资房是178.476平方米(证据2)与曾艳军夫妻贷款资料记载的用于德胜村110号126平方米面积不同。
2、二审认定查明的曾艳军夫妻出资12万元装修诉争房是伪造事实的证据。
上述2002年1月28日曾艳军丈夫胡进为了装修自己德胜村110号婚房贷款5万元时已经将自己德胜村110号婚房抵押在农行15年(证据24),胡进与本单位朋友刘青山2006年4月15日制造自己婚房虚假出售合同交法院(证据26)谎称是诉争房装修款来源。中国农业银行收贷凭证显示2006年4月18日胡进只还贷款36557元(证据25),还欠贷款13443元,证明房屋仍然在抵押期,中国人民银行《个人住房贷款管理办法》第19条证明抵押期房屋出售是伪造事实,刘青山是银行工作人员明知而故意为之属于恶意串通;二是无资金流动证据证明刘青山胡进的购房合同已经实施;三是胡进与刘青山虚假合同生成时间与市人大房屋2004年就已经开始装修时间落后二年,时间决定事实不可能反转;四是此伪证没有证据证明与市人大房屋装修具有关联性。二审法院却包庇将该伪证采信为曾艳军出资诉争房装修款。
3、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是双方伪造事实的证据。
: (1)二被告与酒肉朋友办证人梁冰恶意串通、在集资房竣工分割到我与曾祥国户内五年后的2007年12月办证时期、将我与前夫曾祥国用原始投资行为取得五年的集资房伪造成为曾艳军用合同+登记行为取得的房屋。诉争房是我与前夫婚内用事实行为(投资)在2003年9月原始取得的事实物权(证据2)。物权法30条规定事实物权的取得以事实行为成就时发生效力,无需不动产登记或者动产交付,只要事实出现权利人就取得了所有权。法院故意隐瞒集资房个人与单位以竣工分房到户为界限的事实物权的法律关系,掩盖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在办证期间对集资房无处分权的事实,编造冤假错案。
、证据2和证据3证明办证人梁冰与曾祥国在2007年办证期间制造曾艳军虚假房地产买卖合同是双方恶意串通、实际转移婚内房产。
单位集资房是按照经济适用房政策组织职工向单位缴纳资金,由单位以自己的名义,在自有划拨土地上筹建房屋,房屋建成后不计算土地费、由单位按照建筑成本价分割给职工。对于职工集资所建房屋的法律关系,根据物权法30条在单位未将房屋分配给职工之前,单位系合法的权利人,在将集资房屋分配给职工后,单位对于集资所建房屋的物权即已丧失(此时未办理房产证,职工对于自己所分到的房屋具有了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但是不具有依法处分的权利。单位集资建房法律关系,上网查百科知识介绍)。曾祥国用夫妻存款130576元投资入股机关宿舍建设,于2003年9月抓阄分到11栋302号房屋(证据2),这时具有了该房的事实物权,此时市人大对该房的物权消失,再无处分权。办证人梁冰未经我同意、以后勤服务中心名义处分我与曾祥国的婚内房产无效。
、曾艳军不是市人大职工,无资格到市人大购房。无证据证明曾艳军出资转让费取得在市人大的购房资格。本案中曾祥国夫妻首付1万元后取得集资房的建房资格、属于夫妻财产(见证据6收据中抵现金1万元和证据7曾祥国证人会计袁望星证实首付款1万元是夫妻财产),一方擅自处分无效。这一铁定的事实并不是二审法院认定的该集资房建房资格不是夫妻财产。我更未同意无偿赠与曾艳军自己家庭通过首付款取得的购房资格。
、证据18集资房施工合同证明市人大集资房由市人大基建办组织职工建设,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对职工集资房无投资,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城镇住宅合作社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无产权,甲方出售的诉争房不属于出卖人所有,更无处分权。甲方伪造出售事实。
(2)本人离婚财产再审诉讼中前夫转移房屋产权虚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即在2007年底伪造2002年11月10日合同生成日期。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第一条约定“该房产的基本情况已载于本合同附件中(见证据12)”,证据13附件就是办理房产证的一系列审批资料,从合同附件中看到其中便有“总证产权证号178688”一栏,这是房产局办理初始登记的总证号。也就是说《岳阳市房屋权属登记审批表》记载初始登记给市人大发总证号178688的时间是2007年11月6日,相应地也只有这段时间经过房产局包爱华10月26日测量面积程序后才能确定发总证号178688, 而此合同注明的签署日期是2002年11月10日。另外,证据16证明2002年11月10日房屋正在砌墙还没有竣工,哪里来的办证审批资料的附件?因此,附件足以证明此合同是在2007年11月6日梁冰拿到总证178688以后办理个人分证时制造的,也就是说,合同明明是2007年11月6日以后曾祥国与刘辉离婚财产再审期间签订的,双方却恶意串通伪造成为2002年11月10日签订的。
(3)本案中曾艳军无证据证明实际支付一分钱房款给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购房、却在“合同”第二条中伪造了交款141453元。我提供的证据2与证据4—10证明是曾祥国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用夫妻存款130576元投资建房,房价每平方米单价730元, 面积178.476平方米,足以证明虚假合同中曾艳军交款141453元购房是伪造的事实。
(4)“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中甲方签字人是办证人梁冰、不是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是无效行为。梁冰是行政科电工,市人大办公室只委托他统一办理房产证(见证据17办证委托书 )。无人委托梁冰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因此梁冰没有签订合同的代理权。 乙方签字人不是曾艳军而是曾祥国伪造曾艳军名字(见证据15曾祥国字迹与证据14p25曾艳军与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和办证人梁冰订立的“法律责任保证”书中曾艳军签字笔迹对照截然不同)。根据《民法总则》第171条和《合同法》第48条 原告举证的证据17与证据14p25已经证明甲方签订人梁冰没有代理权以后勤服务中心名义签订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对后勤服务中心不发生法律效力,责任由曾艳军自己承担。
(5)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没有房屋交付给曾艳军,假合同第一条却伪造了甲方自愿将坐落在开发区王家河小区11栋东3号的房地产全部/分割(房屋建筑面积199.23平方米)出售给乙方。实际上,合同标的房屋是曾祥国夫妻投资后于2003年9月通过抓阄原始取得的夫妻房产(证据2),不是曾艳军出资购买分割得到的房屋。
其次,假合同中房屋建筑面积199.23平方米是2007年10月26日房产局包爱华勘丈测绘后根据国家规定在原来178.476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上加上凉台和走廊各算一半面积才形成的(证据2、证据13p21),2003年9月房屋竣工的时期市人大办公室通知该房的建筑面积只有178.476平方米(证据2)。假合同伪造2002年的建筑面积199.23平方米,事实、时间倒转。
还有,诉争房的房址是王家河小区11栋302房、合同却伪造成为11栋东3号房屋(见证据12p17和证据13p20-p22内容),伪签合同时间2002年11月房屋还在砌墙建造中,梁冰怎么会预先知道2003年9月曾祥国通过抓阄才分到的房址?
因此,一审认定的“2002年11月10日,岳阳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与曾艳军签订合同、约定将11栋3号的房地产出售给曾艳军,价格为141453元”,其中房屋取得方式、时间、房址、价格、签字人、买卖关系均系伪造事实,虚假合同的约定被我举证的2003年9月2日市人大办公室确认曾祥国订购机关宿舍而不是曾艳军购房的通知书证据完全推翻 。
(6)前叙曾艳军与与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及电工师傅梁冰签订的“法律责任保证”书(见证据14)确认“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是虚假合同不存在集资房买卖交易行为。
综上所述,进一步证明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的真实意思系为获得房屋登记骗取曾艳军房产证的欺诈行为、而非买卖房屋交易行为,是无效合同。
湖南省岳阳市中级法院立案二庭驳回的再审申请裁定书认为“刘辉申请再审称岳阳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与曾艳军的房地产买卖合同是伪造的,因为刘辉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佐证,本庭不予支持”,以上证据和事实早已经存在案卷中明明可以佐证, 但被中级法院隐瞒真相故意不采信而驳回再审申请。

4、曾祥国朋友和经济交换关系人的证言是伪造事实的证据。前夫指使市人大的酒肉朋友梁冰和经济交换关系人袁望星、许定凡、陈秉芝,还有曾艳军的丈夫胡进的朋友刘青山和胡进将诉争房装修业务介绍装修的李平,在离婚案诉讼中作伪证,他们均没有到庭接受质证且他们的证言无印证。我举证的曾祥国在购房初期写的离婚报告证明他指使这些人制造舆论的目的是为了隐瞒房产;另外我举证的曾祥国存款账号上面活期存折及定期存单计五十多万存款的事实(证据5、7、9、34)证明有钱购房的是曾祥国而不是曾祥国谎称的曾艳军,还有曾艳军无任何出资证据,这些事实相互印证这些利害关系人出具的证言不具有真实性。
我从未听说购房期间存在自己家庭无钱购房而是曾艳军在购房?二次装修诉争房有水电工、泥工、木工、油漆工、粉墙师傅?李平的伪证言本案中根本无人举证二审法院凭什么采信?采信的装修时间错误无印证与事实不符,属于曾祥国父女指使李平编造虚假案情。法院将这些伪证言作为判决依据违反证据规则第69条的规定。
5、法官渎职 。曾艳军将凭空捏造的“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和贷款5万元装修德胜村自己婚房及丈夫胡进与朋友刘青山虚构自己婚房买卖12万的虚假证据提供法院诱导法官错判的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1条的规定应该予以拘留和罚款。但是法院不但不拘留和罚款相反却以权压法隐瞒真相将伪造事实的证据作为判决依据。

三、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市人大机关宿舍所有权属于地
税君山分局曾艳军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一)一审认定的“2001年底,岳阳市人大机关干部集资建房,
因当时存在子女以父母名义集资的情况,在集资登记的时候只能以人大干部的名义登记,签订合同时候可以子女签”缺乏证据证明,是法官编造虚假案情。该认定掩盖了恶意串通、违反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损害国家利益、损害我利益的欺诈事实。
1、该认定掩盖了单位集资建房政策与干部职工家庭内部赠与关系的案情真相。市人大子女不是市人大职工,单位集资房首先以具备该单位职工的身份属性为前提条件,市人大机关集资房具有专属性,即使是本单位干部也必须缴纳首付款一万元才能够真正取得集资建房资格(岳阳市人大有7人未缴纳首付款就自始至终未取得建房资格参与投资建房)。市人大个别干部职工存在的赠与子女购房资格是经过本人首付1万元后才在市人大取得的集资房资格,且此资格必须经过父母双方同意赠与子女后才能够以父母名义在市人大出资参与投资建房。因此,以父母名义购房的行为证明市人大不同意子女参与机关宿舍建设,是职工个人行为。法院以违反集资房政策的个人行为作为判决依据与合同法的第7条相悖。
另外,二审查明的2001年底市人大筹划集资建房,曾祥国作为机关干部分得一个购房名额与曾祥国出资首付款1万元才得到的集资资格的真实情况不符、是编造案情。因此,曾祥国向单位上出资首付款1万元才取得的集资资格属于夫妻财产,擅自处分无效。
二审法院关于“在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没有禁止购房名额转让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故转让购房名额的行为应得到法律的合法保护”认定违背了《合同法》的基本精神。破坏了我国住房政策中关于单位集资房的管理秩序导致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35条规定:“单位集资合作建房是经济适用住房的组成部分,其建设标准、优惠政策、供应对象、产权关系等均按照经济适用住房的有关规定严格执行。单位集资合作建房应当纳入当地经济适用住房建设计划和用地计划管理”。 第36条规定“单位集资合作建房不得向不符合经济适用住房供应条件的家庭出售”。 《合同法》第7条“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第81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由此可见,集资房购房资格是对购房人是否具备购房条件所作的规定,属于身份权的范畴,与身份有关的权利只能由本人享有,不得转让或赠与。国家之所以限定专属资格,就是对不具备投资建房资格的人禁止购房的强制性规定。本案集资房系市人大机关干部职工宿舍,只有曾祥国与刘辉夫妻婚内具备投资购买该房屋的资格,本案中无证据证明曾艳军取得市人大机关宿舍的购房资格。
法院隐瞒曾祥国投资建房初期写的离婚报告中“关于家庭财产要求法院调查”的事实、曾祥国利用曾艳军为了离婚隐瞒房产制造舆论的事实和诉讼中指使利害关系人编造无印证的证言,认定“曾祥国将购房资格转让给曾艳军应得到法律的合法保护”、是违背了事实真相、违背了法律法规的基本精神;破坏了夫妻财产的基本精神。
2、市人大本单位职工不存在集资房买卖合同。按照《城镇住宅合作社管理暂行办法》和《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规定,集资房土地是国家划拨、房屋是职工个人投资所得,个人投资个人原始取得房屋,单位与职工之间不存在房屋买卖关系,也就是说,我与前夫曾祥国婚内如果不投资,该诉争房不存在。因此,单位集资房不存在一般性的买卖房屋关系,更不是商品房买卖关系。市人大机关集资房与个别单位存在的已经缴纳了土地出让金后开发的团购房性质截然不同,也就是说,房屋其差别在于是否依法缴纳土地出让金不损害国家利益的问题。
实际上,2007年底市人大单位上集资房竣工五年办理产权证时,凡是房产证办理在市人大职工名下的人办证人梁冰均没有制造假合同就直接办证在干部职工名下了。曾祥国证人会计袁望星在离婚案诉讼中帮助曾祥国的证言中也明证单位职工不存在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的行为,今后直接办证在单位上职工名下(证据29),市清房办办证通知证明办理市人大职工产权证(证据3)。
3、市人大其它子女合同均是欺骗房产局办证的虚假行为,进一步证明不存在机关宿舍买卖事实。房产局存档的市人大其他子女的办证合同全部是伪造事实的合同,除曾艳军合同梁冰帮助偷盖章供其欺诈诉讼外,其余的合同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未盖公章(见证据32 ),假合同上面只有办证人梁冰盖章。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法人是胡荣华(证据11),梁冰是行政科电工,他签订合同无委托书无代理权,办公室只是委托他办理房产证(证17),我举证的市人大办公室通知收房的真实内容(证据2)证明梁冰与其他市人大子女转移产权合同全部条款均是随意编造事实。
梁冰将子女虚假合同混在市人大干部职工资料中欺骗房产局骗取假市人大职工子女的房产证,其目的是将职工集资房产权证转移换成子女名字、帮助子女偷逃税费和巨额划拨土地转让金损害国家利益, 不存在机关宿舍买卖给子女的事实。

(二)二审法院认定的“2004年下半年,2006年曾艳军将诉争房二次进行装修,刘辉未参与也未提出异议,2006年8月曾艳
军搬入”是编造事实。
1、当时曾艳军是孕妇从未参与装修,她丈夫胡进是司机偶尔帮助过岳父曾祥国购买装修材料属于人之常情。 我举证的装修期间前夫曾祥国银行存折取款112414元(证据34),曾祥国否认自己存折取款用于诉争房装修、但是无证据证明取的巨款用于家庭其它用途,根据《证据规则》有关规定,曾祥国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认定实际装修人是曾祥国而不是曾艳军。
但是法院不认定以上事实却依据其经济交换关系人装修工李平编造的无印证的证言认定曾艳军装修是违法行为,一个装修民工怎么知道离婚诉讼中实际装修出资人及房屋属于谁?
2、一审法院认定的“2006年8月曾艳军搬入”无证据证明。 诉争房曾艳军搬入时间是2007年春节前几天,也就是说在离婚案一审下达判决书前被曾祥国指使曾艳军抢占的。 搬入时曾艳军婆家人在市人大齐放鞭炮庆祝的情况市人大干部职工都知道,抢占房屋后市人大家属即刻通知我,我很气愤分别到曾艳军丈夫单位农业银行纪检监察室主任处和一审法院分别交“抗议书”请求他们搬出去,有主审法官王立言对抗议书回复签字时间能够证明是2007年春节前几天抢占的房屋(证据33)。 二审认定“证据33是刘辉写的没有其它证据印证不采信”是错误的,因为主审法官王立言签字的收到抗议书时间就是印证曾艳军是2007年春节前几天抢占房屋后刘辉才写抗议书的。
3、我未参与原因是二次装修都是大闹离婚已经分居到娘家期间,与集资房相隔十几里路程,这种状况是故不知情的特定条件下发生的事实。二审法院无视我与曾祥国系再婚夫妻,无视曾祥国二次装修的时间点均是发生在我要求离婚已经分居曾祥国需要住房才进行装修的事实,也就是说,我分居后曾祥国就策划房屋装修,不分居房屋就停止装修。如果是曾艳军装修为什么非要等到我要求离婚二次并且分居了的时间点才开始装修?而且时间相隔二年?可见法院认定曾艳军装修无法释疑这一事实?
法院以分居期间我对曾祥国装修房屋不知情的案情故意进行陷害我默认放弃房产是违法行为。我一二审的举证已经证明要求离婚分居原因,此时未正式离婚,自己家的房屋曾祥国全程负责装修也就是夫妻的行为,不存在我未参与也未提出异议的情况。
二审认定“上诉人刘辉对处置集资房这一家庭重大事项的消极、放任态度,应认为是对曾祥国转让名额的默认” 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4条第二款规定:“不作为的默示只有在法律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双方有约定的情况下,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规定相悖。前夫和曾艳军从未向我提出将市人大集资房赠与曾艳军的要求或者约定,法院无证据诬陷认定我默认同意房屋转移产权。

(三)二审认为曾艳军举证自己的国土证是客观事实可以认定 作为判决依据是违法行为:首先二审开庭前曾艳军未举证进行证据交换、该证据是在开庭时突然袭击拿出的,开庭后我对土地证已经进行异议登记交法庭(证据19 ),判决书中却只字不提异议登记效力待定的事实。
(四)二审认定“曾祥国向行政科申请集资经费全部由女儿女 婿交付、房产证由曾艳军办理的书面承诺得到市人大常委会认可。”是编造事实。实际上曾祥国在单位上统一办理集资房产权证时期向市人大行政科申请、其中编造的“集资房的经费全部由女儿、女婿交付,要求将诉争房产权证办理在曾艳军名下”(证据15)是伪造事实转移夫妻房产。
1、曾祥国申请中编造的集资房经费全部由女儿女婿交付是伪
造事实,无证据支持。
2、“曾祥国的书面承诺产权归属曾艳军得到市人大常委会认可”,是二审编造事实。
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或者是办证人梁冰无资格代表市人大常委会。本案无证据证明市人大常委会认可的事实存在。
国务院发布的《城镇住宅合作社管理暂行办法》第22条“.....住宅由社员个人出资建设的,其产权为社员个人所有;....由合作社与个人共同出资建设的,其产权为合作社与个人共同所有”。由此可见,诉争房市人大无投资无产权,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对此无处分权;曾艳军无投资无产权;它是我与曾祥国婚内投资所得房产,曾祥国擅自处分无效。办证中曾艳军与梁冰和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签订的“法律责任书”证明市人大常委会不认可。如果认可、那么按照常规、办证法律责任应该由出卖人负担全责而不是买受人负全责。
即使是单位上个别职工父母双方同意赠与子女购房资格后是子女真实出资建房的事实存在, 其收款收据市人大仍然坚持确认是干部职工本人购房、就是明证市人大常委会不认可机关宿舍产权归属子女。另外,市人大没有违反《经济适用房管理办法》第六章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偷逃土地出让金和其它税费损害国家利益及违反合同法第7条的权力。
市人大无人委托梁冰签订虚假买卖合同, 前面以叙就连市人大办公室委托电工梁冰办理房产证的委托书(证17)也无人签字,无人盖公章,就是明证市人大常委会无人认可。相反市人大行政科证明曾祥国诉讼中指使单位上虚构事实帮他伪造子女出资购房证据(证据28)。实际情况是办证当时处于权利真空的交接换届选举期,旧主任陈志刚退休不管事,新主任李湘岳未上任更不管事,单位上个别人从自身子女利益考虑趁机推举电工梁冰出面办证为偷逃税费骗取子女房产证而不追究领导责任才造成的。

(五)二审查明“统一办理房产证时,以实际出资人的名义补签购房合同”及“岳阳市人大常委会补签了一份与曾艳军之间的房地产买卖合同”是编造事实,二审将曾祥国在离婚财产再审时期与人恶意串通转移房产权行为的无效合同,却不顾事实真相认定为补签合同是错误认定。
1、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当时是市人大常委会下属企业,相当于科级企业认定为厅级国家机关,政企基本常识错误。
2、补签合同有效必须提供当时的付款单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或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具备合同生效条件,否则就是无效合同。
后勤服务中心无证据证明在哪里投资取得诉争房的所有权或者哪里有房屋出售给曾艳军?曾艳军没有提供购房付款单据证明出资在市人大购房。
假合同乙方签字人是曾祥国不是曾艳军,即使摁的手印是真实的有效的,但违背《合同法》第52条所规定的情形之一仍然是无效的,因为合同的效力取决于国家意志而非当事人的意志。
《合同法》第32条规定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依据法律规定,在合同成立以前,合同关系不存在。从证据12证据13和证据16证明2002年11月10日房屋还在砌墙没有竣工,哪里来的办证审批资料的附件?也就是说,合同明明是2007年11月6日以后曾祥国与刘辉离婚财产再审期间签订的,双方却恶意串通伪造成为2002年11月10日签订的。
综上所述,曾艳军虚假合同全部是虚构事实的无效合同、条款中没有任何约定效力期限,法院认定它是补签合同违反合同法第52条规定、又违反《合同法》第32条、第45条、第46条规定,法院隐瞒后勤服务中心和曾艳军对合同的效力没有附生效期限的事实及隐瞒双方签字、盖章是2007年11月6日的事实,以伪造事实的立合同时间2002年11月10认定曾艳军合同是有效的补签合同就是虚构案情。
3、法院隐瞒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附件中后勤服务中心法人胡荣华和办证人梁冰签订的“法律责任保证书”这个关键证据(证据14),判决书和裁定书只字不提该证据存在的事实,掩盖曾艳军虚假合同的欺诈真相。
4、法院隐瞒集资房个人与单位以分房到户为界限的事实物权的法律关系,掩盖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在办证期间对集资房无处分权的事实,故意编造冤假错案。
事实物权人虽然对物权的支配没有通过不动产登记表现出来,但只要有证据表明权利人有合法的依据可以决定物的最终归属,法院就应当保护该权利人。诉争房在2003年9月早已经交付曾祥国、只是因为集资房政策必须竣工五年才能办理不动产登记的情况才造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登记,被曾祥国在离婚诉讼中转移产权引发此案。
相关法条【物权法解释(一)第八条:依照物权法第二十八条至第三十条规定享有物权,但尚未完成动产交付或者不动产登记的物权人,根据物权法第三十四条至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请求保护其物权的,应予支持】。

本案法院因为假合同中虚构合同生成日期就认定为补签合同明显与法律和事实相悖。法院认定2002年10月曾艳军向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购房,却无法解释为什么2003年9月市人大办公室却不承认是曾艳军购房而认定是曾祥国订购机关宿舍?既然后勤服务中心在2002年就已经确定是曾艳军购房不是曾祥国订购机关宿舍、为什么办理房产证期间曾祥国在2007年10月还要写申请书要求转移产权给曾艳军?唯一真相就是曾艳军合同是假的。法院的认定与事实相互矛盾,是错误的。

(六) 二审认定“申诉人不能否定已将购房名额转让”违反日常生活常识和证据规则。
二审认定的“以上证人证实的事实均发生在2006年刘辉与曾祥国离婚诉讼之前”是适用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错误。世界上有谁能够记得7年前与人的谈话内容?很显然曾艳军父女的利害关系人诉讼中证言是受了曾祥国的指使,伪证言违反日常生活常识、不具有真实性。同时法院的认定又违反《证据规则》69条‘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规定和第77条(三)(四(五)项及民事诉讼法解释第103条。
1、二被申诉人的酒肉朋友和经济交换关系人胡进、刘青山、李平、陈秉芝、梁冰、袁望星、许定凡属于对方法定利害关系人,在本案中他们均未到庭接受质证。他们诉讼中编造虚假的证言无印证且违反日常生活常识、
2、陈秉芝前后二次证言(证据31),且后次证言明证前次证言是曾祥国指使他作伪证,二审法院却采信第一份已经被陈秉芝自己推翻了的虚构事实的证言。
3、李平是曾艳军丈夫胡进的经济交换关系,他编造的证言缺乏证据印证,李平证言诉讼中均无人举证进行证据交换,根据证据规则第34、43和民事诉讼法解释第103条,法院应当对该证言视为已经放弃举证权利、不予采纳,但是二审却作为判决依据采信。
4、 曾祥国二份离婚报告证据证明曾祥国在购房期间就开始背着我为了离婚时法院调查隐瞒房产的需要蓄意用曾艳军在市人大制造舆论的真相,足以推翻法院认定的曾祥国的利害关系人诉讼中编造的谎言。
5、原告具有曾祥国投资集资房原始证据进行举证诉讼就是明证诉争房属于刘辉夫妻所有。原告刘辉从未听说曾艳军在市人大购房之事,一切都是曾祥国在离婚诉讼中编造的事实。曾祥国在交投资款期间每次都是将单位上基建办开具的收款收据和市人大办公室下达的确认曾祥国订购机关宿舍一套及收房通知书交给原告保管(请法院查离婚案(2007)岳中民一终字第69号案卷中保存的2007年6月19日庭审笔录第7页最后一行记载,曾祥国主动说明他交款13万多元,原始发票由原告保管的事实证据),并且多次跟我讲“等王家河那里繁荣方便了我们就搬去养老”。这个铁的事实证明了曾祥国与刘辉的夫妻财产投资取得集资房才是案情唯一的事实真相。
曾祥国在离婚诉讼中编造诉争房是曾艳军购买的房子,本案中曾艳军无出资证据证明自己参与市人大投资建房?难道曾艳军是天上的神仙会无中生有的将房屋变为己有?
另外,购房初期曾祥国坚决要求离婚情况存在也进一步证明我绝不会允许曾艳军到市人大购房。 假若是曾艳军、胡进夫妇在市人大购房,他们的各种购房依据会送给我举证控告他们自己吗?

(七)法院在审理中免去了二被告对其主张所应承担的法定举证责任,判决裁定书违反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第2,73、76条,执法显失公平正义。
1、曾祥国、曾艳军父女诉讼中编造市人大购房出资款130576元是曾艳军出资的。可是,本案中无证据证明曾艳军取得市人大机关集资房的参与资格、无证据证明曾艳军出资一分钱购房的事实?更无证据证明市人大在办证期间具有诉争房的处分权?
另外,曾艳军主张购房款是由其存于父亲曾祥国处的工资支付,却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相反根据曾艳军提供的“中国农业银行岳阳市君山支行借款人个人收入情况证明”可以看出,曾艳军工资只有1000元/月(证据22 ),根本不具备存款和一次性支出几万元的经济能力,实际上曾艳军平时花钱如流水,不时找父亲要钱。我举证的曾祥国购房款来源于银行存折所有流水明细上面没有一笔存款是1000元及以下数额,证明二人编造事实,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但是法院却免去了二被告举证责任、将他们编造的谎言作为判决依据,无中生有的认定曾艳军是集资房实际出资人,判决曾艳军取得购房资格和购房事实成立。
2、曾艳军举证的虚假房地产买卖合同和虚假出资5万元购房及虚构装修款12万的证据、还有前夫申请转移产权书,前面所述、均是伪造事实的行为。
曾艳军房产证、土地证已经异议登记,效力待定;他们的利害关系人的证言充其量属于间接证据或传来证据范畴,根据《证据规则》第69条(2)(5)项规定不能单独作为判决依据;又根据“证据规则”第77条(3)(4)项:“原始证据的证明力大于传来证据”;“直接证据的证明力大于间接证据”之规定,也就是说,利害关系人的证据不具有证明力。

曾祥国以单位上存在的个别子女以父母名义购房的情况编造曾艳军也是以父名义购房,但是既无证据支持我同意赠与曾艳军购房资格的情况、也无证据证明曾艳军出资转让费取得购房资格,更无曾艳军出资的证据存在?法院凭哪个证据和哪条法律确权集资房属于曾艳军所有?
根据单位集资房政策和合同法第7、52条规定,本案中即使曾艳军有证据证明自己全部出资购买市人大集资房,该集资房所有权法院也应该判决属于我与曾祥国婚内所有。但是法院却凭虚假无效合同判决集资房产权归曾艳军所有,相反对于购房款由我与曾祥国另案分割,完全违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

(八)二审法院认为“虽然2001年12月27日、2004年3月8日二次交款的时间与曾祥国银行账户上的取款时间一致,但交纳数额不完全相符,另有一次时间与金额均不相符,且曾祥国认为该款用于家庭开支和其它经济往来.....刘辉的举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支持上诉请求”违反民事诉讼证据规则。
1、法院将曾祥国无证据支持的谎言作为判决依据。这是法官公然践踏法律的正确实施。
2、我举证的曾祥国在市人大基建办投资建房的收款收据和相互印证的市人大办公室确认曾祥国订购机关宿舍一套足以支持诉讼请求,这是原始证据和直接证据,承担了原告的举证责任。这二个直接证据明证是曾祥国用夫妻财产婚内投资建房、原始取得诉争房的事实物权,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 曾祥国反驳原告的诉讼请求,只有谎言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最高法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它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法院的判决裁定违反《证据规则》第70、72、76条的规定。法律从未给予被告免证权利。
3、我举证投资建房期间和装修期间曾祥国银行活期存折及到期存单的巨额取款用于集资房投资款及装修款的来源,进一步印证夫妻婚内投资建房的事实(证据5、7、9、34),已经形成证据链。银行取款是间接证据、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
户名为曾祥国的银行二次活期存折取款时间与交款时间一致,但是交纳数额不完全相符的情况完全符合日常生活常识,一是曾祥国平时手中有少量机动资金补齐差额很正常,不需要取款与交纳数额完全相符;二是这二次取款都是活期存折取款、没有利息损失、才会发生当天取款当天交款。 另有一次时间与金额均不相符产生的原因更符合日常生活法则,众所周知、定期存款到期了不取银行再不计算利息,这次曾祥国是从到期的定期存单上提取的, 账户上面本息50179元只能够一次取出(证据7),曾祥国留下27800元放家里准备马上交纳购房款, 余款再转存银行重新开始计息、这样做没有利息损失,是家庭理财需要才造成取款时间与交纳金额均不相符的情况。 难道法官连定期存单到期再不计算利息必须整存整取的基本常识都没有吗?
我举证了购房期和装修期间曾祥国取巨款的上述事实,曾祥国认为这些取款不是用于投资建房和房屋装修而是用于家庭其它开支和其它经济往来,但是无证据证明其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它相关证据证明,巨款不会飞了?曾祥国没有证据支持主张,法院应根据<证据规则>认定他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但是法院却免去曾祥国举证不能的责任,反而颠倒黑白的认定“刘辉的举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这是故意适用法律规则错误,本案中到底是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以权压法是铁的事实。
曾祥国购房时期的“离婚报告”证明他为了应付法院调查策划隐瞒房产用曾艳军制造舆论;还有曾艳军与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签订的对“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真实性概不负责的“法律责任书”证据。这二份证据进一步印证曾艳军虚假合同和市人大利害关系人诉讼中的证言不能作为判决依据。可是法官却反而睁眼说瞎话,错误判决刘辉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驳回再审申请。

众所周知,房屋所有权取得,只分为原始取得(事实行为取得)和继受取得(法律行为取得)两种方式。简单来讲就是要看,获得的这个所有权——如果是基于法律规定享有的,就是原始取得;如果是从他人那里取得的,就是继受取得。
诉争房是由原告与曾祥国婚内存款投资入股建成分割所得,是基于法律规定享有的于2003年9月原始取得所有权,属于夫妻财产。投资款与曾艳军无关,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无权侵犯。法院却相反认定该房是曾艳军从市人大后勤服务中心那里通过法律行为(合同+登记)继受取得,完全是编造事实。因为“曾艳军房地产买卖合同”甲乙双方恶意串通、违反集资房政策强制性规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损害国家利益又损害刘辉享有的法定财产权,不具备合同生效条件,是无效合同。二审却认定是补签合同并以此作为判决依据是完全错误的。

法院以司法判决的形式将曾艳军弄虚作假拥有的法律物权否定原告与前夫曾祥国婚内取得的事实物权,违反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判决原始物权所有人不享有房屋所有权,而提供虚假资料办证的曾艳军得到了房屋所有权。对这一错误判决如不撤销,本案将成为房地产实际交易中,为偷逃税款,规避房地产调控政策,以权谋私偷逃划拨土地出让金,规避物权法律制度之违法行为大开其道,势必导致房地产市场交易秩序的混乱,践踏法律的正确实施。

终上所述事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人民法院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试行)第八条:对终审民事裁判、调解的再审申请,具备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再审:(二)主要证据不充分或者不具有证明力的。岳阳市中级法院立案二庭隐瞒原告举证的证据,以被告伪造事实的曾艳军无效合同作为裁判依据。本案中被告曾艳军曾祥国没有主要证据,她的利害关系人的证言不具有证明力,不能证明曾艳军购房的事实存在。原告我申请再审,但是立案二庭再审复查却隐瞒真相以权压法驳回我的再审申请。
我不服岳阳市二级法院判决、裁定和岳阳市检察院不支持监督决定。我上星期才看到最高院的大法官栏目,为维护合法权益,强烈请求大法官给我纠正错案。
当事人:刘辉,2017、12、11


2017-12-12

刘辉您好,留言阅悉。您的案件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再审审查并裁定驳回您的再审申请,您留言称岳阳市检察院也已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望您服判息诉。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