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1-07

恳请彻查人员失职问题:还司法审判一个公正

尊敬的高院领导:
您们好!希望这次能看到我的来信,我已经第N次给你们写信了,一直是石沉大海,无任何音讯。因原审草率定案,本人黄惠华被无辜负债70万,本人一无所有,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工资,个人又体弱多病,还要抚养一个孩子,没有所谓的“拒不履行”,确实是个人生活困难,却于2017年4月17日至5月15日被连续拘留一个月时间。后因股骨颈骨折术后未愈,生活自理困难,只能寄住娘家。加上工资已被冻结,生活已无法保障,简直是要把人逼上死路!原审有法不依、草率定案,再审询问后有错不纠,存在包庇基层、偏袒原告之嫌。难道因为原告的身份么?据了解,原告疏通了大量的关系。(原告洪荣俊曾为漳州市漳浦县公安局原落马局长陈平辉的司机,现在在漳州交警大队上班(司机)。此案不排除是某种利益关系以及徇私舞弊所致,恳请有关部门彻查。不能仅凭一张无给付流水且用途不明的70万大额借条,在认定事实不清以及借款用途不明的情况下机械认定夫妻共债!
基本案情:
原审被告黄伯甫分别于2013年及2014年涉嫌三起诈骗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并列为网上追逃人员,于2017年5月归案。2016年8月份原告洪荣俊诉至漳浦县人民法院,提供借条一张(借条落款处有“黄伯甫”姓名字样的签名)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要求法院判令黄惠华承担还款70万元本金及利息。对此涉案借款黄惠华毫不知情。漳浦人民法院以直接送达方式,电话告知未与其同住的黄伯甫父亲代收开庭传票,2016年9月及2016年11月,漳浦县人民法院采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当时被告黄伯甫通辑在逃未到庭,仅凭一张无支付流水的“借条”及原告庭上前后不符、自相矛盾的呈堂供词,漳浦人民法院支持了原告诉求,判决黄惠华承担夫妻连带责任,并判由黄惠华一人偿还64200元本金及利息。因不服原审判决,黄惠华向漳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于2017年11月被驳回。
诉求事项:
本案存在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实体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草率定案、机械判决等情况。请求对审判人员存在问题进行彻查,请求有关部门对本案进行重新审查,请求解除黄惠华的强制执行,解冻工资,解除失信。
事实与理由:
一、原审采用直接送达的方式向原审被告黄伯甫送达本案诉讼文书和开庭传票,属于严重程序错误,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利。但在提请再审申请时,却被以“ 并非黄惠华可以申请再审的法定理由”直接驳回。
(一)原审法院在向原审被告黄伯甫送达案件诉讼文书和开庭出票时,采取直接送达的方式,联系其父亲至法院领取传票,并依此视为对被告黄伯甫的送达完成,安排开庭。事实上,黄伯甫2014年9月因涉嫌诈骗犯罪被漳浦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因下落不明而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在此情况下,黄伯甫没有也不可能与其家属同住。且据2017年10月24日再审询问调查笔录所载(卷宗P34),黄伯甫父亲也表示与其长期没有住在一起。再者,2017年10月27日再审询问调查笔录中所载(卷宗P40),黄伯甫本人当时并不知道开庭一事。
(二)再审询问调查笔录中,黄伯甫虽承认70万借条系其签名,但其表示实际上借到的是61万,是投资款转化而来,已归还洪荣俊40万左右。与洪荣俊所述借款金额是70万且均未归还的说法,存在明显不符。对于一笔没有给付流水的大额借款,仅凭一张借条,无其他佐证,且双方供述明显出入,在这样的情况下,原审被告的再审申请仍被驳回,剥夺了被告方的抗辩权利。
双方之间对于涉案款项向由来,以及借款金额存在明显争议。借款用途不明,再加上原告供述前后诸多矛盾,本案理应严加审查,而不是机械认定“夫妻共债”。
二、原审适用简易程序存在严重错误,再审申请仍不被支持 。
(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五十七条规定,起诉时被告下落不明的不适用简易程序。当时被告黄伯甫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下落不明,根本不适用简易程序,而原审却按被告缺席处理直接走简易程序安排开庭。
(二)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57条规定,简易程序只适用于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而实际上原审开庭时原告供述存在诸多矛盾、陈述事实不清;第二被告黄惠华对于只有第一被告黄伯甫名字的借条而无支付流水的大额借款表示不认可,双方争议较大,所以不适用简易程序。
(三)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往往都有对争议标的的要求,争议标的不大才适用,一般的要求是争议金额应在一定的数额以下。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是争议金额不超过人民币50万元。而《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是争议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0万元。而实际上本案涉及案款70万元,且只有借条无给付流水。所以不适用简易程序。
三、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原告每次庭审陈述均前后矛盾、漏洞百出,多次变更说词,对于案款以及涉及还款的所谓合作款供述事实不清,无法自圆其说,所谓合伙经营根本不存在。尽管如此,再审询问后,审判人员仍对存在的诸多疑点视而不见。
(一)对于借款时间多次变更说词
起诉状上对于现金70万的出借时间是借条签定的当天,也就是2012年5月10日。而在原审第二次开庭时(原审卷宗P52),声称是分三次支付给被告黄伯甫,第一笔35万出借时间是2013年5月(也就是在距离借条签定时间一年后);但在再审询问后原告洪荣俊提交的书面说明里,又变成:第一笔出借时间是2011年12月。
(二)对于所谓的合伙生意陈述事实不清、前后矛盾、三次开庭三次不同说法。
1、一审卷宗P53中,原告洪荣俊在庭上说“合作之后被告说要创建公司向我借款”,也就是说被告黄伯甫以创建公司为由向洪荣俊借款70万是在投资合作之后,但70万借条时间是2012年5月,合作协议书时间是2012年6月,也就是借条时间在合作协议签订之前,明显时间前后不符。
2、一审第二次开庭时(一审卷宗P51),原告洪荣俊提交合伙经营协议书及收条复印件6张(合计金额73万),要证明收到的22万是生意来往款,而非还款。根据洪荣俊所提供,协议书中所载“投资款76万”详见收条,也就是说提供的6张收条中所载金额就是协议书中所谓的投资款,收条时间2012年1月至5月期间。但在再审询问时(见笔录P31),洪荣俊再次变更说词,称76万元投资款是于2012年春节后分两次给付(40万+36万)。
3、再审询问时(见笔录P31),对于协议书的签订时间(2012年6月)与投资款给付时间(2012年春节)为何间隔一段时间,洪荣俊称是因为其他股东要看协议,所以才在2012年6月份写的协议。但明显又存在矛盾,因为同样是在再审询问时,洪荣俊表示投资款都给黄伯甫了,要不然黄伯甫不跟他签协议。按其所说,既然为了能签协议于2012年春节把钱都给黄伯甫了,说明协议的签订对洪荣俊来说很重要,也就是应该在给付投资款时就签下协议。而实际上协议书显示的签订时间却在几个月之后,且据洪荣俊所述,是因为“其他股东要看”所以才签,明显又存在出入。
4、再审询问时(见笔录P32),洪荣俊再次否定原审第二次开庭时的说词,称原审时提供的6张收条(合计73万)不是投资款,是黄伯甫跟他借的钱。
5、姑且按原告洪荣俊所说,在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这半年时间,洪荣俊总共借给黄伯甫加上投资款共计219万现金(70万+76万+73万),且是在黄伯甫首次借款70万都未归还的情况下又分多笔支付给黄伯甫。试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能促使洪荣俊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多次通过现金方式借给黄伯甫如何大额款项?此举显然不合常理,也不符合原告的经济能力。
6、再审询问时(见笔录P31),洪荣俊陈述“公司股东没有体现我的股东身份,公司股东有黄伯甫,他的出资就是我借给他的76万”。洪荣俊先前提供了合伙经营协议书且声称76万是投资款,却又再次否定自己先前所述,称是借给黄伯甫的钱款。
7、原告洪荣俊对于合伙经营的供述多次改变说法,对于其所谓的投资76万元的公司一无所知(审判员庭上询问其投资公司名字,原告说不记得要回去想想再提供,一个连借款的钱用什么袋子都描述得一清二楚的人,居然连自己大额投资公司的基本信息都不知道,显然不合常理)。同时,对于涉及的所谓投资款给付也是一次一个说法。再者,被告黄伯甫的询问笔录中记载(再审询问卷宗P39),合伙经营公司他也不记得叫什么。对于双方之间的合伙经营,法院仅凭一份不具备法律效力的书面协议,和双方都说不清楚的投资公司信息,以及连当事人都说不清楚的所谓投资款收条,就认定债权人与举权人所谓的合伙经营真实存在,明显存在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更何况黄伯甫本身涉案多起,对于本案案款更应严加审查,而不是一刀切机械判定夫妻共债。
8、根据法释(2015)1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之第十九条,对于出借人不具备出借能力,或出借人起诉所依据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或借贷事实陈述不清或陈述前后矛盾的,应当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更何况如此大额借款无给付流水,却仅凭原告多次前后矛盾的说词认可其所主张系事实。
四、再审询问庭审笔录与实际不符
(一)再审申请黄惠华一方所记录的询问笔录中,洪荣俊在庭上供述还款收条涉及的款项时,声称是双方之间的赌博生意款项往来,当时,审判长李耀光还问洪荣俊“什么赌博生意”,但在再审询问笔录中却未有涉及“赌博生意”的记录(可调取庭审录像为证)。洪荣俊陈述与黄伯甫做“赌博生意”时,是在再审询问笔录P31中所载,审判员问“原审卷宗P24-26有黄伯甫签收的六张收条,这些是什么款项”而做的回答。
洪荣俊所言暴露了他不仅知道被告有赌博陋习,且又与其合作赌博生意,所以作为出借方本应负有注意的义务,却在无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借给被告70万现金,且又声称被告一直未还款,在此情况下,又投资76万元现金(还是没有给付凭证),对于这样一笔无给付流水的借款,债权人与举债人之间又有赌博生意往来,所以不排除本案案款涉嫌赌博款项。所以对案款的真实性更应慎重审查,而不是包庇隐瞒。
(二)再审询问笔录中记录(P27):本案由审判员李耀光、审判员周志梅、审判员王泽夫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李耀光担任审判长。但是在再审驳回的《民事裁定书》中,体现的审判长却是“周志梅”,而且再审询问当天,现场的审判员只有李耀光,并无合议庭的其他成员参与。
五、原审《将夫妻一方债务直接按共同债务处理》涉及实体违法。但再审询问的审判员却仍置被告一方的异议于不顾。
【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理解与适用】详细阐明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
(一)原告提供的70万借条并无黄惠华的签名,不能证明黄惠华有共同举债的合意(且原告洪荣俊对于黄惠华是否有看到黄伯甫借款,在原审的两次开庭陈述均不一样,而实际上黄惠华根本没有在场)。且70万属大额借款,根据民间借贷相关法规以及合同法210条,应提供相关实际给付凭证加以证明该借款合同已生效,而不是单凭证一张借条且无任何支付凭证就认定借款事实存在。
(二)原审被告黄惠华有稳定工作收入,在被告黄伯甫借条签定的2012年期间及之后并无买房买车等大额消费,且家庭无对外经营,并无举债必要性,70万属大额借款,明显超出日常生活所需。
(三)再审询问调查笔录记载(P40-P41),黄伯甫供述所借钱款黄惠华并不知情,也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洪荣俊应对其所主张的“夫妻共同债务”承担举证责任。
(四)再审询问中(见笔录P27),原审被告黄惠华一方表明:案涉金额超出日常生活需求,原审认定黄惠华共同承担债权错误。且在黄伯甫询问笔录中也表明借款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也未用于经营,且黄惠华并不知情。但法官仍置被告一方的异议于不顾。
注一: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建议的答复中提到: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所需的举债可以直接认定为共同债务,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大额举债,则由债权人和举债人证明该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注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17〕48号)第二点:保障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的诉讼权利。在审理以夫妻一方名义举债的案件中,原则上应当传唤夫妻双方本人和案件其他当事人本人到庭;需要证人出庭作证的,除法定事由外,应当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在庭审中,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规定,要求有关当事人和证人签署保证书,以保证当事人陈述和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对伪造、隐藏、毁灭证据的要依法予以惩处。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
第三点:审查夫妻债务是否真实发生。债权人主张夫妻一方所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九条规定,结合当事人之间关系及其到庭情况、借贷金额、债权凭证、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债务是否发生。防止违反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的简单做法。
第四点:区分合法债务和非法债务,对非法债务不予保护。在案件审理中,对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的债务,不予法律保护;对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夫妻一方举债用于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而向其出借款项,不予法律保护;对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举债人就该债务主张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审判员:蔡仲仁)有法不依、草率定案、枉法裁判,再审询问后(经办:李耀光)有错不纠、包庇基层、偏袒原告。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网,可以任由洪荣俊多次藐视法庭多次变更呈堂证供,可任由他在法庭上供述前后矛盾,案款陈述事实不清,而仍被一一采信!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网,可以任由他拿着一张黄惠华本人没有签名且毫不知情的无支付流水的借条,而主张黄惠华一人偿还70万,而仍被法院支持!!洪荣俊曾在漳浦县法院执行办公室里,当着执行法官(张丽国)的面,对黄惠华说“我知道你没钱,我早就叫执行法官抓你去拘留了,你只要被抓进去,你家人当天肯定就把70万拿出来”!!种种迹象让人质疑借条的真实性,不免让人怀疑是债权人串谋虚构债务,目的在于让黄惠华家人偿还!
黄惠华在整起案件中属非举债一方,也是不知情一方,在整个案件中属弱势群体,对于事件发生过程中的证据,在举证上确实有难度,恳请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协助完善证据链条,还司法审判一个公正,还平民百姓一个生存空间!此案不排除暗箱操作所致,恳请有关部门彻查!而不是任由洪荣俊在庭上多变的供述以及其提交说明中的无中生有而支持其诉求。本人无辜负债,誓死维权,恳求相关部门为民作主。

2018-01-24

您好,留言收悉。当事人不服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的,可以依法向检察机关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