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1-07

情况反映

关于不服青海省高院作出的( 2017)青刑申4号
驳回申诉通知书的情况反映
反映人:常玉海,曾用名常木萨,男,回族,1942年3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632122194203013516,住青海省格尔木市郭勒木德镇新华村162号,系被害人常富麦之父。
委托代理人:常永福,男,回族,1972年4月5日出生,身份证号:632801197204050554,住青海省格尔木市郭勒木德镇新华村162号,系反映人常玉海之子。联系电话:13897055511。
反映人因被告人马永福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对青海省格尔木市人民法院(2016)青2801刑初12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青28刑终6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不服,提出申诉。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9日作出了( 2017)青刑申4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现反映人对该申诉通知书不服,特反映如下。
请求事项:
1、要求依法判令马永福故意杀人罪;
2、被害人常富麦的家属获得相应的合理赔偿。
事实与理由:
一、 《驳回申诉通知书》的阐述正好表明反映人的合理怀疑是正确的,马永福构成故意杀人罪。
反映人在申诉状中提到:“在对事发现场进行勘察的时候,公安机关发现车辆的副驾驶有大量血迹,如果真如一、二审法院所认定的,被害人常富麦是“跳车”后死亡的,那么血迹应是在地面,而车上是不可能有血迹的。而事实却是副驾驶留有大量血迹,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当时唯一在场人马永福(正与被害人常富麦争吵)用钝器击打被害人常富麦左侧头部,致使被害人常富麦受到机械性损伤而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驳回申诉通知书》第二页首段这样阐述到: “…马永福将常富麦往车副驾驶抬,没有抬动,后抬到车后排座位,从车前绕道驾驶室,开车离开现场…”
请注意到,因马永福抬不动,故其并没有将常富麦抬到车副驾驶。马永福最终是将常富麦抬到车后排座位,那么仍然是解释不通为什么车上副驾驶有大量血迹?若真如《驳回申诉通知书》中阐述的,常富麦跳车后是被马永福抬到后排座位,事实却是副驾驶留有大量血迹,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当时唯一在场人马永福(正与被害人争吵)用钝器击打被害人左侧头部,致使被害人受到机械性损伤而重度颅脑损伤
死亡,马永福构成故意杀人罪。
二、 《驳回申诉通知书》对本案案情的阐述存在瑕疵,
有不符合事实的情况。
《驳回申诉通知书》第一页第二段阐述到: “,.,马永福开车到家门口巷道与盐桥路交叉口,常富麦从前面拦住车,马永福停车下车后将常富麦推上车的副驾驶座位”,针对“常富麦从前面拦住车”的描述,反映人认为是不符合常理的,因常富麦是因与马永福发生激烈争吵被马永福殴打后,而离开家,那么此时常富麦看到马永福的车,是不可能会到车前拦着的。实际上,是常富麦不上车,马永福将被害
人常富麦拽着上车的。
《驳回申诉通知书》第二页第二段阐述到: “..,马小丽跑到舅舅常永明家,给在家的舅妈告诉马永福用车撞了常富麦...”。该表述是错误的,实际上,当时马小丽是跑到了大舅常永福(反映人的大儿子)家里,并不是跑到了二舅常永明家。
三、 《驳回申诉通知书》没有对反映人在申诉状中的阐述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进行正面的回应、说理、分析,而是予以回避。
反映人在申诉状中明确表明,本案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原判决、裁定认定罪名是错误的。“本案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而不是过失致人死亡罪。原二审裁定第5页引述被告人马永福询问笔录,马永福称:’我也想到了可能会压到常富麦,我想如果我采取紧急制动的时候,车轮正好压到常富麦,会给常富麦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我就没有采取紧急制动。”被告人马永福完全在颠倒事实,
从常识来说,被告人马永福提前及时采取紧急制动后,车辆车轮碾压到被害人身体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或者说对常富麦的身体造成更小的伤害,挽救被害人宝贵的生命,并不会给常富麦带来更大的伤害。
况且被害人从右边副驾驶位置“跳车”后,驾驶人出于
常识,应该向左打方向盘。故马永福既不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也不向左打方向盘,完全可以表明其是故意的,被告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被害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并不存在所谓的过于自信的过失或疏忽大意的过失。马永福询问笔录的陈述与事实是相矛盾的,并不能作为案件定性的证据。本案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
但《驳回申诉通知书》第四页第一段只是简单阐述,综
合主要证据,认定马永福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完全回避了反映人的分析。
三、 《驳回申诉通知书》认为反映人没有提供证据证
实该案原审审判人员审理该案时是否有受贿、枉法裁判行为,是不完全正确的。因反映人不是侦查机关,没有侦查手段,所以对于反映的受贿、枉法裁判问题,反映人没有确凿的证据坐实。但反映人提供了该案被告人多次被放出来的异常现象的线索,这个审判机关是完全可以从案卷材料中看出的。

反映人在申诉状阐述: “201 5年3月7日,马
永福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格尔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月19日格尔木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3月20日格尔木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3月31日格尔木市人民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决定书,当日由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后于当日释放。2016年5月18日格尔木市人民检察院撤销不起诉决定,同年5月30日格尔木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综观侦查、审查起诉阶段,被告人马永福一会儿被关,
一会儿被放,均是反映人与公检抗争的结果。公检费尽心思力保被告人,反反复复的,让反映人深深怀疑公检机关的公正性。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违规给被告人取保或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均是因他们得到了好处。被害人家属对上述机关的违法操作,难以接受,而后不断上访,要求公正,公检机关在扛不住压力的情况下,才迫不得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虽然公检机关追究了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但仍然偏袒被告人,将被告人的行为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颠倒黑白。如果被害人家属不上访,不抗争的话,公检机关在金钱诱惑下,是会继续偏袒被告人马永福的。
马永福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阶段,不断被“放
出来”,就是铁证,表明这里面有很多“名堂”,这就是反映人提供的本案可能存在受贿、枉法裁判的关键线索。审判机关在审判过程中,根据反映人提供的线索,也可以发挥其公平正义的角色,向相关部门反映该情况,利用国家侦查手段,揪出受贿、枉法裁判者。
四、被害人家属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这是
令人难以接受的,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激化社会矛盾。
听说,马永福曾宣称,我花了100万元搞定该搞定的人,
你们被害人的家属一分钱也别想得到,你们不光钱得不到,还追究不了我的刑事责任。
马永福说出如此张狂的话语,深深的伤害了被害人
家属的心灵。从被害人常富麦被害至今,被害人家属不但没有等到司法机关对于被告人马永福的公平公正的审判(认定为故意伤人罪),也没有得到分文赔偿。另马永福的猖狂与司法审判机关对于马永福的偏袒,深深地伤害了被害人家属,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社会矛盾。
综上所述, 《驳回申诉通知书》是不恰当的,
害人家属的正当权益没有得到合法的保障,造成被害人家属心灵的创伤。恳请贵院站在维护被害人家属合法利益的角度,妥善解决此事。

此致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反映人(签名):
二0-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2018-01-26

您好!感谢您的留言,如对判决有疑惑或者不明白的地方,请携带相关资料到信访大厅进行咨询,或者拨打0971-6163118 6163098进行咨询,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