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2-11

沈阳皇姑法院为何这样“倾向”违法抗法耍无赖的用人单位

张院长大法官:
你好!我与你是同龄人,在今年1月满60周岁,应在本月领取养老金,却因为一个简单的劳动争议案打到退休还未结案,原因在于沈阳皇姑区法院在审理本人的劳动争议案时特别“倾向”违法抗法耍无赖的用人单位。案情概要如下。
本人东北大学毕业,原在小券商工作,1999年在全国首次统考仅千余人合格时就获得证券投资咨询从业资格。2003年12月通过公开招聘到国君证券沈阳某营业部工作。2005年6月因维护合法权益被捏造旷工事实开除。本人申请劳动仲裁。
2005年12月,沈阳市劳仲委在沈劳裁字[2005]456号裁决书中认定国君证券规定试用期三个月签订一年期限的劳动合同、无故克扣基本工资、试用期不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和捏造旷工事实开除等都是违法的,做出裁决如下:一、撤消开除决定,恢复劳动关系,双方协商续签劳动合同;二、支付违法开除期间2005年5月至12月及以前克扣的基本工资;三、补缴2003年12月至2004年3月三个月试用期和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失业和医疗保险。
因沈阳市劳仲委对奖金、补贴和福利等不予受理,本人不服,依法起诉。皇姑区法院在(2006)沈皇民一合初字第129号民事判决书中罔顾国君证券规定三个月试用期的事实,把违法开除等同于合法解除,使国君证券不承担违法开除期间和造成本人无法在证券行业工作的法律责任。本人不服上诉后,沈阳市中院[2006]沈民(1)权终字第1649号民事裁定书以“沈阳黄河营业部与上诉人对试用期的约定是否符合劳动法律等规定关于劳动合同期限与试用期相对应的规定?原审法院对此未予查清”为由,裁定皇姑区法院重审。经过这“一裁两审”后本人才知道,国家劳动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劳动工作的人都知道的常识——奖金、津贴和补贴是工资的组成部分,都属于劳动争议受理范围在沈阳市不适用。本人深感维权之难,于2007年3月1日申请撤诉,皇姑区法院(2007)沈皇民一合初字第17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撤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0]18号第一条的规定,沈劳裁字[2005]456号裁决书产生法律效力。
在裁决生效后,国君证券一直拒不履行。2008年1月30日,本人向皇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8]皇执字618号)。由于执行法官不作为,一年后一项也未执行。经本人多次给国君证券公司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等人写信和打电话,2009年2月公司工会副主席钟阿康给本人打电话,说他月底来沈阳与本人“协商解决”。他来沈阳后却先与执行法官见面串通,只履行了裁决第二项——支付了2005年5月至12月及以前克扣的基本工资,对第一、三项耍无赖说“裁决不明,无法履行”,执行法官当场表示认同,让本人“再次仲裁起诉解决”。
2010年2月,本人第二次申请仲裁。2010年4月,在沈阳市劳仲委开庭审理时,国君证券在答辩状中回避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事实,但还承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说本人“属于单位内部下岗人员,应当发放生活费,而不是工资”。
因对沈阳市劳仲委两份不予受理通知书和裁决书不服,本人依法起诉。在皇姑区法院开庭审理时,国君证券竟然自打嘴巴耍无赖,又否认2005年6月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皇姑区法院对上述事实、证据视而不见,在(2010)皇民一初字第492、494和833号三份民事判决书中竟然予以认同,为此公然篡改生效的沈劳裁字[2005]456号裁决书裁决第一项撤消开除决定恢复劳动关系的本意,确认“自2005年6月18日后双方无劳动关系”, 竟然比第二项——支付工资到2005年12月还提前了半年!以此为由,驳回了本人的诉讼请求。本人不服,提起上诉,沈阳市中院(2010)沈中民五终字第506号、612号和(2011)沈中民五终字第756号民事判决不予纠正,维持原判。此后,本人多次到各级法院申诉,有的知错不纠,有的上下推诿。
习近平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以来,全面推行依法治国,多次强调政法机关要坚持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使很多冤错案得到纠正。他在2014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指出,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执法不严,司法不公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少数司法干警缺乏应有的职业良知,一些律师和法官、检查官相互勾结,充当司法掮客。本案就是这样的典型案例。
2014年5月,沈阳市中院和皇姑区法院开始对本案进行复查。2016年5月经沈阳市中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后认为,(2010)沈中民五终字第506号、612号和(2011)沈中民五终字第756号民事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于2016年11月重新做出判决。沈阳市中院在[2016]辽01民再73、84和85号民事判决书中恢复了生效仲裁裁决“撤消开除决定,恢复劳动关系”的本意,即2005年6月18日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对国君证券在《劳动合同法》实施一年后仍不与本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依据该法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确认视为双方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支持了本人支付11个月双倍工资和2006年1月至2010年2月基本工资的请求,对奖金、津贴和补贴仍不予受理。但国君证券仍拒不与本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对支付2010年3月以后的工资和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欠缴的各项社会保险不同意协商解决,让本人继续“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2017年11月,本人第三次申请仲裁,皇姑区劳仲委对本人的请求事项不予受理,本人第三次到皇姑区法院起诉,皇姑区法院在2017年12月5日开庭审理,在2018年1月19日做出判决。皇姑区法院在(2017)辽0105民初1023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部分对三个月试用期、国君证券自打嘴巴耍无赖和此前三份判决篡改生效仲裁裁决撤销开除决定恢复劳动关系本意等事实避而不谈,对本人提供的沈阳市人社局发布的2016年沈阳市薪酬调查报告中证券专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和根据国君证券2016年公司年度报告计算的人均年薪等确凿证据视而不见,对适用的《辽宁省工资支付规定》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断章取义,只看前面一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被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或人民法院依法裁决撤消或判决无效的,应当支付劳动者被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期间的工资,其工资标准为本市同期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不看后面一句:“劳动者本人工资高于本市同期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按照劳动者本人前12个月的平均正常工作时间工资计算”,并且没有按照本人诉讼请求判决工资支付到“领取养老金的上个月”,竟然少判了两个月。对判决国君证券对捏造旷工事实开除本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恢复劳动关系的裁判做出书面道歉,明确本人与国君证券在岗资深分析师或投资顾问享有同工同酬同等权益;判决国君证券赔偿补偿违法开除给本人造成的精神身体损害和从2005年7月至今停缴医疗保险期间花费的医药费;以及加发工资25%的经济补偿金等请求不予受理或不予支持,使本人期望能在今年1月按时办理退休,在2月领取养老金的愿望再次落空,不得不再次上诉到沈阳市中院。
国家劳动法的立法宗旨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原劳动部和各省市与之配套的法规和规章都是倾向保护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合法权益,可沈阳皇姑区法院在审理本人的劳动争议案时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倾向”违法抗法耍无赖的国君证券,帮助国君证券逃避违法抗法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本案比2016年8月媒体曝光的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开除患癌患病女教师案更恶劣、更无赖、更无耻。
如果大法官不相信皇姑区法院会这样“倾向”违法抗法耍无赖的国君证券,本人愿意带上本案所有证据和法律文书请大法官一阅。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明确,请大法官批转沈阳市中院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快做出公正判决,使本人能早日办理退休。同时希望人民法院能真正做到让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人格尊严和人身权利受到法律保护,把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落实到判决书上。

2018-02-13

您好!留言已阅。我已转批沈阳法院核实处理,请耐心等待回复,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