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3-04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二审上诉人):樊治强,再审申请人因不服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豫1 2刑终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依法提出再审。
请求事项:依法撤销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豫1 2刑终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改判再审申请人无罪,并且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程序严重违法。表现在:(一)、再审申请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向公诉机关提交的光盘资料,公诉机关没有随案移送一审法院。该光盘资料能够证明案发后,樊益民骑行摩托车在村里狂飙并谩骂再审申请人的相关情况,印证案发时樊益民不可能受伤的事实。(二)、一审卷宗中,没有公安机关对再审申请人家大门在案发前遭到樊益民破坏所拍摄的相关照片。该照片与本案具有紧密的关联性,能够证明樊益民存在严重的过错,而不是一般过错,能够证明案发前樊益民私闯民宅、寻恤滋事的犯罪事实。(三)、卷宗中樊羲峰的部分询问笔录没有其法定代理人的签字(部分笔录也只是樊羲峰在最后一页签字),不能证明其法定代理人在场,该证据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至于一审时公诉机关所称的有其他组织在场的说法无法证实。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条“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的时候,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本案,樊羲峰的法定代理人汪少红案发后一直在家里,公安机关还对其做了笔录,因此根本不存在无法通知,不能到场的情况。况且,笔录内容中也没有记载有关组织参与询问的记载。不能证明有关组织在场的事实,无法排除公安机关非法取证的事实)。特别是,就鉴定报告发表意见时,只有樊羲峰的签字,没有其他任何个人或者组织在场,毫无疑问,该鉴定报告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案的二个被告人任何一个人均有要求重新鉴定的权利,剥夺任何一个人的权利,就意味着该报告不能作为定案依据)o
二、现有证据严重不足,不能证明被害人樊锁慈的重伤是由于再审申请人樊治强及儿子樊羲峰造成的。
(一)、樊锁慈对自己的受伤情况的几次陈述先后矛盾。(1)、樊锁慈在2 0 1 6年9月2 3日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当我快走到我儿子跟前时,被樊治强用锄头朝我的背上打了一下,他儿子跟着他也用锄头打了一下’’,在同一份笔录中又改称:我的腰是被樊治强和他儿子用锄头把打了二下。(2)、在2 0 1 6年1 0月2 8日的询问笔录中陈述“我的伤主要是樊治强用锄头把打伤的,樊治强儿子后来用棍子到我左手上打了一下’’。前后陈述明显矛盾,一会儿说打了背部,一会儿又说打了腰部,一是樊治强一个人打的背部或腰部,一会又是樊治强打的、其儿子打在手上。
(二)、樊益民对于樊锁慈受伤的情况的几次陈述先后矛盾o(1)、樊益民在2 0 1 6年9月1 5日的询问笔录中陈述“治强拿着棍子打我肩部一下,我父亲在挡时,他又用棍子打了我父亲腰部。’’(2)、在2 0 1 6年1 0月1 3日询问笔录中陈述“我取铁锨时,我父亲看见也跟着出来来到樊治强门口,我头上的血就留下来,我就倒地了,我父亲过来拉我时,樊治强用手中铁锨打我父亲了。,”(3)、在2 0 1 7年7月1 4日樊益民的询问笔录中陈述“由于流血过多,我就倒在樊治强家门口,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听说我父亲也被樊治强及他儿子给打了”。三份笔录,三种说法,第一次是看见樊治强用棍子打了父亲的腰部,第二次是看见樊治强用铁锨击打父亲,第三次说自己晕倒了,什么都不会知道了,是听说父亲被打了。三份证据在受伤情节及作案工具上明显相互矛盾。
(三)、对于樊锁慈的受伤情况,樊锁慈与樊治强的说法也相互矛盾。另外,案发现场除了樊治强及其儿子樊羲峰之外,并无其他人,其他证人均不在现场,相关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四)、樊治强、樊羲峰的供述,均能够印证没有和樊锁慈发生任何身体接触,没有殴打樊锁慈。
(五)、案发现场,樊治强根本没有使用樊锁慈所谓的锄头,公安机关也没有认定樊治强案发时曾使用过锄头,樊锁慈所谓的再审申请人用锄头殴打他的说法依法不能成立。樊锁慈陈述樊治强是用锄头殴打他的,然而,案发当天樊治强至始至终根本就没有使用锄头。
(六)、本案没有对现场进行勘验,没有对现场遗留与犯罪有关的生物样本、痕迹、物品进行取证及检测,特别是没有对樊锁慈的受伤原因进行鉴定,相关事实无法得到证明。
(七)、如果案发时樊锁慈受伤了,樊锁慈会及时报警的。本案樊益民没有报警,不能排除栽赃陷害再审申请人的可能。
(八)、樊锁慈是受伤后数小时才去的医院,无法排除其他合理怀疑。根据病历记载,樊锁慈是在案发后五个小时到的医院,不能排除樊锁慈因其他原因导致受伤的事实。
(九)、樊锁慈的鉴定委托书、法医鉴定报告涉嫌造假,除了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外,应当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鉴定委托书的出具时间是2 0 1 6年9月1 5日,当日提交的检材是三门峡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历(编号:00065819)。然而,樊锁慈的出院时间2 0 1 6年9月3 0日,不知道灵宝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是如何穿越的,如何在2 0 1 6年9月1 5日,拿到2 0 1 6年9月3 0日以后才能生成的住院病历的???!!!
三、现有证据严重不足,不能证明被害人樊益民的轻伤是由再审申请人樊治强及儿子樊羲峰造成的。
(一)、樊益民对于其受伤情况的几次陈述相互矛盾o (1)、在2 0 1 6年9月1 5日的询问笔录中称“不知道樊治强拿啥东西朝我头上打了两下’’o(2)、在2 0 1 6年1 0月1 3日的询问笔录中称
“樊治强抱住我,樊治强用锄头到我头上钯了两下”。(3)在2 0 1 7年7月1 4日樊益民的询问笔录中称“樊治强在我身后用锄头拌的,拌了二下’’o樊益民的陈述中,有时称没看见用什么东西打的,有时称用锄头正面钯了两下,有时又称用锄头正面后面拌了两下。
(二)樊锁慈对于樊益民的受伤的几次陈述相互矛盾。(1)、在2 0 1 6年9月2 3日樊锁慈的询问笔录中称“我没有看见,我经过时樊益民已经被他们打的满头是血了,我没有见是怎么打的”o(2)、在2 0 1 7年7月1 1日的询问笔录中称“当我走到樊治强门口,樊治强和他儿子用东西到樊益民头上乱打,我看见樊益民头流血了,,。一份笔录证实自己没有看见怎么打的,一份笔录却称用东西到头上打的,明显相互矛盾。
(三)、樊益民、樊锁慈的说法相互矛盾。另外,案发现场除了樊治强及其儿子樊羲峰之外,并无其他人,其他证人均不在现场,相应的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四)、在樊益民私闯民宅、破门而入后,其手持长把铁锨攻击樊治强之时,樊治强持短把铁锨保护自己,双方铁锨撕打在一起,.樊治强没有也不可能打到樊益民(因樊治强所持铁锨明显短于樊益民的)o樊治强、樊羲峰的笔录内容(樊羲峰的相关存在程序违法事由,不应采信)至始至终也没有提及樊治强的铁锨曾经打到.了樊益民。
(五)、公安机关认定的作案工具铁锨、锄头及现场没有任何血迹,不可能存在樊治强、樊羲峰殴打樊益民致其头部流血(该伤情经鉴定构成轻伤)的事实。
(六)、案发后,樊益民驾驶摩托车在村里道路上骑行的事实,足以在证明樊治强、樊羲峰并未殴打樊益民的头部并导致其头部出血的事实。
(七)、本案没有对现场进行勘验,没有对现场遗留与犯罪有关的生物样本、痕迹、物品进行取证及检测,特别是没有对樊益民的受伤原因进行鉴定,相关事实无法得到证明。
(八)、如果案发时樊益民受伤了,樊益民会及时报警的。本案樊益民没有报警,不能排除栽赃陷害再审申请人的可能。
(九)、樊益民的法医鉴定报告涉嫌造假,除了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外,应当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樊益民的鉴定委托书出具时间是2 0 1 6年9月2 1日,当日提交的检材是三门峡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历(编号:00065814)o然而,樊益民是在2 0 1 6年9月2 2日才出的院,不知道灵宝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是如何穿越的,如何在9月2 1日就拿到9月2 2日才可他生成的病历的。不知道鉴定机构是如何在2 0 1 6年9月2 1日就依据此时还没有生成的病历资料进行鉴定的?如果鉴定当日,没有病历检材,鉴定人员又是如何进行鉴定的?
四、造成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公安机关没有依法收集相应的证据。本案,公安机关在接到樊治强报案后,迟迟不能到达案发现场,赶到案发现场没有立即对现场进行勘验,没有对现场遗留与犯罪有关的生物样本、痕迹、物品进行取证,没有进行必要的比对,没有进行必要的检验、检测、鉴定,特别是没有进行受伤原因鉴定,而是草草离开现场,导致现场灭失,导致事实无法查清。在公诉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时,公安机关仅仅是补充了樊益民、樊锁慈、樊治强、樊羲峰的笔录,所做的笔录如前所述,不仅不能证明樊治强、樊羲峰殴打樊益民、樊锁慈并造成二人轻伤、重伤的事实,反而进一步凸显了言辞证据的不一致性、相互矛盾的情形。
五、樊益民属于扫黑除恶对象,再审申请人所在村人人皆知,当地派出所也是心知肚明,应当依法追究樊益民的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在没有相应证据证明再审申请人及儿子樊羲峰对樊益民特别是樊锁慈实施殴打并造成二人分别构成轻伤和重伤的情况下,在相关证据存在明显矛盾,现场及作案工具上没有任何血迹,樊锁慈是案发后数小时才去的医院,樊益民案发后还骑着摩托车在村里谩骂再审申请人等情况,没有对樊锁慈樊益民的受伤原因进行鉴定,没有搜集案发现场相关生物样本、痕迹、物证等导致案件事实无法查清,鉴定报告存在明显错误,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情况下,一、二审的判决,毫无疑问是错误的,应当依法撤销,改判再审申请人无罪,并且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同时,樊益民属于村里的黑恶势力,正是扫黑除恶的对象,司法部门应当依法追击其法律责任。对于一、二审的错误判决及樊益民的为非作歹行为,再审申请人一家将通过各种方式誓死捍卫自己的权利,不管路有多远,困难有多大!
此致
再审申请人:
2 0 1 8年3月1日

2018-03-12

樊治强你好!请向三门峡中院申请再审并提交相关材料。具体可向三门峡中院立案部门咨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