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3-06

非法行医致人身伤害,司法鉴定内容不真实,致使判决不公。

一、2017年2月28日受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法院委托,天津津实司法鉴定中心受理原告程晓丽与被告张进旺、唐贵英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中,作出的津津实(2017)临床鉴字第566号鉴定意见书第二页文证资料摘抄为,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执法文件摘录临床诊断病因:扁桃体炎 牙龈肿胀。第6、第8页分析意见依据的鉴定材料,属被上诉人陈述中伪造、篡改处方笺病因“腮腺炎;上呼吸道感染”,2016年3月鹤壁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书》中已使用过一次(鉴定人依据被告篡改处方笺诊治病因,不属卷宗质证处方内容,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被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依法律法规定性为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性质,在法律意义丧失合法性的“诊疗行为”及危害后果的严重性,作为非卫生技术人员在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开展高风险的“诊疗活动”,视患者生命权、健康权于不顾均具有欺诈侵权性质。违法违规使用抗生素,被告存在篡改处方病因、误诊误治内容,后又违规越权做“心电图”并口头告知原告患有“心肌缺血、病毒性心肌炎”来掩人耳目,故意侵害原告权利情节。应对鉴材的真实性、合法性承担法律责任。鉴定人认为诊所采取禁忌药物联合用药的做法是违法违规错误的。但未参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检测中心多年对清开灵不良反应/事件通报损害内容,且与禁忌药物头孢噻肟联合用药三天药效更持久,不同药物联合用药所致不良反应症状更加广泛。患者出现的头晕、头疼,浑身发冷、四肢瘫软无力、呼吸困难历经三家医院抢救,生命垂危,致使内分泌、免疫功能减退,左心室衰竭、突发高血压达3级、意识模糊、精神失常。历经鹤煤总医院、新乡一附院、郑大一附院ICU重症综合抢救,经郑大一附院全面检查结论均为阴性体质,磁共振显示脑实质未见异常信号。甲功正常,抗体偏高(阴性)。改善循环、营养神经疗效缓慢,无其他用药方案。诊治教授与家属协商采用激素实验有效才考虑纳入到桥本氏脑病范畴,给予激素冲击治疗。脑脊液、磁共振显示没有鉴定人分析免疫炎性累及血脑屏障、脑水肿因素。鉴定人未依据病历事实检查结论依据出具鉴定结论没有因果关系、不存在参与度明显与事实及病历内容不符。鉴定人宋忆光,郝志敏属无法医精神病鉴定资质人员,本次鉴定是在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委托河南省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因提供材料中涉及被告伪造、篡改内容,发函给予中止技术鉴定程序,一审中原告提出异议并提供了被告伪造、篡改的处方笺病因照片复印件。经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法院技术科认为,本案已致患方精神异常,双方应选择具有司法精神病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在选定国家级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经法院联系委托并将质证材料寄出,2016年11月29日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中心因司法精神病研究室未开展医疗过错鉴定业务,根据《司法鉴定通则》第十五条第一款决定不予受理退卷。在以上中止、退卷的基础上,经山城区法院联系,津实司法鉴定中心回复能做法医精神病医疗过错鉴定业务,才委托并将质证材料再次寄出,津实司法鉴定中心收到材料并审查决定受理,但实际鉴定人宋忆光、郝志敏没有法医精神病鉴定资质,依据不真实的非质证鉴定材料内容,鉴定意见书处方笺病因内容前后不一致结论明显错误,鹤壁市山城区法院技术科指定时对应的是津实司法鉴定中心的业务范围为法医精神病鉴定,且附有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的退卷函提供参考,既是疑难复杂鉴定,又属精神异常病历等质证材料,非法医精神病鉴定资质的鉴定人宋忆光、郝志敏显然已超出了鉴定范围,鉴定分析意见自相矛盾,结论明显错误,与抢救检查质证病历内容不符,依据不成立。三、 经过三家医院抢救,多项仪器检测、化验结论, 脑脊液细胞学检查正常,自身免疫性脑炎(阴性)。3.0T增强磁共振成像检查未见异常信号。不存在津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免疫炎性反应累及血脑屏障,使血脑屏障受损而导致脑内多发性局灶性水肿或弥漫性脑水肿,可累及脑干及皮层因素。津实司法鉴定人是依据什么来判定原告程晓丽所患桥本氏脑病为自身疾病的发生、发展所致?又是什么自身疾病的发生、发展能导致桥本氏脑病呢?郑州大学一附院的抢救检查结论在病历中作为鉴定材料解释不了司法鉴定人的分析意见。非法行医致使原告人身严重受损,生命权、健康权遭受威胁至今生活不能自理这一事实。既是疑难杂症又导致精神异常的病因,津实为什么选择没有法医精神病鉴定资质的鉴定人做鉴定,分析意见与卫计委立案卷宗及三家医院抢救病历前后矛盾不符,结论明显错误。却以11300元的高收费仅仅做了错误的因果关系过错鉴定,伤残鉴定没有做。在我们投诉时2017年9月19日才匆匆退回2700元,我们认为作为司法鉴定部门及鉴定人作出有损法律公平的错误鉴定,应当依据司法鉴定法律法规承担责任并收回改正错误鉴定意见书,是维护公平正义的天秤砝码。最终让非法行医者受到惩罚不再逍遥法外。敬请依据法律法规协调处理,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二、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被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依法律法规定性为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性质,在法律意义丧失合法性的“诊疗行为”及危害后果的严重性,作为非卫生技术人员在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开展高风险的“诊疗活动”,视患者生命权、健康权于不顾均具有欺诈侵权性质。违法违规使用抗生素,被告存在篡改处方病因、误诊误治内容,后又违规越权做“心电图”并口头告知原告患有“心肌缺血、病毒性心肌炎”来掩人耳目,故意侵害原告权利情节。应对鉴材的真实性、合法性承担法律责任。鉴定人认为诊所采取禁忌药物联合用药的做法是违法违规错误的。但未参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检测中心多年对清开灵不良反应/事件通报损害内容,且与禁忌药物头孢噻肟联合用药三天药效更持久,不同药物联合用药所致不良反应症状更加广泛。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多次通报要求警惕清开灵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检测中心通报:近年陆续收到清开灵注射剂的严重不良反应/事件报告。清开灵注射剂严重不良反应/事件以全身性损害、呼吸系统损害为主。各系统不良反应/事件表现如下:全身性损害主要表现为过敏姓休克、过敏样反应、寒战、高热等,其中过敏性休克占严重不良反应表现的23%,多数患者治愈,少数患者抢救无效死亡;呼吸系统损害主要表现为呼吸困难、紫绀、喉水肿、支气管痉挛等;皮肤及其附件损害主要表现为大疱性药疹、大疱表皮松懈型药疹、剥脱性皮炎等;神经系统损害主要表现为抽搐、惊厥、昏迷、四肢麻痹、四肢痉挛、嗜睡、意识障碍等;心血管系统损害主要表现为低血压、心脏停搏、突发性早搏、心力衰竭等;其他损害包括呕吐、腹泻、溃疡性口炎、呕血、血管神经性水肿、肾功能衰竭、肾功能异常、血尿、尿失禁、溶血等。清开灵注射剂使用说明书中循环系统有头晕、头痛、胸闷等;神经系统有喃喃自语、烦躁不安、伴体温升高等;其他有肌损害、低血钾等。清开灵注射剂死亡病例报告分析显示,81%的患者存在合并用药情况,8%存在多种药品混合静脉滴注的情况;合并用药品种在1-6种之间,主要为利巴韦林、头孢噻肟钠、地塞米松、林可霉素、双黄连注射剂、头孢曲松钠、头孢唑啉钠、左氧氟沙星、阿奇霉素、青霉素、庆大霉素、氨茶碱、阿米卡星等。死亡主要原因为过敏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猝死、急性左心衰等。不同清开灵注射剂是由胆酸、珍珠母(粉)、猪去氧胆酸、栀子、水牛角(粉)、板蓝根、黄芩苷和金银花制备的中药复方制剂;具有清热解毒、化痰通络、醒神开窍的功效;用于热病,神昏,中风偏瘫,神智不清;临床用于急性肝炎,上呼吸道感染,肺炎,脑血栓形成,脑出血上述证候者的治疗。清开灵注射剂注意事项指出:一般属中成药单独用药,其中的水牛角成分含有异体蛋白进入人体后作为抗原物质刺激免疫系统易引起过敏反应。清开灵注射剂不能与头孢类抗生素药物配伍,有配伍禁忌,谨慎联合用药。不同的药物联合用药所导致的系统不良反应、损害症状各有不同更加广泛。如确需联合用药需谨慎考虑间隔时间及药物相互作用等问题,深入了解临床使用可能导致的不良反应及应对措施。加强用药监护,发现异常立即停药并采取积极地救治措施,救治病人。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津津实(2017)临床鉴字第56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中心大夫经阅示提供的鉴定资料认为: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在对被鉴定人程晓丽诊断不明确的情况下,违反抗生素使用规范;违反《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中药注射剂生产和临床使用的通知》(卫医政发【2008】71号)附件“中药注射剂临床使用基本原则”第四条“严禁混合配伍,谨慎联合用药”中药注射剂应单独使用,禁忌与其他药品混合使用的规定,在输入清开灵、甲硝唑、头孢噻肟药物过程中没有间隔液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未对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使用缺乏最基本专业素质的被上诉人属非卫生技术人员给予分析评价,没有分析违法违规开具头孢噻肟钠抗生素注射剂,且与禁忌配伍中成药清开灵注射剂及甲硝唑联合使用,并在两小时内输完,没有联合用药相互作用意识,原告2015年10月2日仅以上火引起面颊肿胀到唐贵英西医个体诊所,就诊时当天考虑还做着生意,就是想被上诉人开点去火的口服药治疗,被告未进行任何例行检查便要求输液,给予1、生理盐水250ml,清开灵注射液20ml,2甲硝唑250ml,和有配伍禁忌的,3、生理盐水100ml,头孢噻肟钠注射剂3g.三瓶液体采取联合用药,用同一根输液管两小时内全部输入血管。患者出现的头晕、头疼,浑身发冷、四肢瘫软无力、呼吸困难历经三家医院抢救,生命垂危,致使内分泌、免疫功能减退,左心室衰竭、突发高血压达3级、意识模糊、精神失常。历经鹤煤总医院、新乡一附院、郑大一附院ICU重症综合抢救,经郑大一附院全面检查结论均为阴性体质,脑脊液细胞学检查正常,自身免疫性脑炎:抗体滴度为1:1(阴性)。3.0T增强磁共振成像检查脑实质未见异常信号。不存在天津津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免疫炎性反应累及血脑屏障,使血脑屏障受损而导致脑内多发性局灶性水肿或弥漫性脑水肿,可累及脑干及皮层因素。其他多项检查结果均为阴性体征,经改善循环、营养神经疗效缓慢。专家教授与家属协商签字认可后,安排护师用注射器少量激素注射实验反应良好,才考虑纳入到桥本氏脑病范畴给予甲强龙激素冲击治疗的。鉴定人未依据病历事实检查结论依据出具鉴定结论没有因果关系、不存在参与度明显与事实及病历内容不符。2017年3月1日从天津津实司法鉴定回到鹤壁,因多功能器官功能受损身体长期虚弱,神经系统出现意识模糊、精神异常,与3月7日至3月24被护送到郑大一附院检查治疗,在神经内科及精神内科专家教授会诊及多项仪器检测、化验,入院初诊“桥本脑病?”属疑问号,再次经过多项检查结论与上次同样,均属阴性体质,腰椎穿刺手术脑脊液检查无异常,3T增强磁共振显示仍无异常信号,在从自身实质查不出意识模糊、精神异常病灶因素的情况下,经改善循环、营养神经疗效缓慢,无其他用药方案,主管教授与家属协商仍考虑用激素冲击治疗,纳入桥本脑病范畴给予甲强龙按疗程冲击治疗。津实司法鉴定人是依据什么来判定上诉人程晓丽所患桥本氏脑病为自身疾病的发生、发展所致?又是什么自身疾病的发生、发展能导致桥本氏脑病呢?仅仅是一些模糊的词语没有更为确切的答案。郑大一附院的抢救检查结论在病历中作为鉴定材料解释不了司法鉴定人的分析意见。2017年4月14日与4月 25日经司法部阅示两次转至天津市司法局办理,天津司法鉴定管理处回电话要我们找当地法院,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法院说管不了天津司法鉴定机构。上诉人在接到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津津实(2017)临床鉴字第566号司法鉴定书后,发现鉴定人依据被告陈述的不真实鉴定材料内容,鉴定结论明显错误,上诉人提出异议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向山城区人民法院提出异议递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在未核实解除异议的情况下,2017年4月21日山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6)豫0603民初1510号认定事实不足判决书。上诉至鹤壁市中级法院,2017年6月27日仍然依据鉴定内容矛盾不真实意见,作出了(2017)豫06民终610号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致使非法行医者逍遥法外。恳请贵院依法查明事实,全面审核被鹤壁市山城区卫计委定性为非卫生技术人员的被上诉人,在法律意义上丧失合法性的“诊疗行为”性质,自始至终均属违法违规欺诈侵权,不具备专业技术素质人员开展高风险的“诊疗活动”,致使上诉人人身严重受损,生命权、健康权遭受威胁这一事实。敬请依法改判,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敬请依据法律法规监督查证鉴定人的过错行为,依法撤销津津实(2017)临床鉴字第56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一、二审法院判决书。敬请依法审核处理为盼!

2018-03-12

程晓丽你好!如不服人民法院作出已生效的裁判结果,可依法申请再审。请按照法律规定办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