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3-07

尊敬的省高院张院长,我真是着急啊!一起很普通的民事案件竟然拖半年了至今未宣判!请张院长百忙之中关注督办一下!

尊敬的省高院张院长,我的遭遇和处境真的是难啊!官司拖了半年至今未宣判!求您百忙之中关注督办一下!
尊敬的省高院张院长:
您好,我干建筑队时,从25米高的作业平台上摔下来,命大没有摔死。出院后向包工头索要赔偿要了快四年了,包工头时而不承认我跟他干过活,时而承认跟他干过活但手头吃紧,暂时没钱。推三推四抵赖至今,但现在包工头一分钱也没赔偿我。我无奈之际,将包工头告上法庭,打了半年官司了,事情非常明了了,可法官就是不宣判。我着急啊!我案子的案件案号是(2017)鲁0481民初2043号,求请张院长关注。
我现在真是走投无路,山穷水尽了;我如今真是满心火气,却无可奈何了。因为我所遇到的悲惨遭遇,既有身体上病痛的折磨,也有精神压力上的摧残。不怕笑话,我真的是硬咬着牙,一天天的煎熬到现在。毕竟我才三十一周岁啊!三十一周岁是一个人最大好的青春年华,最宝贵的人生阶段,这个时候有太多的理想、太多的梦想、太多的目标、太多的事情要去做,要拼搏,要奋斗。而我呢?我却在这样的阶段,出了大事,受了灾难;赔偿也不赔,官司也无进展,迟迟不宣判;对方,就是雇佣我的公司仍然逍遥法外,百般抵赖,绝望至极啊!! 千般苦,万般难的时候,我下定决心,厚着脸皮,求助党委政府帮助解决。哪怕是跪求党委政府,我也是心甘情愿,因为有事找党委政府本身就是理性的维权做法,本身就是科学文明的做法,本身就是依法治国的最基本要求。不论怎样,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农联盟政权,再直白的讲:我们的江山是红色江山,我们的党和政府是为人民服务和谋幸福的政府。相信这一点,每个人都完全认可吧!都毋庸置疑吧!当然,我真不愿意麻烦政府,我们的政府有太多的大事去做,有太多的大计去做。但是,我真是没法啊! 现将情况叙述如下。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愿承担一切责任。
我叫许兵,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界河镇前枣村人,1987年7月出生;我父亲叫许宝银,2011年因患肺癌医治无效去世,那年我才二十四周岁,从那以后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孤苦伶仃种地过日子,到现在我虚岁三十二了,也没有媳妇。
又何况,我有出了这事:2014年7月27日经我村辛维才介绍,成为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的建筑工人,具体是到咱滕州奥体花园工地干建筑队。具体是在高空平台上拆6米长得钢构架管并捆绑架管,来让塔式吊车吊走。2017年8月2日下午,我捆绑架管钢丝绳时,不知道塔吊地面指挥人员与塔吊司机怎么联系的?我正在捆绑架管钢丝绳时,塔吊突然起升,吊起的钢管直接哗啦啦瞬间的功夫全部砸到我身上,这么大的冲击力,直接把我一下子从25米高的高空平台上砸下来,直接把我砸到25米下的地面水泥地上。 我出了这个安全事故后,雇佣我的用人单位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经理辛士平,打120电话将我送到了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我在重症监护室连续抢救了3天才醒了过来,后期又动了2次手术,疼得我根本无法形容了,一直煎熬到35天后出院。从2014年8月2日出事故在滕州中心人民医院抢救开始,大约半个月时间天天咳血(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一直到现在2018年2月份:第一,我的右胳膊不能弯弯了,医生说了我的右胳膊一辈子就残废了,无用了。第二,我也不能蹲下,达到以前扎马步的姿势时就已经疼得不行了。第三,到现在我的胳膊里还打着钢板;第四,至于年纪轻轻的遭了这样的不幸,所带来的心理阴影,所产生的自尊心被伤害,从而至今找不上媳妇,说这个损失那就无法估量啦!真要是我一辈子没媳妇,您说怪谁?)
滕州人嘛!特别是咱们农村人,都讲究兄弟爷们的感情,讲究老辈少辈的关系。当时呢,觉得都是一个村的,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肯定也错不了什么事,所以我也就没想那么多,我根本就没有和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经理辛士平谈出院我怎么赔偿我一事。现在想想真是万般的后悔啊,还是得讲法律啊。2014年9月份出院的时候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经理辛士平给了我2500元生活费并承诺既然跟他公司干的活出了事,他肯定负责到底,承诺给我赔偿,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让我大可放心就是。辛士平还说,他也是个讲理的人,放心就是!我也就听了,也就信了他的话。(辛士平是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经理、辛士平的亲大哥辛士亮是潍坊永安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辛士平和辛士亮和介绍我干活的辛维才。他们三人和我,本身就是一个村的,都是滕州市界河镇前枣村的)从2014年9月后,我多次询问辛士平赔偿的事,总是说等等。后来再问,辛士平就开始渐渐的推三阻四了,就开始一点点的耍滑头了,后来他说没钱。2017年春节前我母亲去他公司要我后来两胳膊拆除钢板的钱,辛士平根本不给。再后来我于2017年5月份起诉到案发地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时,打官司的时候辛士平竟然彻底翻脸了,他说我干这个活与他无关,我不是他找的人。竟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良心狗肺的这个程度!
2017年5月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开庭,一直到后来都很顺利,辛士平对发生的劳动关系和我出的安全事故又承认了,法官也说理由充分,证据属实,事件清晰,没什么说的了,等着择期宣判就行了。谁知道,到了2017年11月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最后一次开庭商量判决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法官说的话就不公正了,法官讲的道理就偏袒辛士平了。这2017年11月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最后一次开庭的过程,现申请上级法官向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要案件案号,具体查阅和诊断,看看究竟最后一次开庭是否存在法官收受辛士平贿赂好处的行为。另外这次开庭时辛士平还指示一名黑社会成员大骂我许兵本人请的律师。
在此,我郑重的跪求-----
1、请上级法院向滕州市北辛街道法庭要案件案号,详细查阅和诊断,看看最后一次开庭前是否有法官收受辛士平贿赂的行为。确保判决公平,要求抓紧依法依规依纪依程序,抓紧进行判决!另外:针对我律师被辱骂一事诚恳道歉!
2、政策咨询,请予以答复!若始终不宣判,我的案子将会怎样?若公正宣判,而辛士平拒不执行,或者是永远不执行判决,我又该怎么办?若判决了,而判决不满意,我认为其判决明显不公平,怎么办?这三个问题跪求详细解答指正。
上述所所的内容句句属实,绝对没有一点虚假。若杀头,大骂,威胁,我也压根不怕。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这是铁定的事实,谁也变不了! 受害人就是求助人,也是联系人,就是我本人许兵。我本人许兵的电话随时致电! 我本人许兵的电话号码是18863289558 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北辛法庭到底为什么不宣判!为什么!法官怕什么!莫非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了吗?在心里有鬼了吗?
张院长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麻烦您给问问吧!

2018-03-08

你好,你的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