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5-11

请求高憬宏院长提请天津高院再审

尊敬的高憬宏院长:
我是天津河西民二初字第803号案件的委托人芦文,原告田竞之妻。曾经在2015年实名向相关部门举报河西法院法官余涛【(2014)西民一初字第273号已被二中院撤销】隐瞒证据,歪曲事实。其实我们的案件非常简单明了。我公公婆婆是41年的夫妻,全家分得的公有住房一套,我爱人(原告田竞)出资,使用了父母56年工龄,于1998年1月购买登记在父亲名下,购买五年后,我公公经人介绍与一个做保姆的东北人(被告)认识结婚,现在我公公去世,被告要卖掉我们的房子全部据为己有。
我们知道最高法院《关于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夫妻共同财产的函的复函》(即【2000】法民字第4号)已于2013年4月8日被最高人民法院以“与现行房改政策不一致”为由废止。因为建设部1999年给司法部《关于唐民悦房改房产权认定问题的复函》(即建住房市函【1999】005号)中再次明确国家房改政策“城镇职工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有住房以城镇职工家庭(夫妻双方)为购房主体”,而不是承租人个人,并且房改文件中一直允许使用已故配偶工龄,承认已故配偶在住房公有制下对国家、社会、家庭的贡献。
在如此清楚的政策下,我们起诉到河西法院,面对这样一个历史变革时期,按照国家房改政策取得产权的房改房,一审法官(臧昆)不根据案情事实,不依据民法通则第六条判案,而是违背房改政策用第九条,上来就把国家赋予我婆婆的财产权益给予剥夺,把案子引入歧途。接着他又用“相关政策”四字判定我婆婆工龄抵扣的购房款是我公公的福利。再后来错误地解读建设部关于房改房产权认定的文件。
在一审法官(臧昆)第一次与我单独了解案情时(在515室),他知道也承认我们观点的正确,并且在第一次开庭合议后,书记员在电梯口告诉我合议没问题,接下来就是石沉大海的等待,过了审限又延期,我们本着做守法公民的原则,没有主动与他们做任何联系。后来等到的是书记员俞聪多次用18920768370手机跟我联系,故意刁难我,其目的不言而喻。说建设部的文中没有明确使用工龄的配偶是死亡配偶。请问一对健在的夫妻共同购买房改房,其产权认定还需要司法部去向建设部询问吗?建设部的文件已经公示近二十年,第一次见到人民法官看不懂。文盲都听得懂,他居心何在。我国一向是夫妻婚姻期间财产共有。
2016年1月二次开庭,一审法官(臧昆)没有提出任何问题,只是更换了一名合议庭成员,没有重新审理,就否定了第一次的合议,最后以“相关政策”为由认定我婆婆工龄优惠的购房款,是我公公的福利。请问“相关”二字指的是什么?我要求法官做判后释疑,书记员(俞聪)告诉我二审说去吧!
是啊,我无语!一个人民法官,手中拥有如此权利,一个没有出处,没有缘由的相关政策的“相关”二字,就可以改变国家房改政策 的主体,歪曲国家的政策,就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面对被告代理人法庭上的胡说八道,我当庭提交了我爱人立案前,与被告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录音及文字,天津市房改1997年3号文件、97年仍使用的96年房改应交房款的计算公式、关于死亡配偶同样参加房改的文件以及原我公公工作期间在任厂长张清的证言,里面清楚的反映了我爱人为家庭出资买房(两万)、再婚出资装修(两万),给父母看病(包括被告生病也给她钱)、赡养的实际情况,法官只字不提,并且在案件中不做任何记录(二审前核实卷宗里均无,一审法官(臧昆)把它拿去做什么交易了,为什么不放入卷宗)而被告出具的证据中,明明被二中院撤销的判决【(2014)西民一初字第273号】,他认为是合法的、真实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在促使一审法官(臧昆)如此作为?另外,第一次开庭后,一审法官(臧昆)让我给他邮寄与此案没有任何关系的材料(河西公证处复查结果和公证协会投诉结果,公证处因我公公已死亡,错误的遗嘱无法更改,将矛盾推到人民法院),并且记录在判决书上。
二审开庭前,我们调卷时发现,一审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据被恶意隐瞒,没有放入卷宗,我们向阅卷法官说明情况后,阅卷法官让写明情况收下证据后,让我们自己保留录音电子版,并嘱咐我们开庭时携带播放设备当庭播放,她只收取了录音的文字材料。二审开庭时间仅仅几十分钟,法官不给我们播放录音的机会,也没有给辩论的机会,就草率做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在4月29日当庭宣判后,我们一个月没有收到判决书,5月30日我们致电承办法官询问,法官告知快了。当我们询问申诉日期怎么算时,法官告知送达日算起。又过了半个月6月14日,原告才收到判决书,为什么法官有权不依据事实,在6月13日寄出的判决书上落上5月9日的日期。
二审判决后,我们不服。我们认为一、二审法院的判决都没有依据事实进行审理,判决依据不符合国家法律及国家政策。并且有诸多审理程序的问题。因此,我们提请天津高院再审。并收到天津高院2017年2月20日开庭审理的传票,我们准时出席开庭,但是,被告及被告律师均没有出庭,法官表示由于被告没有出席此次不算正式庭审,并要我们陈述再审理由之后,法官表示“非常同情我们的情况,说我们真冤,是你们老人生前没有处理好,我的亲戚也有类似的情况”等等,最后,法官表示“我会非常慎重的处理这个案件,不会轻易的做出判决”。让我们回去等通知。在结束第一次不成功的庭审后,2017年3月15日,我们接到法院的信函,以为是再次开庭的通知,没想到,我们接到的是高院的不受理再审的裁定书。让我们更是无法接受。人民法院、法官应依据国家法律及国家政策审理判案,审理的案件的结果都要有明确的法律、国家政策依据,我们在陈述诉讼中依据国家法律、政策明确提出了我们申诉的依据,而法庭提出的依据只是一个“相关政策”,引用的本案的判决也是错误的(被二中院撤销的判决),让老百姓觉得有冤无处申。让国家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公平公正如何伸张,如何体现。
违反《民法通则》二百条中四款之多的错案进入不了再审程序,请问天津高院都受理什么案件。让我们觉得天津高院对下级法院做出的错误判决不敢坚决的纠正。
另一审法院明知判决的错误,不给任何判决解释让去二中院说去,二中院不给辩论机会草率审理,到高院通知开庭,被告及被告律师躲避出庭,不敢面对原告及法庭辩论,我们不知是为什么!我们在调阅被告再审材料时,发现没有任何资料。在我们接到裁定书时问书记员为什么不再开庭时,书记员说法官已经和被告通了电话。但在调阅的卷宗资料中也没有法官与被告的录音,法官连被告及被告律师的面都没见,法官怎么判断通话的就是被告?又怎能掌握第一手资料,对此案做出裁决?我们很不理解!
我们曾经就我家的事咨询过建设部、司法部、最高法院、法官学院的相关部门或人员,他们都毫无疑问地认定,我公公处分了我婆婆的财产,侵害了我爱人的财产权益,剥夺了他的继承权。正像习主席在政法工作会议上说的那样,一个连老百姓都能看清楚的案子,碰到无良法官审理就变成云里雾里说不清楚了……
其实2013年4月8日最高法院对2000法民字第4号法释的废止,就给房改房这一住房公有制下取得的房产,为“家庭财产”以明确定性。此法释在前十多年的司法实践中,被某些地区下岗女工利用当保姆,取得合法婚姻,不劳而获,利用法释一夜暴富,骗取别人家庭全家一辈子辛劳积攒的财产,造成严重的不公平和社会问题,显然是我们社会不能也不会倡导和支持的,法释的废止已经从根本上堵住了某些人利用婚姻骗取老人家庭财产的漏洞。保证了国家房改政策的公平、公正。我们相信国家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在我们国家逐步走向正轨的今天,不会让这种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的事情存在于人民法院。我在天津的公交车上接到一个相关电话,就博得群众的极大同情,乘客们义愤填膺,大家纷纷给我提供媒体联系方式,为我们想办法,鸣不平。
就凭国家对人民“案件终身负责”的承诺,我们会穷尽一切办法,锲而不舍地努力下去,直到为我已故的婆婆讨回公道,告慰她在天之灵。
这个案子关系到天津市数万拥有房改房的人民的切身权利的公正与否。我们恳请您过问此事,请高院依据国家法律、国家政策重新审理此案件,还我们一个公平公正。
附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原审原告)田竞,男,汉族,1961年10月7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南沙滩45-2-102,身份证号:110102196110072314。
再审被申请人(原审被告)王炳英,女,汉族,1952年10月18日出生,住天津市河北区博爱道1号君临天下3002号,身份证号:230811195210180029,电话:13820250764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赠与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津02民终2204号民事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六)、(十二)、(二)、(十三)条的规定,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事项:
1、 撤销(2016)津02民终2204号民事判决,改判确认2011年12月19日田华宗与被上诉人王炳英签署的《配偶之间变更房屋权利人协议》和《共有房屋产权份额分配比例具结书》将天津市河西区美好里15号301-304号的房屋产权赠与再审被申请人上人王炳英的行为无效;
2、 一、二审诉讼费由再审被申请人王炳英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案件事实:
田华宗与汤振华是一对41年的夫妻,再审申请人(原告)是他们的唯一孩子。涉案房屋天津市河西区美好里15号301-304号系田华宗与汤振华分得的公有住房,建筑面积58㎡。1996年12月8日汤振华病逝。1998年1月19日,按照国家房改政策的相关规定(依据天津1997年3号),该家庭参加房改,由原告出资(两万),并使用了父母田华宗和汤振华夫妻双方的共同工龄(其中田华宗工龄36年,汤振华工龄20年)直接折抵了部分房价款,取得涉案房屋的产权证并登记在原告父亲田华宗名下。依据国家最高房改主管部门建设部房地产监管司批复的《关于唐民悦房改房产权认定问题的复函》(建住房市函〔1999〕005号【附全文内容 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你司(98)司公函018号函和(99)司公民便字027号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按照目前我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有关政策,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有住房以城镇职工家庭(夫妇双方)为购房主体,且每个家庭只能享受一次。本案中,唐民悦按房改政策购买住房时享受了其配偶的工龄优惠,该住房应当视为其夫妇双方共同购买。因此,我司认为,该住房应视为唐民悦与其配偶共有财产。】)和2011年1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关于公布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规范性文件清理结果目录的公告(第894号)》文件的规定,涉案房屋属于田华宗和已故配偶汤振华的夫妻共有财产。2002年田华宗与被告王炳英再婚。在再审申请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王炳英与田华宗于2011年12月19日签署了《配偶之间变更房屋权利人协议》和《共有房屋产权份额分配比例具结书》,将涉案房屋产权变更登记为共同共有。直至2014年1月24日田华宗病逝后,再审申请人才发现涉案房屋已被变更登记,诉至法院。
二、再审理由
1、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美好里房屋为上诉人之母汤振华与上诉人之父田华宗承租的公有住房,汤振华于1996年12月8日去世,其民事权利能力以因其死亡而终止。田华宗于1998年购买美好里房屋产权时,虽然使用汤振华的工龄获得购房款上的优惠,但该优惠部分并非汤振华的遗产。”再审申请人认为本案法官是在否定和对抗国家房改政策的前提下,对《民法通则》和国家房改政策作出的错误应用和解释。国家房改政策是把国家分给家庭的原公房作为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房改,具体实施时,使用夫妻双方的工龄和直接抵扣所分得的房产的成本价或标准价购房款;对于配偶一方死亡或因公死亡未再婚家庭,也同样与双方健在的家庭一样以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房改,仍然是允许使用死亡配偶和健在一方的工龄和抵扣购房款,并没有因为配偶一方死亡没有民事权利为由,不允许死亡配偶参加房改。而是充分考虑公房是夫妻共同分得的财产,允许死亡配偶和健在一方同双方健在家庭一样以共有财产进行房改。【见津房改办(1997)3号】。一审、二审法院都是在违背《民法通则》立法的基本原则第六条“民事活动要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依据国家政策”法条的前提下,脱离开房改房产权取得是依据国家房改政策的客观事实的情况, 断章取义、张冠李戴地拿出第九条作为断案依据,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该房不是市场价格购买的商品房,也不是一个新生与汤振华没有任何关系的完全民事权益事件,而是国家对早已以实物分配的方式分配给汤振华家庭的房产进行后续处置(即改革)。该处置国家有一整套严格的房改政策,机械地拿出第九条作为断案依据,对抗国家政策,显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案件事实是房改房与该使用的条款没有关联性)。”
众所周知,“房改”是我国住房制度,从以实物分配的公有制形式向住房私有化、市场化改变的重大体制变革。按照国务院及建设部相关规定,房改房是单位根据职工职务、工龄、家庭人口等多条件因素综合考虑后,在房屋价值计算上给予职工的政策福利,夫妻双方为购房主体,且每个家庭只能享受一次。虽然工龄优惠没有发给个人现金,但在交房款时直接按现金抵扣,是国家和公有住房单位替去世配偶出资,应该属于去世一方的财产。
另外,按照房改政策,职工家庭以极低的房价和职务待遇购房,是补给夫妻双方的,不是补给健在一方的,所购房产应属于夫妻共有财产。政府在售房时照顾去世配偶的权益,承认他们对社会、对家庭做出的贡献,保证全社会的公平正义。房改房政策设计的出发点,就是国家(公有单位)出大头,家庭只负担一点,最后落实到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所购公房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房改政策的制定充分考虑了房改房的历史渊源、以家庭为主体分配原则,国家给予每个城镇职工(包括死亡和因公死亡人员)的价格补贴和价格的非市场性等公有制下福利分房的客观事实。“房改房”是这一变革时期的过渡性产物。“房改”和“房改房产权认定”,国家有一套完善的政策和文件。诉争房屋是原告家庭依据国家房改政策,使用了父亲田华宗36年母亲汤振华20年工龄,由原告出资(两万)以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房改房购买,基于国家房改政策针对家庭而不是个人,不可能全家老少齐上阵去签合同,势必造成当时的房改房产权证上都是一个人的名字的事实。父亲去办理了手续,登记在父亲名下。作为人民法院,在了解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在“房改”和“房改房”没有法律只有政策的情况下。理应依据《民法通则》的基本原则第六条规定“民事活动应该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的法条和国家房改政策来断案。而不应该拿出《民法通则》第九条,简单地以原告母亲死亡没有民事权利为由来断案。违背了《民法通则》立法的基本原则,也违背了国家房改政策,否定了该房改房产权取得的历史事实,不仅不为广大民众所接受,还激起了本小区居民的愤慨。更况且,早在1999年,建设部就司法部关于“房改房产权确认问题”的询问,就以《关于唐民悦房改房产权问题的复函》即【建住市房1999(005)号】的形式,给予司法部明确答复。文中再次强调“根据我国目前的房改政策,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有住房时,以城镇职工家庭(夫妇双方)为购房主体,且每个家庭只能参加一次。唐民悦按照国家政策房改时使用了其配偶的工龄,应当认定为夫妇双方共同参加房改,为共有财产。”并且在2011年1月26日建设部第894号公告明确将【1999(005)号】复函作为继续有效文件保留且由部长签发,由司级文件升级为部级文件且继续有效。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1994】43号)和具体落实到天津,天津市制定的津房改【1997】3号《关于印发1997年公有住房出售政策的通知》和《关于1996年与1997年公有住房出售政策衔接问题的通知》等房屋改革文件。该公有房已经按照国家房改政策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售给丧偶未再婚的家庭,这是已经客观存在的合法的法律事实。显然,一、二审法院都忽略了案件的事实和国家房改政策,简单地以人的死活定案,错误地解读且张冠李戴地套用《民法通则》第九条来对抗房改政策,歪曲和否定这个合法的法律事实。在我国住房制度改革的过程中,关于房改和房改房始终没有法律只有政策,公有住房的改革,从产权的出售到产权的认定均是依据国家房改政策文件进行的。一、二审法院的判决不仅违背了法律(民法通则的基本原则)而且也对抗了国家房改政策,显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2.在本案中,一审法院将另案被二中院(2014)二中民一终字第649号裁定书撤销的(2014)西民一初字第273号判决书作为合法证据,证明涉案房产为田华宗个人财产,依法予以采信。并且一审法院认为“汤振华工龄抵扣的购房款是田华宗依据‘相关政策’取得的福利,二审法院认为“汤振华的工龄获得的购房款上的优惠部分并非汤振华的遗产。”都没有说明他们的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二审中上诉人询问法官依据是什么?没有人回答。其实质是依据【2000】法民字第4号作出的。应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使用已经废止的司法解释)。也没有说明汤振华的20年工龄抵扣的购房款不算遗产算做什么,算是谁的?其实,该房改房是按照国家政策进行的房改,才取得的该房的产权。在取得该房产权的那一刻起,母亲汤振华的20年工龄已经折算成部分购房款放置于房产中,原告作为剩余房款实际的出资人,作为母亲的法定继承人之一,其产权认定理所当然地应该依据国家最高房改主管部门建设部房地产市场监管司给司法部批复的《关于唐民悦房改房产权认定问题的复函(建住房市函〔1999〕005号)》和2011年1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关于公布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规范性文件清理结果目录的公告(第894号)》文件的规定,涉案房屋属于田华宗和已故配偶汤振华的夫妻共有财产。购买后事实上是原告与其父亲田华宗共同共有的共同财产。
该案一、二审法院断案实质上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00】法民字第4号法释。我们知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函的复函》即([2000]法民字第4号)被最高人民法院以“与现行房改政策不一致”为由,在2013年2月18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1569次会议废止。【附【2000】法民字第4号的原文---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 你司《关于在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夫妻共同财产的函》收悉。经研究认为,夫妻一方死亡后,如果遗产已经继承完毕,健在一方用自己的积蓄购买的公有住房应视为个人财产,购买该房时所享受的已死亡配偶的工龄优惠只是属于一种政策性补贴,而非财产或财产权益。夫妻一方死亡后,如果遗产没有分割,应予查明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还是配偶一方的个人所得,以此确认所购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如果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所购房屋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这就意味着:“将夫妻双方共同分得的房改房,简单地以出资认定为健在一方的个人财产,购买该房时所享受的已死亡配偶的工龄优惠只是属于一种政策性补贴,而非财产或财产权益。”的说法是错误的,是与国家房改政策不一致的。更何况,汤振华去世后,再审申请人家庭只有父子两人,没有也不可能进行遗产分割,作为孝子的再审申请人还为父亲再婚出资(两万)装修,给父亲办婚礼。一切顺着父亲。田华宗在这套房改房的购买中只出了36年工龄,办理了购买手续,而没有任何出资,国家不可能因为田华宗只出36年工龄,就把该房的产权全部给他,所以认定为田华宗个人财产更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
购买诉争房产产权的事实是依据房改政策购买,而确认产权时却不依据建设部的房改政策,用《民法通则》第九条剥夺了国家政策赋予汤振华的财产权益,表面看是有法律依据,其实是违背《民法通则》立法的基本原则第六条,同时违背国家在这一特殊变革时期的房改政策,明显在偷换概念,存在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问题。显然该案件的审理过程存在适用法律错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十二)据以作出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
3、一审、二审中都没有确认该房进行房改时,购房款的来源。一审中原告在第一次开庭中针对被告律师没有依据的胡言乱语,提交了2014年2月10日和12日原被告在一审立案前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录音和田华宗单位原厂长张清的证言,当时法官收取证据材料时把录音还给原告妻子,说有录音文字就行了(可查看庭审录像过程)。后来原告在一审判决书中发现对此证据没有任何提及和记录。原告在二审开庭之前申请调卷核实,并向阅卷法官说明一审法官恶意隐瞒证据的事实。阅卷法官让原告写明情况放入卷宗,当时阅卷法官也说不收取光盘,但告知原告当庭带上播放装置当庭播放。只收取了录音的文字材料。二审开庭,二审法官不给原告播放机会(也不可能给,因为庭审时间只有一小时,录音时长约有两小时),也不给原告辩论的机会,以“上诉人不能充分证明其提交的证据具有真实性,本院对其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不予采信”为由给与否定。请问原告在立案前与被告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录音,被告在录音中承认原告是难得的孝子,不仅对父亲很好,对被告也很好,以及给父亲出资买房,再婚装修,出资给父亲办婚礼的事实,而二审法官认为不真实,被告还健在,录音时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谈论房产处置问题,法官根据什么认为证据不真实?请问什么样的证据真实,哪个证据能证明购房款的真实来源,难道被告律师空口一说就是真实可信的?房改时补交的房款的出处根本没有调查清楚,就草率宣判,就认定该房改房为田华宗个人财产,显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4、在一审第一次开庭,是采用的简易程序,在河西法院515室,当时法官向原告索要最高法院的1569次会议的公告和建设部894号公告,当时原告将三百多页的建设部公告和几十页的最高法院的公告交给了法庭。在河西一审第二次开庭,在516室针对被告不实陈述当庭提交了原被告在立案前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录音和田华宗原单位厂长张清的文字证言。在第三次开庭时均没有质证。第二次开庭结束后在电梯口书记员告诉原告合议没有问题。但之后数月收不到判决,数月之后等来第三次开庭,法官没有提出任何问题,只是更换了人民陪审员,否定了之前的合议。一审法院让原告给他邮寄与本案无关的公证材料。判决书出来后,原告发现一审法院将被二中院(2014)二中民一终字第649号裁定书撤销的(2014)西民一初字第273号判决书作为合法证据,证明涉案房产为田华宗个人财产,依法予以采信。二审开庭前,原告调卷时发现,这些证据和相关依据被恶意隐瞒,没有放入卷宗。原告向阅卷法官说明情况后,阅卷法官让写明情况收下证据后,让原告自己保留录音电子版,并嘱咐原告开庭时携带播放设备,当庭播放,她只收取了录音的文字材料。根据目前的二段式审理,二审开庭时间仅仅几十分钟,法官不给原告播放的机会,也没有给辩论的机会,将陈述时的争执说就算辩论了。草率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在4月29日当庭宣判后,原告一个月没有收到判决书,5月30日原告致电承办法官询问,法官告知快了,当原告询问申诉日期怎么算时,法官告知送达日算起。又过了半个月,6月14日,原告才收到判决书,为什么法官有权不依据事实,在6月13日寄出的判决书中落上5月9日的日期,当庭宣判后的一个多月中,又发生了什么?一审法院恶意隐瞒证据,将原告提供的证据和法律依据藏匿,二审法官在当庭草率宣判后,迟迟不发判决书,违反国家当庭宣判后十日送达,并且拖延一个半月之久后,还将日期往前写四十多天。显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十三)审判人员审理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5、2011年田华宗与被上诉人在河西房管局签订的《配偶之间变更房屋权利人协议》及《共有房屋产权份额分配比例具结书》,当时田华宗与被上诉人声明“该房屋权属无纠纷,如有问题申请人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与登记部门无关”。对于没有审查能力的房管部门,至今对配偶之间变更权利人依然采用一张结婚证,一个声明和一百元钱,就可以拿到合法的产权证。2000法民字第4号从出生就饱受争议,在十多年的司法实践中,它被某些地区的下岗人员以当保姆为由,取得合法婚姻,不劳而获,利用法释一夜暴富,骗取别人家庭全家人一辈子辛劳积攒的财产,造成严重的不公平和社会问题,显然是我们社会不能也不会倡导和支持的。法释的废止已经从根本上堵住了某些人利用婚姻骗取老人家庭财产的漏洞。可见被上诉人要与大她二十多岁的田华宗结婚的目的所在。在这样的情况下,二中院依然依据【2000】法民字第4号的精神断案,认定为田华宗个人财产。法释都以“与现行房改政策不一致“废止,法官依然把国家政策依据客观历史事实给与死亡和因公死亡职工的财产权益给予剥夺,显然是错误的。同时她也剥夺了一个孝子的作为公民的合法继承权。
综上所述,认定诉争房产为夫妻共有财产,有完整充分的政策依据(天津是文件和建设部文件)和法律依据(民法通则)。一、二审法院存在1适用法律错误;2据以作出判决的法律文书被撤销;3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4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违反法律拖延时间,掩盖草率宣判铸成的错误,田华宗和被告以自己单方面声明产权无纠纷的形式,将原告与父亲共同共有的诉争房产赠与被告的行为是不合法的,应属无效,应依法改判。

此致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田竞
2016年6月20日

原告:田竞、芦文
(110102196110072314)
(320211196610223423)
2018年5月7日 13901125156 13901192665

2018-05-14

芦文您好,您于2018年5月11日的留言已收悉。现已将您的留言内容转交至有关部门,请您耐心等待后续答复,后续答复將回复至您的邮箱luwen0909@sohu.com请注意查收。感谢您对法院工作的信任理解与支持。大法官留言信箱。2018年5月14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