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7-15

县政府徇私舞弊,贪赃枉法

行政起诉书
申请人 李福亮 男 1956年5月31号 汉族 原水泵厂退休职工 身份证号232331195605310019 手机号18245585244
赔偿义务机关 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政府。
法人代表 洪非 职务 县长
赔偿义务机关 明水县工信局
法人代表 李长鹏 职务局长
赔偿请求
一 依法追究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政府有关职员的不作为
二 依法讨回原水泵厂入股投资的三间房产以及十八台自行车 零配件
事实与理由
我的父亲李丹祜(现己去世),是开车行的,解放后到1950年我家有门市房三间在正十字街南五十米路东处,当时车行资产有十八台自行车和零配件,1950年地方政府实行股份制企业,我的父亲将自家的丹祜车行(三间门市房和十八台自行车以及全部零件共计十万元)投入,和吴贵福、王志刚、李左章、郑兴仁五家入股组建车修理(就是下文的股份制企业),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明水县当年没有各局,只有一个收税部门,就是明水县城中区卫生肥料场,就是这一个印章,当年为了好收费,怕偷税漏税把这五家合在一起,成立了第一个股份制企业入股日期是1950年6月20日县里派去了一个姓武的会计,怕报假账,偷税漏税,起名叫车修理社,别的股东投的是钱,我父亲投的是物(自家丹祜车行全部投入)作价十万元合成两股。当年成立车修社每个股东都带进了自己徒工有孙增吉、杨超、沈万喜、蔡兴武、王喜才、朱国范、金维斌、孙成贤、卢万春,每月工资18元(当年十八元能养活三四口人),入股后用股金买了三台车床(c618k车床、皮带车床、丈二车床),1952年才从城区卫生肥料厂分出一个工业公司,管理人员王金。几年后股份制企业扩大规模更名为机械修配厂(在一百西120米处路北)。1959年,机械修配厂再一次扩大在正十字街南二道街西北角建立厂房再次更名为东方红机械厂。1964年老发电厂一台水泵坏了,拿到东方红机械厂修理当时没有别的修理厂能修,吴厂长把水泵放到我父亲的钳工案子上说:“大哥,你把这台水泵研究研究吧”我的父亲开始研究第一台水泵,吴厂长让我父亲把图纸设计出来,当时的水泵是干式泵进一点水就烧了,我父亲把图纸做出来后很不理想,几家股东又集资派徒弟张德明出去学习,回来后继续改革,在电机里加入了玻璃钢子,又在里面灌上了蜡结果还是不理想,股东又一次集资,又叫张德明出去二次学习,回来以后改革还是不太理想,吴厂长问我父亲什么散热最好,我父亲回答,水散热最好,吴主任说那你就研究加水吧,我的父亲和张德明开始研究往水泵电机里加水。我的父亲回家后用铁丝套上塑料管在洗脸盆里加上水把火线接在套好的铁丝上放进水里,试水里没有电,第二天上班就派张德明去沈阳买尼龙管回来后,开始研究用铜线套尼龙管,终于成功(1965年三月份)。当时厂里工人只有28人,又有二十八虚之称。成功后又在同年八月份参加了国家机械部组织在山西省开展的水利机械大比武中获得该行业全国第一名,国家问“你们能不能成批量生产,我父亲说可以,只是资金有问题”国家说“可以先拨款一部分”这样国家拨款四万八千元,当年是何喜文跟着一起去的,他可以作证。国家下令1955年九月-1965年生产五百台,1969年东方红机械厂再次扩建,并搬迁至南四道进东二路东南角(老发电厂厂址)开始建厂房。1968年变成国营,我们股东根本不同意,也没有一家签字。1968年原县委书记口头承诺说现在国家穷以后一定分期还给股东所有的入股资金以及红利,1970年再次更名为水泵厂。1983年以后生产队解体时,国家有文件,我又去找了县长,县长说“企业没黄半路不能退股,就没有答复了”水泵厂生产在国内哪个时期销售非常好,我父亲等人为了振兴水泵厂工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明水县水泵厂的相关管理部门,一直以来既没有为入股的股东发红利,也没有返回股金,上访人认为是对股东最大的不公平,原来受文化大革命影响,限制了上访人的申请权利,现在我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所幸还有其他知情人上证,我多次上访毫无成效,国家督察组组长和我谈过,应该是股份制企业是国家管理,在企业下岗后应该归还给股东,别人无权利买卖厂房,以及一切财务,现在设备全部卖出,厂房也卖了三分之一,这都是违法的,上次我上访到省信访局说2014年9月23日处理完了,还有我的签名,他们是违法的,我根本不知道有签名这件事,我追究他的法律责任,给予我经济补偿。中华人民物权法第六十四条:私人对其合法的收入,房租生活用品,生产工具原材料等不动产和动产享有所有权。第六十五条:私人合法储蓄、投资集齐收益受法律保护。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私人的继承权,及其他合法权益。第六十六条: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 一明水县政府给了答复意见书,说无法确定城区卫生肥料厂的情况,不承认城区卫生肥料厂让我去找卫生肥料厂的印章,那是政府的印章让我们平民老百姓去哪找。二当年卫生肥料厂给出的凭证,成立车修理县志上都有记载政府就是不承认(县志在一百五十七页右上角有记载),车修理更名为机械修配厂,在变为水泵厂县志都清清楚楚的有记载,政府却说没有,派谁调查的?他的眼睛瞎了么?难道眼睛是出气的么?国法何在?1986年的县志跟我们入股投资的时间不符,四个机械修配厂为什么不说清每个的名字?我们现在有证人都能说清,为什么把老县志弄没了?老县志记载得非常清楚哪家拿了多少钱,拿了多少物都记得非常清楚。1986年写县志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县委指示还是他不懂法,我到中纪委去过,他说老县志受法律保护,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任何人没有权利窜改、删除、销毁。交给国营之前县志上记载车床价值145万,还有车磨洗刨镗已经配套生产,加上库存当年价值就接近千万。我不知道是什么人调查的,国家的问责城区肥料厂的印章是我管理的么?管我要?还要我去找,简直是胡说八道,县志上全部有记载为什么你们不承认,为什么要篡改历史?县志上到现在都有。
折叠第二章行政赔偿法
财务行政处罚(二)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的。(三)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四)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
折叠第四章赔偿方式和计算标准。
第32条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赔偿方式。能够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的,给予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
第36条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伤害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
(一)处罚款,罚金,追缴,没收财物或者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返还财产。
(二)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解除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造成财产损害或者灭失的,依照本条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赔偿。
(三)应当返还的财产损坏的,能够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不能恢复原状的,按照财产损害程度,给予相应的赔偿金。
(四)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与相应的赔偿金。
(五)财产已经拍卖或者变卖的给付拍卖或者变卖所得的价款变卖的价款明显低于财产价值的,应当支付相应赔偿金。
有些官老爷中饱私囊为了一己私利不管不顾,国家信访条例解觉信访问题必须是国家人员予当事人坐下来论证,可到我这儿论证会是怎么开的?难道是把我们股东轰出去,他们坐下来论证吗?简直是他们坐在一起,胡说八道。可现在上访条例规定十天最多一个月,那我上访这么多年为什么还不给我处理,明水县法院熬院长,几次三番不给我立案一拖我就是几个月,两次拖了我两个月,总是这样,我去北京上访,信访局、中纪委、高院,层层下达命令,命令明水县法院给我立案处理,当时我从北京高院,到黑龙江省高院,黑龙江省高院把绥化中院的副院长找去了,当着我的面,还有一个证人占大哥的面,给中院下了命令,中院的副院长又给明水县法院院长打电话,让他给立案,和地方政府协调处理此事,明水县法院院长叫我回来,说给回来处理,这是今年三月初的事,熬院长叫我们把材料送去,一拖拖了我一个多月,不给我立案,让我去把材料取了回来,我又去找工业县长王树国,王县长说你们五家股份制企业还是通过法律处理的好,他跟敖县长联系,让我等一等。就这样,我又等了一个多月,他说绥化中院不让给立案。这样我又开始上访,说不给立案,要给出不立案的手续。王县长让我又一次把材料送到法院,法院接受了但又拖了我一个多月,法院立案厅厅长,李厅长又让我去,我到那了,他们说你把材料拿回去吧,我问为什么不给我出不立案通知书,李厅长说熬院长不让给出通知书,一个字都不让给,我又给工业县长王树国打电话,电话里他说熬院长跟高院联系过说高院一个字都不让给出,我有电话录音为证,我问他院长是跟中院和高院谁联系的?我去找他们,现到如今没有任何答复,我们的案子是五家的股份制企业,现在由我代理出头打这个官司,我上访时高院告诉我地方法院不给立案必须有不立案通知书,到中院不立案在给不立案通知书,到高院不立案也必须给出不立案通知书,这是国家最高法院说的,现在下边法院层层刁难不给立案,也不给出不立案通知书,这是很明显的违反了中国法律的规章制度,这样的院长还可以再这个岗位上工作么?习近平主席曾经讲话说有案必立,李克强总理也说过,为什么到地方就不好使,他们就是不给立案,还不给出不立案通知书。我们的案子涉及一个五家的股份制企业,当年研究成功水泵以获得国家第一名,是我们股东研制成功的,我们有当年入股投资的股票为证,还有证人、录像,还有1986年县志上也都有证据,虽然不全,但是也证明了股份制企业的存在。1968年政府在文化大革命其中,强行变为了国有企业,说现在国家穷,没钱给,等国家有钱了,连本带利都还给你们,但是我们股东没有任何人签字,当时我们股东不同意,政府的人就把我们的厂长也是股东给斗了,吴厂长本身就是老党员,为企业干了一辈子,就这样被他们所说的新生资本家、反动技术权威的大帽子给斗了,批斗了我们厂长后,强制变为地方国营,八零年以后农村生产队解体,我们去找政府,政府说企业没黄半路不给退股,股票上有写,1968年的时候就强行收购了我们股份制企业,1994年我下岗政府卖设备,我们阻挡不让卖,因为股份制企业被征收强行纳入国营,却没给我们一分钱,我们股东不让他们卖设备,白天我们能阻止,晚上他们把房顶凿开,用吊车从房顶把机器一晚上全部拉走,卖给了自己的三亲六顾,价格比废铁还底,中饱私囊,我们就开始上访这么多年我们去过国家国家信访局、国家中纪委、高级人民法院,我们都去过,高法层层下答命令,最终到明水县法院,熬院长却还是不给立案,更是百般推脱,明水县法院熬院长就是不让给任何结果,也不让立案,几个月就叫我送一次材料,一个月以后又给我退回来,不给我立案,我每次去法院就上缴我的手机,怕我录音,这个熬院长,是当年县长的亲妹妹,是否怕我们揭露当年引情有没有她的参与,国家的法律难道是给老百姓订的么?对这些贪官腐败份子不起作用么?国家《物权法》和《赔偿法》难道是个摆设吗?请求高级人民法院给我一个指点一个回答。三年前政府说让我去法院起诉我在省电视台的广告中看到了哈尔滨森耀律师事务所,广告中说到他是东北三省最大的事务所官司不赢分文不收。电视台是国家的喉舌我们信以为真就到了哈尔滨森耀律师事务所。到了森耀律师事务所,接待我的吴磊律师,他告诉我这个官司百分之百赢。他们接了这个案子,让我们交九万八千元的起诉费,来回路费现在都有十多万,立不上案被骗,这个责任谁来付,应该政府来负责,因为你们做出的不按国家政策执行,所以才造成我被骗,现在我要求恢复我企业正常生产还我企业,我们这五家股东,强烈要求国家最高人民法院给我们立案,因为它涉及到国家赔偿,那是文化造大革命造成的后遗症。难道要我老百姓来承担吗?希望高级人民法院给我们股东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法。

2018-08-12

你好,行政案件立案请到明水县法院或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窗口进行咨询,并到有管辖权的法院立案窗口递交起诉状。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