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09-20

沙区法院不作为,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请予以纠正。

张院长:
您好!
今年5月3日在大法官留言处给您发过信,求助高院帮我们解决沙区法院执法不公的问题,您在5月5日及时的回复中批示“等待处理”,使我们有了希望,遗憾的是直到本月13日上午,在我们苦苦等待了一百三十多天后,却等来了沙区法院王法官的电话,他告知我们说:“院领导对我们向上级诉求的再审5号判决交割房屋未执毕的问题,是因我们当年申请强制执行时,并未要求腾退交付房屋”。若这样上报,显然不是真实的。我们在2014年1月9日递交沙区法院的强制执行(2010)大审民终再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的申请中,特别强调“被申请人未按判决内容将申请人所有的开建市场面积交割并腾空给申请人,请贵院予以强制执行,将申请人所有的开建市场面积交付给大连异型钢管厂管理使用。同时,水、电、煤气均应设表,单独计量,其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这样合理合法的请求还不够明确吗?相反,是沙区法院于副院长等人不依法分清是非,判断对错,恐于被申请人的威胁,视法院2014年10月24日做出的限被申请人于12月1日前“交割”腾空案涉房屋的公告为儿戏,不采取强硬有效措施执行到位,反而要求我们撤销该案的强制执行申请,愚弄我们说,另案起诉实际占有人(这些人原本是被申请人招租进来的,由他们撵走才对),可以解决腾退交付房屋问题。我们遵从了,但一直忙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辽02民终4991号民事判决书,我们也未彻底解决问题。究其原因,一说是我们曾经撤销强制执行申请而被沙区法院裁定终结执行;二是说我们对实际占有人举证不足(不是我们招的租赁人,下力气收集证据确实困难,但也通过谈话录音等收集到了);三是没有做到分清是非对错,对事实认定有误。今年二月我们已向高院申请再审4991判决案,不知我们被迫撤销申请强制执行再审5号的事是否还会受到影响。其实这个问题,我们早在2015年2月找沙区法院的于副院长信访时,他提及我们有撤销强制执行的申请,故不可以要求被申请人执行腾退交付房屋问题,我们就说是你们让我们写的申请撤销,如不能解决腾退交付房屋问题,我们就把申请撤回来。于副院长说不可以,后来说开会研究听答复。信访办王勇主任回复意见说,领导研究的意见是看发回重审的一审判决能否腾退房屋再说,结果发回重审的一审和二审判决均未解决问题,再找沙区法院,就如上封信给张院长介绍的那样,无论怎样也找不到于副院长了,按照今年9月13日沙区法院给我们的说法,我们已经无法信赖于副院长那伙人。
今日去函,请求张院长和省高院可否这样解救我们:
一、要求沙区法院同意我们撤回不是我们本意写的撤销强制执行申请,或者撤销终结执行裁定书。
二、要求沙区法院或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我们恢复强制执行申请,解决再审5号判决“交割”房屋未执毕的腾退房屋和由此产生的转移房屋办理交付交接手续问题。
三、沙区法院如坚持支持被申请人不彻底执行再审5号判决,请求上级法院受理我们对再审5号判决未执毕的腾退交付房屋强制执行申请。
总之,总不能让我们拿到了改正错判的再审5号判决书,却至今因执法不能而使用不成我们的权属房屋。我们想这不是习近平主席这届领导人和张院长等省高院的领导人喜欢看到的惨状吧!大法官留言岂能让沙区法院一纸不实不作为的报告欺骗住。我们多是老共产党员,不是无理取闹的刁民。也许我们追求执法不公的执着考虑不周,诚请张院长理解体谅给予指正,并着实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大连异型钢管厂
2018年9月20日
法定代表人:韩义强 电话:1359111**** 其他领导人:相守仁 电话:1307987****
王金龙 宋雪栋 李奎良 闫丽华 肖明刚

2018-09-21

您好!留言已阅。我已转批大连法院核实处理,请耐心等待回复,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