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10-16

想通过正常途径解除限高令,为何如此之难!

我先生2018年3月28日已经不再担任辽宁洪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法人,2018年5月2日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因公司债务对我先生个人限制高消费,我先生于2018年9月中旬购买高铁票时获知。我们于2018年9月27日到甘井子法院找到执行法官周晏生,要求解除限制高消费。他明确告诉我去立案窗口递交材料办理解除。我当日就向甘井子法院递交了解除限制高消费申请书。甘井子法院2018年10月10日给我下达了执行裁定书,驳回了我要求解除限制高消费的申请。理由是,申请解除限制高消费不属于执行异议审查范围。我所有的申请材料都是在立案窗口工作人员帮助下填写。这么一纸裁定,我着实没有看懂。按我的理解,如果法院驳回我们要求解除限制高消费的请求,应该按照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法律规定来驳回。不在执行异议审查范围是什么意思?我之后致电执行裁定书下达法官段丽,她答复我,我要求解除限制高消费不应该去立案窗口办理,还应找执行法官。我此后又给周晏生打电话,他仍然告诉我,让我去立案窗口办,不行就找个律师,律师事务所不有的是么。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解除消费令难道没有一套办理程序么?究竟应该如何办理?我一个老百姓,想在法院办点事,怎么就那么难?我现在一要求解除限制消费令,二我想知道到底如何办理才能解除,三我要投诉周晏生。他不仅审查失职,面对我合理的诉求置若罔闻,故意刁难。对我个人造成了严重的精神金钱损失,还严重的浪费了法律资源。

2018-10-17

您好!留言已阅。我已转批大连法院核实处理,请耐心等待回复,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