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8-11-09

一审二审再审枉法判决

尊敬的大法官:
您好,我叫许英华,身份证号21010519580215****。
我是因为不服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7)辽0105民初2037号民事判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8)辽01民終3848号民判决书和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辽民申551号。而向您求助的。
我个人认为一审二审再审都回避了几个主要情节,没有体现出法律的公正性。其主要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根据遗嘱代理律师出具的律师见证书所诉,他是根据遗嘱被继承人的委托,受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就其遗嘱代书的。然而,事实上是遗嘱被继承人并没有对见证律师及其律师事务所合法授权,也没有签定任何委托书及代理合同。
在《最高人民院公报》2005年第10期中就有一则公报案例,因被继承人与律师事务所之间签定的代为见证遗嘱的《授权委托书》中代理权限约定不明而最终被法院认定为遗嘱无效。在我们的案子里代理律师连委托代理合同、授权委托书都没有,又怎么能证明这份遗嘱合法有效呢?
二、代书遗嘱应该在现场一次性形成,遗嘱代理律师在律师见证书中也称这份遗嘱是当天和遗嘱被继承人交谈后,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代书的。但是,在庭审过程中,遗嘱代理律师承认遗嘱不是一次形成的,而是在律师所打印好带过来的,且没有原始笔录或录像等原始资料。
三、遗嘱中称刘振坤老人在辽宁省抚顺化纤毛纺厂工作,实际上自1980年起,刘振坤老人就在辽宁省供销社科技处工作,(现为辽宁省果品科学技术研究所)直至退休。遗嘱中称其身体健康头脑清晰,而上述事实无法证明立遗嘱人是在神志清醒且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状态下立下的遗嘱。
四、对法院的一些做法存有质疑。
1、庭审过程中,我对遗嘱代理律师的委托关系表示质疑,并先后三次要求当庭法官去该律师事务所调查委托关系的真伪,法官都没有去。

综上所述,一审二审法官在审判过程中出现了重大的误判,请求大法官做出决定,撤销一审二审判决书,改正裁定错误,对此案给予公平公正的判决。谢谢
 

2018-11-13

您好!留言已阅。我已转批沈阳法院核实处理,请耐心等待回复,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