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6-06-15

小案大审的尴尬

给云南省高院张学群院长的投诉信

尊敬的张学群院长:

首先感谢您百忙中的接访,我怀疑我在贵院于2015年3月21日启动“审判监督程序”(2015)云高行监第154号裁决中遭遇了不公正的裁决,案件具体情况请参阅媒体报道《小案大审反思,一段闹到高院的楼梯》

我遭遇了从2013年民事诉讼公共楼梯买卖违法没有得到法院支持,到2014年两次行政诉讼昆明市住建局为私人登记公共楼梯产权违法并得到昆明市中院终审支持,再到2016年贵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给予本案不予采取行政诉讼,适用于民事争议裁决的无奈。本就是一个邻里纠纷的小案,案情一目了然,但是遭遇4年5审不能解决。直至最后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极大浪费国家审判资源和造成了我本人的诉讼艰辛。小案大审,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作为具有二级高级法官等级职称的高院主审法官“赵光喜”在回避案件核心问题“昆明市住建局该不该登记产权证”而是故意在混淆纠结应该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的漩涡中,人为造成审判逻辑的混乱和案件的拖延。裁决结果回避政府部门行政结果对错,一味强调不能民告官,让我感到遗憾。
法官是否具有优良的品质、高尚的道德情操,对于确保公正司法意义重大。中国的司法审判保证了绝大部分案件得到公正判决,但谁也不敢保证所有案子就不会遇到一例不受道德约束的法官作出的无良裁决,审判人员可能被案件以外的其它因素干扰,我不得不怀疑我遇到高能低德法官的无良裁决。这已经严重和十八大后中央提出司法加快改革进程的宗旨背道而驰。

为了国家司法的进步,透明,公平。作为一个公民我有权利有义务监督人民法官公正性,今天我把我的顾虑提出来是希望能得到高院大法官的重视,请求对案子审查,如果不幸被我言重,请求给予不良法官惩戒,以章效尤。我的案子是个小案,牵扯利益无关紧要,我关心的只是一个公民权力能否得到公平对待和尊重。

(2013)盘法民二初第338号
(2014)盘法行初字第02号
(2014)昆行终字00056号
(2015)盘法民初字第391号
(2015)云高行监字第154号
(2015)昆民三终字第1031号

一段闹到高院的单元楼梯(小案大审的反思)

你把我强奸了,你告诉我不是你强奸我,是你的精液强奸了我,要告只能告你的精液。人生中遇到最大的流氓不过如此了。生活中不少人都有遇到被耍流氓的经历,但是如果遭遇法律和你耍流氓你该怎么办。
只因为六楼的一把私自加装的铁门(图1),导致业主金荣(化名)历经4年要把昆明市住建局告到全国最高法院。


(图1)

坐落于昆明市北市区北辰大道的春怡雅苑小区是一个还算高档的住宅小区,小区里的c栋2单元在小区里的核心位置,一走进小区主景观花园,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这个单元,这是一栋仿欧式的洋房建筑(图2),整个单元设计7层,但从第6层以上至7层是一个整体连接建筑,俗称6跃7.
这个单元没有电梯,只有一把1楼直通7楼的生活楼梯,由于常年无人使用6楼至7楼的楼梯,开发商在卖房时索性把这一段楼梯打包卖给了六楼其中一个住户:602的李娜(化名),李娜在取得楼梯后,便使用铁栅栏和铁门把这段楼梯焊接封闭起来(图片2)此举招来了601住户金荣的强烈不满,金荣于2013年8月提起民事诉讼将李娜诉自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主张这段楼梯的买卖违法,私搭私建造成重大火灾安全隐患为由,要求其拆除铁栅栏和铁门恢复原样。庭审中李娜出示了“昆明市住建局”为这段楼梯办理的产权证,最终法院以李娜有权利在自己的物业上搭建铁门铁栅栏为由驳回了金荣的诉讼请求。


(图2)

庭审后金荣越想越蹊跷,金荣认为是昆明市住建局的失职,在没有实地查看的情况下错误的把6楼到7楼的公共楼梯登记给了李娜,导致李娜可以随意私拉乱建,要李娜拆除违建,必须要住建局先撤销违法登记的这段楼梯产权证
金荣于2013年10月向盘龙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以公共楼梯买卖违法,要求市住建局撤销6楼至7楼楼梯的产权证,庭审前金荣接到盘龙法院的电话协商要求其撤诉后再改诉李娜,被金荣拒绝,最终盘龙法院以双方楼梯买卖合理,登记合法理由驳回了金荣的诉讼请求。

金荣不服一审判决,于2014年6月再次向昆明市中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终审法院认为登记在李娜名下该段楼梯系整个c栋2单元楼梯的组成部分,担负上下通行和安全疏散防火避难的公共功能,该楼梯属于公共部分,不能买卖。终审判决市住建局撤销该段楼梯6楼至7楼的产权证。


终审结果总算让金荣落下心来,有了楼梯产权证违法的判决,2015年6月,金荣以此为理由向盘龙区法院再次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主张楼梯买卖违法,要求拆除铁门和铁栅栏,恢复原样。这次起诉得到了盘龙区法院的支持。正当金荣盘算着怎么申请法院执行拆铁门铁栅栏的工作了,2016年案情又起波澜。2016年3月,昆明市住建局对终审判决不服申诉到云南省高院,要求再审,省高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由审判长赵光喜,代理审判员邱林,代理审判员杨屹梅组成合议庭对案子进行了审查,最终裁定6楼至7楼段是否属于公共部分,属于买卖之间的民事争议不应在行政诉讼中予以认定和处理,指令中院再审。对于这句话金荣的理解是;虽然产权证是我办的,但是你不能告我,你告买卖的双方去。又回到3年前,金荣告买卖的双方时,法院说人家已经得到产权部门认可,办理了产权证,所以这段楼梯是合法的,真不知道该告谁了,金荣已经深刻感受到作为具有二级高级法官等级职称的高院主审法官“赵光喜”在回避案件核心问题“昆明住建局该不该登记产权证”而是故意在混淆纠结应该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的漩涡中,人为造成审判逻辑的混乱和案件的拖延。裁决结果回避政府部门行政结果对错, 一味强调民不能告官,。这又回到了到底是你强奸了我还是你的精液强奸了我的问题上了。现在省高院好像是很支持是精液强奸了我的立场。因此要求昆明市中院依据此逻辑重新审理此案。金荣很无奈,靠法律解决问题看来代价很大啊,是法律逻辑太高深,普通人无法理喻吗,还是另有隐情,金荣向记者倒出个中缘由。
要解开这个隐情首先来谈谈什么是行政诉讼,行政诉讼就是民告官,告的是政府部门,理由一般就是不作为或者乱作为,我们国家很早就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由于国情使然,民告官一直很难,当初律师就多次和金荣沟通过,法院一般不会立案,即使勉强立了案后期庭审也是困难重重,建议尽量不要走行政诉讼,之所以还是坚持要告住建局,还是因为这个案子无法绕开住建局。理解了这些也就不难理解金荣为什么会遇到奇葩的裁决了。案件有大小难易之分,不能一概而论,有的案子复杂,困难,完全有可能出现多个不同主观判断的差异,这种案子判错了,还有后期多个补救措施,直至启动最后的司法监督程序尽最大可能保证了公平。有的案子就是生活中的小摩擦小问题,案件问题一目了然,然而这种案子也出现多个判断标准,直至启动司法监督程序,不可谓不是一种极大的审判资源的浪费,也是司法界的悲哀。反观这个案子,是因为案子复杂,案情巨大困难,导致出现多个主观判断标准,显然不是。那是什么原因,是断案的人智商逻辑低下?能在高院担任审判员要具备二级高级法官至二级法官职称的,这些职称要具备长期的办案履历和考级评定的,显然不符合逻辑低于常人的说法,那会不会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必须这么判决呢? 我不得而知。我不能去妄加评判裁决的对错,法官作出的裁决就一定是绝对公平正确的吗?谁也不敢保证法官就不会徇私枉法,出于自己的私人目的违背职业道德去作出裁决。总之你的裁决让我绕来绕去,我有理由怀疑你的动机。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原因,明明可以明理是非但偏要混淆视听,一切不围绕事实本质,客观公正的做出的裁决,都是耍流氓。这就是智商没问题,道德有问题,一个道德有问题的人担任法官,我是绝对怀疑断案的公正性的。
可以说金荣赶上了一个好时机,诉讼期间恰逢十八大召开,全国从上到下风气大变,中央要求司法部门加快改革,转变审判作风,金荣的行政诉讼也是在这个时期得到了法院的受理,并且得到了昆明市中院的诉讼支持。但是不管十八的的新风气息怎么吹,改变都是需要时间的,政府有官僚主义,庞大的司法系统难道就不会滋生“法僚主义”谁都不敢保证庞大的法官队伍里不会混入道德低下之人滥竽充数,以其说是法律耍流氓,不如说是这些混入法官队伍的缺德仔在利用国家给予的司法定夺权力,玩弄法律于手掌,大耍流氓特性,你奈我何。作为一个国家公民,我有权利在意识到自己遭遇法律不公平待遇时,一是向上一级法院继续起诉或者申诉,二是向遭受不公平待遇法院投诉自己的遭遇和疑虑。
法官是否具有优良的品质、高尚的道德情操,对于确保公正司法意义重大,国家司法改革里有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尽最大可能防止不够格的人员进入法官队伍,除此之外我们每个有切身厉害关系的公民有责任有义务甄别不够格的伪法官。全国一年100多万的上访案件跟这些伪法官绝对有关系,大量的不作为乱作为,导致社会基层矛盾和问题层层积压并转移到国家高层,为社会的不稳定埋下了炸弹。治乱先治人,司法改革应先从清除不够格的法官入手。

你可能会说法官有“审判责任终身制”但是至今我没有看到切确的统计数据,全国二十多万法官有多少因为此而被降级,辞退处分。追根掘底还是人的问题。金荣也跟记者聊起,中国司法体系里都是上级法院指导下级法院,再审败诉可能性极大,比起佘祥林,赵卓海等大案错案,这算什么委屈,但是四年五次官司解决不了一个邻里纠纷小案,我对现行法律体系还是表现出极大的怀疑。金荣也做好了为这把铁门把官司打到最高院的准备,再审时为防止遇到不公平的审判,他会提出要求人民陪审员参加庭审,也会要求新闻媒体能到庭审现场旁听并录像,将结果公之于众,中国的司法太需要公开。临走时他笑着对记者说,中国司法的进步除了国家不断的完善改革外还必须靠人民的监督,靠那股契而不舍把官司打到底的韧劲。比起做错事情不认账的公务员来说,一个无良法官更让人咬牙切齿。一把铁门硬生生的锁住了通往楼顶的通道,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是非的事情,我们的法官就是看不见,这把铁门就如当下横沟在中国司法进步道路上的粪坑一样,时不时散发出恶臭,但是我相信终究有一天它会被填平。这道丑陋的铁门一天没有被拆除,它就可以一直向世人展示中国司法裁决的水平。直到它被拆除之时,我有绝对理由控诉在我起诉期间遭遇的被耍流氓经历,它给我本人造成了本不该有的诉讼艰辛,小案大审这当中遇到的低道德法官应该承担辞退责任。但愿我今天的艰辛付出也是在为中国的司法进步贡献一份微薄之力。深切期盼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司法进步能实实在在的惠及每一个中国人。


(注:当事人季永化名金荣 )

2016-10-17

季永:您好! 您所反映的情况可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