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6-06-18

云南保山市最牛原告勾结法院豪夺被告千万资产

云南保山市最牛原告勾结法院豪夺被告千万资产
_中国新闻报 http://www.chinanews-bao.com/html/rediantoushi/20160525/17828.html
正文
2016-05-25 10:04来源:中国新闻报 作者:记者 万云成

【核心提示】 为550万元执行款,法院查封了一个“投入5000多万元,全国最大的有机肥项目。”一份经鉴定明显有伪造成分的300万借款协议,上面盖的是作废公章,其中一个签名还是早已被执行死刑的人。这份协议,昆明仲裁委支持,昆明中院撤销了仲裁。保山中院、云南高院认为协议是部分有效的,于是产生了2份引发当事人到处投诉的判决。

日前,云南省保山市最牛原告——庄锦源被抄了底:他作恶多端、目中无法,勾结保山市中法院,伪造“假借款协议”……尽管他的伎俩不怎么高明,但他处心积虑、巧取豪夺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张建华的上千万元资产,还是让人叹为观止!

云南省保山市委。(本报记者摄)
[云南保山市商界人士语] 在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偏远山区的企业商人们很痛苦,商人未进入投资前犹如伺候皇帝,一旦我们投资进入,各种“老虎、苍蝇”蜂拥而至,总之一个目的就是让企业重视他们,官员从中可以把权利、利益最大化地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企业为了生存,不断发展只能答应满足官员们各种无理索求,为此,企业老板们过上了哄着官员徒劳从商。一旦企业遇到了困难,或者有更大利益驱使官员,就会出现“官让企业跨企业老板不得不死”等现象。由于保山毗邻缅甸,这里山高皇帝远,导致地方投资环境恶劣,很多官员吃拿卡要现象普遍。党中央法治中国不断推进,十八大前后,“打老虎”行动成效明显大快人心,但很多小官员所谓 “苍蝇”不作为的例子屡见不鲜;四川商人张建华到保山投资就被“苍蝇”官员的腐败行为害得血本无归,投资5000多万元的企业因为“苍蝇”法官与受贿的老板勾结,法官涉嫌收受某老板巨额“好处费”,故意让法律失去了公平,让案件黑白颠倒,导致企业走入窘境。至此,身为一名对党忠诚的共产党员张建华抛开一切顾虑向社会实名举报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意旨,只想揭开某些官员贪赃枉法腐败的冰山一角,跪请相关人员前往调查,让这法治的“蛀虫”官员不再继续伤害百姓……

审理此案的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本报记者摄)
第三被执行人合法资产
据了解,第三被执行人张建华是2000年8月转业到保山市水泥厂工作的转业军人。2007年7月,因企业改制而下岗。2009年初张建华开始承包工程,先后完成(原九十三团新营房建设室外工程、子元公司易乐上苑一期室外工程、子元公司易乐上苑二期土建工程、保山官房彩蝶家园室外工程等)项目。


保山市人民政府。
2011年6月底经人介绍,张建华承包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年产40万吨成都正光有机肥 厂房项目建设,项目总承包价8000万元,当时洪程公司仅提供了市发改委立项、备案手续及厂房设计施工图(但提供施工图后还未确定厂房建设用地)。张建华与该公司张志建签订施工合同。
2011年7月初,该公司张洪春、张志建二人先后开始向张建华借钱,来办理项目相关审批手续和融资等,到2013年3月,已累计向张建华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1227.00万元整,此时项目用地暂未确定。张建华多次强烈要求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洪春、股东张志建还款,在无法偿还借款的情况下,2013年3月24日,张洪春、张志建二人提出以该公司年产40万吨有机肥项目抵债给张建华并达成协议,2013年5月15日完成了工商变更手续。

凯程生物公司
张建华在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后,得知该项目是2011年保山市农业局招商引资建设项目,立项备案手续即将过期,加之园区再次规划调整,要求重新注册公司办理相关手续,于2013年7月13日在保山市工贸园区的要求下重新注册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并办理了相关手续。于2014年3月开始施工建设,2014年9月投入试生产,该项目在保山市委、市人民政府、市发改委、市工信委、市农业局及相关部门的关心支持下成功实施,已生产新型高效生物有机肥2500余吨,销售及试用1800余吨。


由于该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有机(纳米、微生物)肥研发、生产、销售、推广、示范”的高科技民营企业。主要利用禽、畜排泄物、秸秆、生活垃圾和农村废弃物,加工生产合成“(纳米、微生物)新型高效生物有机肥”。其公司的技术合作单位是成都正光生态科技 有限公司。该公司目前拥有11项自主知识产权和国家发明专利,先后承担了19项包括“863计划”在内的国家科技攻尖项目和3个包括“国家高技术产业现代示范工程”在内的产业化项目。5年来,凯程注册资金已达到5180万元,计划总投资2.6亿元,是全国最大的有机肥厂建设项目。然而,这却被心怀不轨的人视为囊中之物。

相关媒体的报道.


保山市人民政府工贸园区管理委员会。
原告目无法纪
据了解,庄锦源虽然是一位来路不明的社会人员,其社会关系非常复杂,他以云南省高院个别领导做靠山,能拢络云南保山市政府个别领导、公安人员为他跑路、把关、护航,但他养着一帮社会无业青年作为打手,专门以放高利贷、打官司挣钱为目的特殊人物。
2011年12月15日,张洪春、张志建应朋友彭某之邀,到昆明商量筹措资金,期间,彭某向张洪春、张志建引见了原告庄绵源。庄称他妹夫为台湾巨商,可以为洪程公司筹借300万元以支持该公司项目前期运作。但他提出借款300万元的前提是必须先交借款“保证金”20万元。后经讨价还价,洪程公司向庄锦源交纳了借款保证金7.6万元,庄某拿出事先拟好的借贷合同,要求张洪春、张志建签字。张志建对借贷合同条款提出质疑,并由此与庄某及随行人员发生激烈争辩甚至发生肢体冲突。看到事情不对头,张志建以上厕所为由逃离了现场,但张洪春却被庄等人软禁了起来,并在其威逼利诱下,要求他在借款协议书上签字按手印。张洪春开始不从,直到19日,庄某等人软磨硬泡,甚至用事先准备好模仿张洪春笔迹签字的三佰万借条协议,在张洪春酒醉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按上的手印了事。最后故意给人错觉,好像疏于看管,让张洪春“趁人不备”,在21日晚从防火楼梯逃离。因考虑到庄绵源一伙是有“非常手段”的人,张洪春、张志建怕惹火烧身就没报警。




(2012)昆民一初字弟17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
本地图片,请重新上传本地图片,请重新上传





经司法鉴定,这二人在借款协议上的签名也是假冒。


就是这份被指为假借条的一页纸,保山市法院凭此故意耗尽苦心枉法裁判。该300万元借条经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手印鉴定意见书:天禹司鉴字[2012]笫1232219号认定: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5月15日作出的(2014)云高民一终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系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该案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均有严重错误。这个连普通人都能看出的诈骗案是如何被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错误判决的,其中又有何玄机呢?事实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奇葩”:错误的判决书
张洪春、保山市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洪程公司”)、张志建与庄锦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由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并以(2013)保中民二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由张洪春于叛决之日起十五日内归还庄锦源借款本金300万元;二、由张洪春于叛决之日起十五日内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庄锦源利息1235200元,并承担自2013年8月1日起至还清该笔款项的相应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三、由洪程公司、张志建对上述一、二项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张洪春、洪程公司及张志建对该判决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云高民一终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证人彭永太证明庄锦源骗取张洪春300万借条过程。


荒唐的借贷纠纷产生
为促进公司发展,张洪春、张志建及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向保山市发改委申报了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该项目在保山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帮助下,得以立项,并展开了相关前期筹备工作。张洪春原认识的朋友彭永太、左安荣了解到此信息后,多次找到张洪春,要求承建此建设项目,并许诺帮助筹措资金。因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紧张,为尽快启动该项目,2011年12月15日,张洪春、张志建应彭永太之邀,到昆明商量筹措资金,期间,彭永太向张洪春、张志建引见了庄锦源,庄称他妹夫为台湾巨商,可以为洪程公司筹借300万元以支持该公司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前期运作,但借款300万元的前提是必须先交借款保证金20万元,后经交涉,洪程公司向庄锦源交纳了借款保证金7.6万元,庄锦源拿出事先拟制好的借贷合同,要求张洪春、张志建签署,期间张志建对借贷合同提出质疑,并由此与庄锦源一伙发生了肢体冲突,随后张志建以上厕所为由逃离了现场,但张洪春却被庄锦源一伙软禁了起来,并在其威逼利诱下,在借款协议书上签字按手印。于2011年12月19日用事先伪造好模仿张洪春笔迹的三佰万借条一张,并设局在其酒醉无意识的情况下按上的手印。在2011年12月21日晚张洪春趁人不备,从防火楼梯逃离。考虑到庄锦源一伙是地痞流氓,自身也仅损失了几万元,人身安全就好,也就没报警。
哪知,2012年4月6日,庄锦源又以借款协议和借款借条向昆明仲裁委申请裁决,昆明仲裁委受其欺骗,做出了昆仲裁(2012)245号错误裁决。至此,保山洪程公司张洪春、张志建才知道庄锦源诈骗的野心,不光是骗取借款保证金,还要公司的股权。于是在2012年9月24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诉求撤销昆明仲裁委员会(2012)245号裁决书,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昆民一初字第172号民事裁定书》以仲裁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事由,撤销昆明仲裁委员会《昆仲裁(2012)245号裁决书的裁定。
经此裁定后,张洪春、张志建认定此事应再无风波了。可谁知,庄锦源一伙了解到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前景非常看好,不甘心失败,又向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于是产生了前面提到的错误判决书。
离奇的”人情”判决
1、根据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意见,协议书上签署“罗成”和“孔德刚”并非其二人的亲笔签名,而是由他人冒名签署;
2、合同载明当事人之一“周华”也于2009年12月因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被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怎可能出现“死而复生”并在协议书上签字的笑话;
3、借款协议书签定日期:2011年12月16日的公司印章是保山市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2011年9月30日在保山日报登报作废的印章,作废印章是否具备法律效力;
4、张洪春系被庄锦源胁迫而签订的借款协议书和伪造的借条,并不是其真实意愿的表现,协议和借条是否有效;
5、《借款协议书》和借条载明的支付方式矛盾,一约定为转账,一约定为现金,不管以何种方式支付的借款,庄锦源均提交不出任何证据凭证证明其向张洪春支付了现金300万元。
综上所述,本判决所依据的借款协议书和借条系伪造,相关当事人在文书上的签名系胁迫,借款协议书和借条不能作为判决此纠纷的事实依据。可就是这样简单明了,明显存有诸多疑问的案件,是如何被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又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其中有何猫腻,耐人寻味?
“隔山打牛”公权被寻租 法官凭空定案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云南省高级人了法院(2014)云高明一终字第82号民事判决,先后于2014年10月30日,10月31日下达了执行裁定书(2014)保中执字第100-1号、(2014)保中执字第100-2号、(2014)保中执字第100-3号、(2014)保中执字第100-4号、(2014)保中执字第100-5号、(2014)保中执字第100-6号,追加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张建华为本案执行人,并将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土地证、银行账号及张建华的个人财产途观车一辆、微型车一辆,房产一套进行了查封和冻结。荒唐执行是如何出现的呢?
1、张建华和张洪春之间的借款及股份抵债
张建华于2011年7月10日至2013年3月31日先后借给张洪春人民币1227万元,用于办理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审批手续及购地首付款,因到期无法偿还,遂将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以抵债的形式转让张建华。因保山市工贸园区规划调整,要求重新注册公司办理相关手续,2013年7月15日注册了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并担任该公司法人代表。
2、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追加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张建华为本案执行人的理由:
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系由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本案诉讼期间设立,依照《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公司分立前的债务由分立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3、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张建华现状
张建华借款给张洪春,得不到偿还,本就是受害人,在迫不得以的情况下才同意了张洪春以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年产40万吨生物有机肥建设项目作为抵债,当时并不清楚张洪春、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张志建与庄锦源有借贷纠纷,现无端被卷入该案,不但其花费心血和若干投资的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土地证、银行账号得以冻结和查封,就连自身的房产、车辆也被查封,投资5000多万元的正光有机肥建设项目也基本处于倒闭状态。
现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数十职工及参与建设的近百工人正眼巴巴地盼着法律能够伸张正义,将诈骗犯庄锦源及其同伙早日绳之以法。更期待着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们的法官、我们的执法部门能够公平、公正,多调查,多了解,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让社会少一些冤假错案。
勾结保山中法

可是,二张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与庄锦源打交道的四五天时间里,他们的非常经历和对庄某等人的纵容,给自己和他人深深地埋下了祸根。
2012年4月6日,庄锦源拿着所谓的“借款协议”和借款”借条”,先向昆明仲裁委申请裁决。昆明仲裁委看到协议和借条,不明就里,做出了“昆仲裁(2012)245号”裁决,要求张洪春归还庄某的300万元借款。当时,张洪春、张志建一下子蒙了,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不得不谨慎应对。
张洪春对借条和协议的真伪提出了质疑,并经过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借款协议和借条属“伪造”。于是,他们于2012年9月24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昆明市中院做出“(2012)昆民一初字第172号民事裁定”,撤销了昆明仲裁委员会(2012)245号裁决书。于此,庄绵源等人的要求归还借款的主张落空。
庄绵源等人为了凯程公司千万资产,竟勾结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用那被昆明中院判定为无效的借款协议和借条到保山市中院提起诉讼。于是,又一场更大的法律讼战上演了。
被法院查封的厂区一派凄凉落寞叫人欲哭无声。(本报记者摄)

工厂拥有的土地被不明身份的人悄无声息偷偷种上了树苗。(本报记者摄)
此案”猫腻”疑点重重
[ 问题一]:案中的主要被告张洪春系保山市洪程生物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而且该公司一直是一个没有资金实力的空壳公司。是因为张洪春欠张建华1227万元,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下,于2013年3月24日用洪程公司96.52%的股权和有机肥项目抵债偿还的。张建华本人已经是受害者了,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什么还要判张建华为第三被告并强制执行张建华和公司的资产呢?

[问题二]张建华接手洪程公司后,根据保山市工贸园区规划调整,要求重新注册公司办理相关手续,2013年7月15日新注册了“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张洪春将洪程公司的《年产40万吨有机肥项目》抵债给张建华,并签署《抵债协议》,协议中明确说明洪程公司及张洪春所有债务均与张建华无关。现张建华并没有获得洪程公司的任何股份。因此,绝不是判决书中称是变更转移财产、逃避债务。
[问题三]:张洪春、张志建与庄锦源借款协议的时间是2011年12月16日,加盖的印章是保山洪程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而这枚印章在2011年9月30日在《保山日报社》已登报声明作废,并经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借款协议书的依据属伪造,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2)昆民一初字第17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为该协议书的证据为伪造,此协议为无效协议。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什么还要立案并判决该协议为有效而强制执行呢?明明庄锦源就是一个诈骗犯,为什么却被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塑造为受法律保护的债权人?

被法院查封的厂房、生产车间、成品化肥、一派凄凉落寞,叫人欲哭无声。(本报记者摄)
保山中法枉法
2014年10月30日,凯程公司在一边施工一边生产的同时,突遭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和冻结,公司法人张建华房产及车辆均被查封,无任何变现的资产。理由是该公司应承担原洪程公司张洪春与庄锦源借款纠纷一案负连带责任。


由于张建华一家五口无任何经济来源,积蓄已全部投入到公司项目,早已倾家荡产,生活极度艰难;期间,因建厂投资所欠下的工人工资,和此案造成的巨额债务,导致随时有债主上门要债,使本人一家五口的精神、声誉和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和影响,已面临精神崩溃,家破人亡的绝境。特别是2016年4月29日下午,园区已切断凯程公司厂区用电,并把变压器给相邻企业使用;5点30分左右通知要求未建厂房土地将收回等。

相关部门的批复行政许可。
针对该案,法律界内人士声称:尽管此案原告事实不清、伪造证据,本身就是一起冤假错案,是一起典型的侵权案和诈骗案。但保山市法院为了一个诈骗嫌犯得逞300万元,以已评估结束,将已投入资金5000多万元的凯程公司,拉进强制拍卖程序,可见枉法情节严重!
记者还原事实真相] 张建华,1966年12月生,汉族,中共党员。1986年从四川泸州参军入伍到第十四集团军九十三团。在部队期间,年年立功受奖,曾多次把三等功让给别人,先后荣立三等功6次,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士兵、部队红管家等嘉奖。于2000年8月转业到保山市水泥厂工作,2007年7月因企业改制下岗,2009年初开始承包工程,先后完成(原九十三团新营房建设室外工程、子元公司易乐上苑一期室外工程、子元公司易乐上苑二期土建工程、保山官房彩蝶家园室外工程等)项目。
2011年6月底经人介绍,承包保山洪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年产40万吨成都正光有机肥 厂房项目建设,项目总承包价8000万元,当时洪程公司仅提供了市发改委立项、备案手续及厂房设计施工图(但提供施工图后还未确定厂房建设用地)。与该公司张志建签订施工合同后,于2011年7月初该公司张洪春、张志建二人先后开始向我(张建华)借钱办理项目相关审批手续和融资等日常开支,到2013年3月已累计向我(张建华)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1227.00万元整,此时项目用地暂未确定。本人(张建华)多次强烈要求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洪春、股东张志建还款,在无法偿还借款的情况下,2013年3月24日张洪春、张志建二人提出以该公司年产40万吨有机肥项目抵债给张建华并达成协议,2013年5月15日完成了工商变更手续。
2013年5月15日接手洪程公司年产40万吨有机肥项目后,得知该项目立项备案手续即将过期,加之园区再次规划调整,要求重新注册公司办理相关手续,于2013年7月13日在保山市工贸园区的要求下重新注册云南凯程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办理相关手续。项目建设选址确定后,在手续基本办完,进入正常施工阶段,却又遭重创,2013年11月园区通知要求重新选址,原因是企业产业冲突须另选址,历经市政府多次协调,第三次确定为原审批厂址右下方向,政府同意边办手续边施工。于2014年2月底开始施工,9月中旬投入试生产,产品投放市场后,肥效明显,品质较高。
在一边施工一边生产的同时,2014年10月30日,突遭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和冻结,理由是我公司应承担原洪程公司张洪春与庄锦源借款纠纷一案负连带责任,此案本身就是一起冤假错案,是一起典型的侵权案和诈骗案。现法院已评估结束将进入强制拍卖程序,为了一个诈骗嫌犯得逞300万元强制拍卖一个已投入资金5000多万元、全国最大的有机肥厂建设项目。这是对当地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法律的一种践踏,更是违背了习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要求。
此案现已造成我公司巨大的经济损失、个人精神损失及负面影响,本人及家庭已陷入无法生存的地步,一家五口无任何经济来源,积蓄已全部投入到公司项目,房产及车辆均被查封,无任何变现的资产,早已倾家荡产,生活极度艰难;因建厂投资所欠下的工人工资和此案造成的巨额债务导致随时有债主上门要债,使本人一家五口的精神、声誉和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和影响,已面临精神崩溃,家破人亡的绝境。特别是2016年4月29日下午,园区安排将我公司厂区用电已切断,并把变压器给相邻企业使用;5点30分左右通知要求未建厂房土地将收回。为维护公司及个人的合法权益,以免我公司面临倒闭的严重后果,请领导在百忙之中关注此事,依法公平、公正调查审视此案,并及时做出纠正,还公司和我一个公道,并指给一条生路!
人们一定会问,保山中院为什么要把被昆明中院判定为”无效”的法律依据用来做生效判决呢?这样的判决被告肯定是不服的。那么,云南省高院为什么会在下级两个中院判决结果相悖的情况下维持保山中院的判决,而驳回被告人的上诉呢?不知道上一级法院的权威性该如何来彰显?
我们拥护和支持以真实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正常的法律行为。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在党中央大力倡导依法治国的进军号角中,在法治云南推进的步伐中,上述这起离奇的判决和执行,正撕裂着保山工业企业主们的心,正阻碍着对地方发展有着深远意义的绿色农业项目的实施……
如何更好更快地发展地方经济?除了充分利用地方资源优势而外,更重要的是要依靠外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招商引资。当然,招商引资最重要的就是市内发展的软硬环境要跟上。在软环境上,依法治市是最重要的,这是营造公平有序的发展环境最重要的一环。没有很好的法制环境就很难为经济实体保驾护航,那么多的华侨、归侨和企业家不怕吗?待得住吗?太多的问题,我们将留给云南省和保山市的有关当局者自己去思考……本报将继续关注此案追踪报道!

2016-10-17

万云成:您好! 您所反映的问题可以向检察机关申请检察监督。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