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6-06-19

控告申诉状

控告申诉状
控告申诉人:杨桂芬,女,汉族,现年87岁,农民,现租住火姚县永盛综合市场11幢108号。
控告申诉人:谢惠,女,汉族,现年52岁,农民,现租住大姚县永盛综合市场11幢108号。电话:13378783981.
控告申诉人:谢菊,女,汉族,现年47岁,农民,现租住大姚县永盛综合市场11幢108号。
控告申诉事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不依法履行职责,袒护楚雄州人民检察院,包庇大姚县法院正、副院长和执行局局长滥用职权。云南省检察院违法不作出决定,而用信访答复搪塞受害人,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纠正云南省检察院的错误信访答复,督促立案查处大姚县法院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
控告申诉事实和请求:
我母亲杨桂芬于1997年3月向大姚县法院提起析产诉讼,因种种原因没有得到县法院的支持,被迫于1999年11月10日撤诉,此案已不复存在。现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大姚县人民政府(1992)第10号文、房屋产权证足以证明控告申诉人是北街17号房屋使用管理合法人。请求查处大姚县法院滥用职权、违法乱纪的行为,督促返还控告申诉人房屋的居住使用权,赔偿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2000年5月27日大姚县法院强行将我母亲(71岁)祖孙三代一家四口暴力赶出北街17号房屋,无家可归。在此期间,将母亲暴力按在地上戴上手铐,妹妹谢菊也同样被暴力戴上于铐拷在法院大院内的树上,淋雨四个多小时后被拘留,因此落下一身妇科病,受到人身的残害。我历经多年向州、省、中央相关部门反映,被迫于2008年向楚雄州人民检察院控告,坚决要求检察院查处法院院长罗家寿、副院长许德平、执行局局长杨波的滥用职权。想不到:
一、历经多年控告、控告申诉,楚雄州人民检察院2008年11月25日向我发出《不立案通知>。我不服检察院不立案决定,依法申请复议,该检察院2008年12月28日向我发出“维持楚州检反渎不立(2008) 03号不立案通知书”的复议决定书,我于2009年向云南省检察院提出控告,控告申诉大姚县法院院长、副院长等滥用职权,有关控告控告申诉等证据已向各级政法委人大、检察院投递,同时每月一次到省检察长接待日反映,请求督促查处其渎职事实,依法立案,撤销不立案决定书。
二、两年不到的时间内,由于我多次反映,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被迫通过其信访部门给了书面答复,却隐含了三个重大事实:
1.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立案程序规定,只有“应当立案”的案件,检察院才可以不向控告申诉人、控告人、报案人发出《立案通知》或《立案决定》,而不予立案的,应当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控告申诉人。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历时数年不向我发出《不立案通知》,足以证明我的控告申诉、控告己被立案,所不争的事实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拒绝查处。
2、在省检察院,有权审查实名控告申诉滥用职权的,只有反渎
处,而不是信访部门,有权认为楚雄州检察院侦监处“维持不立案决定”的正确性、合法与否也只有省检察院反渎处。既然反渎处认定楚雄州检察院侦监处关于“维持不立案决定”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历时数年不敢向我发出《不立案通知》,而在我无数次反映后,才被迫借信访部门的“信访答复”,“婉转”表述了其公开包庇楚雄州检察院渎职。
综上所述,大姚县法院以一个已经不存在的诉讼案件致使控告申诉人祖孙三代四口之家被用暴力赶出自己的房屋,生命财产遭受到无法估量的损失,事实俱在,滥用职权渎职事实成立。
控告申诉人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纠正云南省检察院的错误信访答复,督促立案查处大姚县法院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保障控告申诉人一家的生存权益。
此致

控告申诉人:杨桂芬、谢惠、谢菊
2015年12月28日
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1份(1988.8.8)
大姚县人民政府文件1份(1992.6.6)
大姚县法院2000年大法执字第4号拘留“决定书”1份
省、州、县法院领导的批复1份
大姚县房管所请示县政府办公室的请示1份( 1992.9.2)
原大姚县私有房所有证1份( 1992.12.23)
大姚县私有房产所有证1份( 2000.2.29)
楚州检反渎不立(2008) 03号通知书
楚州检控申复字(2008)第01号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给控告申诉人反映问题的答复

2016-10-17

谢惠:您好! 您所反映的问题请与检察机关联系。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