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6-07-16

民间借贷,债权债务

。你好,大法官。我刘平淑,女,生于1969年11月6日,下岗职工,现住重庆市彭水县邵庆居委江城美景1号楼28-8。民间借贷一案,我不服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5)南法民初字第10253民事判决提起上诉,要我缴上诉费1万5千多,我一个下岗职工哪里有那么钱,我没有钱上诉,现特向你大法官投诉,我该怎么办。原告任美凤,被告刘平淑,被告阮仁合,我与阮仁合系再婚,2013年11月19号就已离婚。重庆市南岸人民法院(2015)南法民初字第10253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明显故意偏袒原告任美凤。1:一审中以被告阮仁合在庭审中明确告诉法官,此借款与刘平淑无关,是自己所为,并当庭递交法庭证明字据,此事法庭在判决书未表达。2:一审中以原告任美凤提交的90万借条日期分别是2014年8月26日和2015年6月4日,而刘平淑与该借条的借款人阮仁合早在2013年11月19日就已离婚,同时2015年6月4日出据还款承诺书,担保人是阮仁合其子女签名,可见双方友好协商达成还款承诺书。此事刘平淑不知情,这充分认定为个人债务,此事法庭并没采纳。3:一审中原告、被告均表明该借款利息为5分高息,法庭确予支持,用头脑思维的人都明白5分利息借款不会用于家庭开支。4:一审中原告向被告阮仁合打款的银行票据(该款均按5分利息算),刘平淑并不知情。从银行票据能看出几次打款给阮仁合,证明债权人是得到利益的,否则不会一再打款。他们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交易。这样看来刘平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于情于理,法院更应该保护不知情的受害者。5:阮仁合与任美凤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平淑和阮仁合系再婚,(由于阮仁合经常在外打牌不归,并有外遇,婚姻名存实亡,最后导致离婚)双方无共同子女,不存在支付子女抚养费,无须赡养老人;双方在共同期间没有产生重大疾病,没有产生医疗费。刘平淑与阮仁合再婚期间一直在做事,有自己的美容院(营业执照为证)赚钱,自己能够独立生活,生活完全可以自给,不需要阮仁合的帮助,所以90万借款不是用于家庭生活开支,不是为了夫妻的共同利益,因此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是属于阮仁合的个人债务,刘平淑不应该承担清偿责任。6:银行票据法院就认定是借款,法院更应该认定的是借据。在认定法律事实方面,一审判决犯有证据不认,对重要证据的质地存在疏漏的重大错误。《民事诉讼证据规则》上称为“自认”系“证据之王”该证据法律规定可以直接作为定案依据,而一审法院竟置之不理,这样是对刘平淑权利的一种掠夺和藐视。严重不公平、不正义。不能拿一审法院的错误来惩罚刘平淑。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不当,恳请大法官依法查明事实,为无辜的人主持公道。我是一个下岗职工,实在没得办法,我什么都不知情,我好冤枉。

2016-07-21

上午好,建议您向二审法院申请减缓诉讼费。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