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16-11-21

关于我公司与吴东雄、吴勇强房屋租赁 纠纷案多次被枉法裁判的情况反映

本人是三亚中胜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兼任三亚市侨联副主席)聂卫平。
本人和吴东雄、吴勇强以及第三人三亚骄阳房地产(以下称骄阳公司)、第三人李晓胜,李秋盛、第三人孙晓、第三人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高速公路公司)、第三人海南金银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金银岛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案经四审,又回到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在没有任何新的证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重审法院的承办法官又再次维护了原有的错误的判决:“中胜公司违反合同约定,解除合同的条件已经成就,解除两份《租赁合同》,将租赁商铺退还给吴东雄、吴勇强”。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的这份错误判决〔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2016]琼0271民初1494《民事判决书》〕(以下称重审判决),无视案件事实和有关法律规定,枉法裁判,不仅给我公司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而且给人民法院的执法形象造成极坏的影响。为此,请求您这位青天大老爷为我们主持公道。
本案的基本情况:位于三亚市解放四路与金鸡岭路交叉口的涉案铺面是海南高速公路公司开发的房产。该公司委托其下属全资子公司金银岛公司经营管理。2011年9月,金银岛公司(涉案租赁合同的甲方)和上诉人(涉案租赁合同的乙方)签订了第一份《租赁合同》,约定:金银岛公司将瑞海锦苑商业铺面一楼四间约500平方米房屋出租给上诉人做商业使用,租期15年,从2011年8月至2026年8月止。合同约定:“甲方有权对租赁物及其设施的使用情况进行检查、监督,乙方不能擅自改变所租租赁物业的使用性质,否则,甲方有权制止直至解除租赁合同;乙方若需将所租赁物转租给第三方需事先征得甲方的书面同意并结清双方债权债务,否则转租合同无效,甲方有权收回物业另行处理。乙方根据经营需要,在不影响房屋结构和消防的前提下可对物业重新进行装修改造,但装修方案和标准须事先取得甲方同意方可进行装修,须经有关部门通过和审批验收合格方可使用,否则一切后果由乙方自负。乙方如不按时交付租金,除仍应如数补交所欠款外,每天应当向甲方支付未交费的3%违约金,逾期10日者甲方有权解除合同,无偿收回租赁物另行处理;若乙方在租赁期间违反本合同的约定条款造成违约,甲方可解除合同。合同如有未尽事宜,双方本着友好协商精神,订立补充协议,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2012年2月7日,金银岛公司和上诉人签订第二份《租赁合同》,约定:“金银岛公司将三亚瑞海锦苑商业铺面一、二楼(其中一楼两间、二楼三间)约650.35平方米的房屋出租给中胜公司做商业使用,租期15年,从2012年2月7日至2027年2月6日。租金交纳方式,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等内容与第一份《租赁合同》相同”。金银岛物业公司总经理何进彪在上述两份《租赁合同》上均签了字。两份合同签订后,上诉人依合同使用上述租赁房屋。
2012年8月20日,上诉人向金银岛公司发出《工作函》:“拟将所租物业按照商业联营、商业合作和部分分租的方式进行调整。2012年8月24日金银岛物业公司总经理何进彪在上诉人的《工作函》上批复“在保证我司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分租”。
2013年1月2日上诉人根据何进彪的批复意见,将涉案的第一份《租赁合同》中承租的三间铺面分租给第三人骄阳公司,骄阳公司员工王宁作为委托代理人与上诉人签订了《租赁合同》。租期从2013年2月2日至2017年2月1日。同日上诉人与骄阳公司租赁合同改签为《合作经营合同》,合作期限与承租合同的期限一致。合同签订后,骄阳公司于2013年1月对承租房屋进行装修使用。2013年1月9日上诉人与第三人孙晓签订《租赁合同》,约定将涉案的第二份《租赁合同》中承租的铺面分租给孙晓使用。2014年3月12日上诉人与李秋盛签订一份《合作经营合同》,约定将涉案的第一份《租赁合同》中承租的铺面分租给李秋盛,租期从2014年4月14日至2019年4月13日止,2014年4月李晓盛利用租赁的房屋注册了洪然家用电器商行和哥哥李秋盛共同经营,至此本公司(上诉人)还留有4间近500平方米铺面继续自我经营。金银岛公司对上诉人上述出租行为及骄阳公司、孙晓、李秋盛、李晓盛使用该出租房屋均没有提出异议(这一点重审判决查明事实也予以确认)。
2013年11月5日,高速公路公司与被上诉人吴东雄、吴勇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将瑞海锦苑商铺建筑面积7153.74平方米的房产整体出卖给俩被上诉人吴东雄、吴勇强,其中就包括已出租给上诉人的商铺。值得一提的是,上诉人(本公司)与金银岛公司承租商铺后,进行分租经营在前,并且经营了十八个月后,被上诉人才与高速公路公司签订买卖合同。该买卖合同附件四《补充协议》第五条原文:“买受方所购三亚瑞海锦苑商铺涉及出卖方作为出租方以承租方签订合同共三份,买受人已确认和认同租赁合同,并同意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买受人对房屋租赁情况已完全知悉”。
被上诉人诉称其在2014年4月22日向上诉人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但签收人不是上诉人及本公司成员,时至今日上诉人及本公司成员仍然没有收到被上诉人的《解除租赁合同》通知书。直至被上诉人提起诉讼,上诉人才知道被上诉人通知解除《租赁合同》。2014年5月l6日被上诉人向城郊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6月8日被上诉人吴勇强在上诉人分租的房屋上贴出“告示”,声称涉案房屋产权人已经变更,上诉人无权“转租”,上诉人“转租”行为无效等。由此导致上诉人分租给骄阳公司、孙晓、李秋盛、李晓盛的租赁合同纠纷并先后撤出租赁铺面,从而给上诉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本案经原第一次一审和二审,均认为上诉人违约,判决解除合同,上诉人不服,向海南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经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案一审、二审判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作出(2015)琼民申字第18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指令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此后,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按照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审理后,认为原“一二审判决部分基本事实未审理,遗漏第三人,程序违法,以(2015)三亚民再字《民事裁定书》依法裁定:一、撤销(2014)三亚民二终字第242号民事判决及(2014)城民二初字第324号民事判决;二、本案发回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重审”。
本案的关键是:上诉人(本公司)在履行合同中违约在何处?解除合同的条件是否成就?
我公司在履行合同中没有违约。重审判决两份《租赁合同》解除,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在本案诉讼中,吴东雄、吴勇强仗着自己朝中有人,是有权有势的官商,在诉讼中颐指气使,原一审和二审,吴东雄、吴勇强及其代理人就在庭上公开放声威胁我公司参加诉讼的代理人:这个官司你别打了,你们比什麽?比钱还是比关系?明显胜券在握。这让我们想起为什麽我们一输再输?!
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取得涉案房屋的产权后,就一直制造各种上诉人违约的借口和障碍,为其解除上诉人与金银岛公司之前签订的《租赁合同》寻找借口和理由;在金银岛公司告知我司已将涉案租赁铺面出售给吴东雄、吴勇强,并告知我司2013年6月之后租金交付事宜与吴东雄、吴勇强接洽后,我司就通过发函、刊登公告,电话联系等多种方式积极与吴东雄、吴勇强联系,要求其提供账号,但吴东雄、吴勇强不予理睬,无奈,上诉人只好将铺面租金交三亚市公证处提存,并且吴东雄、吴勇强已从公证处按月提取了租金。与此同时,又向我司提出了消防通道整改问题,接着又躲猫猫,不再理睬我司。之后,就以我司“逾期不交租金、堵塞消防通道、擅自转租、擅自装修”等违反合同约定为理由,诉请人民法院判决解除合同。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本案的合同纠纷是吴东雄、吴勇强精心策划的一个局,所有的解除合同的条件都是吴东雄、吴勇强故意制作出来的,但上诉人感到欣慰的是中胜实业有限公司始终未陷入吴东雄、吴勇强设计的圈套。
而重审的法官在审理本案中,态度偏袒,一边倒,对我公司提供的证据不予采信,对吴东雄、吴勇强提供的证据则说什麽就是什麽,故意认定事实错误,然后做出错误裁判。为了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现特向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因为吴东雄、吴勇强在三亚有钱有势有关系,而且有了已经的一审、二审、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令再审及三亚中院的发回重审和本次重审的痛苦经历,无奈只好向您反映,请明镜高悬,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与正义,给以监督,为我司主持公道。附上《民事上诉状》,烦请拨亢一阅。
谢谢!

2016-11-30

您的留言已收悉,您反映的该案件三亚中院正在审理当中,您对案件的审理有什么意见、证据等情况请向三亚中院的承办法官反映,我们也会继续关注该案的审理。感谢您对法院工作的理解与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