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0-05-04

请求指令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对(2016)渝0107民初28号民事判决再审

请求贵院依法指令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对(2016)渝0107民初28号民事判决再审,撤销该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依法改判为张洪源承担全部还款责任,驳回对李安庚、徐淑莲的诉讼请求。
(一)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定“对原告(吴群伦)与被告张洪源、被告李安庚之间形成了民间借贷关系予以确认”这一事实是错误的。
1、李安庚和吴群伦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关系。因为如果李安庚与吴群伦存在真实的借款关系,那么,在李安庚于2014年7月25日给吴群伦写下借条50万元之后,李安庚给吴群伦分别在2015年1月15日转款5万元,2015年1月19日转款1万元,2015年1月25日转款4万元之后,李安庚不可能在2015年4月17日再给吴群伦在承诺书中写下“原借吴群伦人民币伍拾万元到期未还”的内容。因此,吴群伦和李安庚之间不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关系。
2、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之规定,且张洪源在庭审中陈述“是李安庚借钱,张洪源只是给李安庚提供担保”,“张洪源收到的50万元”,一审法院没有查清张洪源是如何处理该50万元的。虽然李安庚向吴群伦出具了借条,因李安庚没有收到借款50万元,所以吴群伦与李安庚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不生效。
(二)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定“根据查明的事实,二被告已向原告归还了借款本金33万元,故对原告要求二被告归还剩余33万元本金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存在明显的错误。
1、如果归还了33万元,那么剩余未还本金数额应该是17万元。前提和结论之间存在明显的矛盾。
2、判决书中对李安庚于2014年7月25日给吴群伦写下借条50万元之后,李安庚给吴群伦分别在2015年1月15日转款5万元,2015年1月19日转款1万元,2015年1月25日转款4万元之后,李安庚在2015年4月17日给吴群伦在承诺书时为什么继续写下“原借吴群伦人民币伍拾万元到期未还”没有做出合理解释。如果是还款的话,不可能在还款之后继续写下还款50万元的承诺。
因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并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法有据”的证明标准。
(三)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定“至于被告徐淑莲是否承担还款责任。本院认为,被告徐淑莲与被告李安庚在被告李安庚借款时系夫妻关系,...现被告徐淑莲既未提供证据证明李安庚向原告借款时约定为个人债务,又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和李安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是否为财产约定制以及证明原告是否知道有无约定。另外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李安庚所借款项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被告李安庚向原告借款33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二被告共同偿还”的这一事实存在错误。
1、借条中没有徐淑莲的签字,李安庚没有收到所写借条中的50万元,张洪源收到50万元,一审法院没有查明张洪源对50万元的处置情况。据此,在李安庚没有收到50万元的情况下,根据常理可以推断出该借款是不可能用于李安庚夫妻的共同生活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之规定,一审法院认定“现被告徐淑莲既未提供证据证明李安庚向原告借款时约定为个人债务,又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和李安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是否为财产约定制以及证明原告是否知道有无约定。另外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李安庚所借款项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存在明显的错误。
2、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2018年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31次会议通过,自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第一条 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第二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三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之规定,一审法院将此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存在明显的错误。

2020-05-22

您好,来信已收悉,请依法向市高法院立案信访部门(67673227)反映情况、表达诉求。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