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2-05

法院违规解封,不予执行涉案财产

我个人垫资承按湖北阳光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南漳县经济开发区华府小区,法定代表人沈小林,以下简称阳光大地公司)清河华府房地产工程建设,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法院于 2019年12 月 27 日制作(2019)鄂0624民初 2341 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阳光大地公司于 2020 年 1 月 31 日支付 6 号、8号楼工程款10906541.84 元及利息,9号、10号楼工程款 2589333.9 元及利息,工资1554000 元,6号、8号楼工程款 200 万元及利息等合计18591109.19 元。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法院于2019年11月25日制作(2019)鄂 0624 民初 2625 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判决被告湖北阳光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 30 日内向原告曹元勤偿还借款 100 万元及利息(利息自2019年3月24 日起至付清之日,按年 24%计算);申请人向贵院申请强制执行,但迟迟没有执行效果。还有几十位农民工工资未发,每天堵我问我要钱,各种闹,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各位领导,我也是普普通通的平民,我只想要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经我本人多次催促,2020年4月29日,贵院执行局王万寿将双方当事人叫到执行局进行执行调解。王万寿庭长为此制作执行记录,双方达成了“以房抵款”执行和解协议。
+
该和解协议内容:一、湖北阳光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应偿
还水光勇、曹元勤6、8号楼工程款 10906541.84 元、利息863434 元;9、10 号工程款 25893.9 元、利息 10052.45 元;工资1554000 元;6、8 号楼工程款 200 万元、利息 5266元,案件受理费 4581 元,保全费 15000 元。合计 18591109.19元。二、湖北阳光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自愿用其开发的清河华府小区住宅房屋抵付所欠 18591109.19 元,房屋抵付价格为均价每平方米 2450 元(抵付的房屋面积、房号见明细)。三、房屋抵付裁定送达双方后,此案执行完毕。王万寿庭长说,阳光大地公司欠款很多,随时可能破产,让我抓紧时间与该公司达成以房抵款和解协议,一旦公司破产 什么也得不到。王厅长还当庭向双方当事人交待,你们双方将抵付房屋面积、房号及协议交付,由我下达抵付裁定后办理过户手续,案件执行完毕。
根据王厅长主持制作执行和解协议及口头要求,2020年5 月13 日,阳光大地公司高经理将单方拟定的《以物抵债协议》交给我签字,并称签了这份协议,王万寿厅长下达抵付,裁定后,《以物抵债协议》才能生效,抵付的土地、房屋就是你的、你可抵债土地上进行商品房开发建设。
随后,我找王万寿庭长要求下达执行裁定并对案件予以执行、王厅长说房屋、土地查封冻结情况不明,在查明相关情况后方可办理相关执行手续。并要求与我和朱 德 锴 律师到南漳县房屋、土地主管单位查询土地、房屋查封冻结情

况。
随后,我委托朱德锴、耿伟两位律师先后 5 次前往贵院档案室、南漳县自然资源管理局、不动产登记中心等查询了相关档案资料。通过查阅相关案卷资料,发现下列违法情况;
一是本人在诉讼中申请贵院查封的房屋、商铺等在我不

知情也未签字的情况下被贵院解封,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在本人诉阳光大地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本人向贵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贵院于 2019年 10月 29 日下达(2019)鄂 0624 民初 2341 号民事裁定书,查封阳光大地公司 52 套单元房、8 套门面房(查封期限为三年)。但随后在本人不知情也未签字的情况下,贵院以各种名义解除了对上述房屋的查封。包括贵院2019年 12月 23 日(2019)鄂0624 民初 2341 号之三民事裁定书解除 32 套房屋、商铺的查封以及其他民事裁定解除房屋,导致我的案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二是本人与阳光大地签订《以物抵债协议》系基于贵院王万寿庭长的执行和解协议及指示签订,我们相信法院秉承这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相信法院的建议,法院应予下达抵付裁定。针对上述情况以及我的案件执行事宜,我多次找王万寿庭长以及执行局长罗兢局长。王万寿庭长说,因他本人工作调动,我的案件已移交执行局,应找执行局罗局长解决。罗局长收到我要求下达抵付裁定恢复执行的请求后,接待了我和我的女儿及委托的朱律师。罗局长称,因我与阳光大地公司签订了相关协议,恢复执行还有障碍,表示还需继续查明相关情况。后决定恢复执行,执行裁定书为(2020)鄂 0624执442号(2020)鄂 0624 执 443 号,可是在执行局法官邮寄快递时,给被执行方寄快递,却留我的电话,这样没办法快递只有退回,马上就要过年了,农民工资拖欠着,被执行方不是没有财产,我恳求贵院为我主持公道,我承接阳光大地公司的建筑工程的款项,大部分是本人东筹西借的资金,还欠几十人的农民工工资以及供应商材料款没有支付,这些农民工天天堵我门,我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认为,我与阳光大地公司签订《以物抵债协议》是贵院主持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以及王万寿庭长的指示。截止目前,《以物抵债协议》商铺不能交付。经查询,阳光大地抵付给我的证号为南漳国用(2015)第 300 号、301号土地使用权项下的 22.4 亩 土地中还有房屋未拆迁完毕,并于2015年 12 月 25 日抵押中国银行(阳光大地公司尚未还款)。
我特向南漳县人民法院提出请求,要求南漳县人民法院下达抵付裁定,由本人凭裁定书办理抵付房屋、土地过户手续。若南漳县人民法院不能下达抵付裁定,可以去查证,我只要想公平的要回我的钱,每天被逼得没办法,被执行人不是没有能力偿还,我作为异地人来到南漳做工程欠下一屁股债,每天被逼债,马上过年,工人工资没钱发,这个案子已经几年了,我本人坚决要求南漳县人民法院查明相关责任人和单位违法、渎职导致案件不能执行的
责任,并赔偿我的全部经济损失。希望领导救救我吧!
以上问题完全属实。

2021-02-20

曹馨月你好,有关涉案执行问题请直接向执行法院或其上一级法院反映。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