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4-02

投诉状

投诉人:李振有,满族人,辽宁省抚顺市人,李玉全之父,现在绥芬河市全兴木业管理者
被讼人:李振武:绥芬河市公安局刑侦局长
李树文:绥芬河市人民法院
秦旭成:绥芬河市人民法院
控诉:李振武:染指毒贩,索赌,打击报复,滥用职权,操控按摩房小姐卖淫,收取嫖资;陷害他人。
李树文:收取他人财物,索赌,滥用职权。
秦旭成:滥用职权。
被诉人:李振武
事由:2008年至2015年期间,绥芬河市全兴木业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盯向了这里,盯向了李玉全,在李玉全婚姻不幸的同时被这帮社会的蛀虫一步步设计陷害,最终被判刑获罪。
(一)2014年我们全兴木业在东京城栾荣华木材买卖上账目不清,因我厂在帮助赵新连卖滞销的椴木原木时,往来账目繁多,故而得到月末结账时方能结清,因欠赵新连部分尾款未结,2014年7月某一天有电话通知李玉全7月20日到哈尔滨开会,7月22日下午3一6点,在华旗大酒店李玉全被牡丹江市经侦科以诈骗罪逮捕,直接抓到牡丹江市,这天夜里把李玉全大头朝下吊起来一夜,耳朵被打穿。李玉全招供出毒贩邓超、高勇、林男及涝立伟(这些人都是李振武局长的朋友)。后因诈骗罪不成立,李玉全被送往牡丹江市缉毒大队,因吸食毒品被刑事拘留。后通知李振武前往牡丹江接人,李玉全被送往绥芬河缉毒大队。我救子心切带2万元现金找到李振武局长,央求他救儿子。李振武瞟了一眼2万元钱,摇摇头。后来李玉全告诉我李振武索要10万元钱,我没同意。其后数日因厂里有事急需李玉全处理,家属找到市委领导申诉。按要求缴2万元罚金,将痛改前非,保证不再吸毒,才把李玉全放回,李振武要求的10万元没有得到。
(二)在被缉毒大队关押期间,李玉全供出一些毒贩,后来李振武局长亲口对我(李振友)说:你看李玉全保释放就行了,还举报那么对人,这其中就包括邓超,高勇。在李玉全再次被抓10多天后,邓超在通缉半年之后死亡,原因不明,有人怀疑邓超死因是他贩毒事败,牵扯到某些大人物,而被灭口。
(三)从此后,李振武局长因索赌不成,再加上李玉全供出他的朋友贩毒,断了李振武的财路后,死盯李玉全,电话监听一系列手段,并且无所不用其及,发誓要找到李玉全小辫子,请李玉全的妻子崔珈萌喝酒吃饭,探听一些全兴木业及李玉全的事情。
(四)崔珈萌与李振武朋友的家人崔振环从那时结识并勾搭成奸。崔珈萌也曾多次表示崔振环与李振武关系非比寻常,2015年1月14日,李玉全爱人崔珈萌与崔振环在绥芬河市蓝洋公寓过夜,被李玉全发现,找几个兄弟把他们给打了,这期间拉皮条的刘春梅曾来到现成企图带走崔振环,被拒绝,当时崔振环的鼻梁骨骨折,李玉全送其及刘春梅去了绥芬河市人民医院。刘春梅和崔振环都是这场戏的演员,而导演正是李振武局长大人。
(五)事情发生后,李振武局长对手下人说这回李玉全往哪跑,就不信逮捕着你,非整死你不可。因在打崔振环是在盛怒之下,李玉全在所有人面前为了颜面让崔振环拿出赔偿金,就这样李振武武断判定李玉全敲诈勒索。试问敲诈勒索会在一帮人面前脱口而出吗?当时崔珈萌的父亲还在现场,人在气急的情况下说的话一定不是本意,不然怎么会送他们去医院接受治疗呢?
(六)李振武局长经过缜密判断,断定李玉全逼迫崔振环和刘春梅吸毒,第二天到绥芬河缉毒大队检测发现尿液无吸毒症状,第五天到牡丹江缉毒大队用农夫山泉瓶装了满满两瓶尿液样本,经验测有毒品成,有知情人说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李振武局长授意的,做的假的证据诬陷李玉全,试问这样的人民公仆良心何在,道义何在。
<七)李振武委托暴振春先后两次想我索要30万元钱,到时方能救儿子,我没同意。(暴振春是李振武从小的玩伴)
(八)2015年5月27日绥芬河市人民法院作出不公平判决,我和老停以及代理律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李玉全被押往牡丹江市看守所关押,当代表律师找到法院追问时,李树文轻描淡写的说忘记通知你们了,我们就连上诉的机会也失去了,后来辗转拿到判决书发现判决书上连民族及崔振环的年龄都弄错了,并且夹七带八的同时涉案的好多人都在上面,案情有明显的拼凑痕迹,我茫然了,我不懂法律是这么不严谨的吗,后来回忆起绥芬河市人民法院周长寿法官曾经打电话跟我,要90万元人民币才能解决崔振环被打的事儿,我不同意,后经李树文说和给了15万元。
(九)为了表彰功绩在2015年3月24日,李振武对黑龙江省新闻夜航纰漏此事,被当做绥芬河第一大案播放。当时全兴木的客户天南海北的打电话询问此事,全兴木业名誉尽毁,客户纷纷断绝了与全兴的合作。他们的行为扼杀了一个优秀企业,让许多工人失业。
(十)李振武当职这几年暗地里操纵毒贩,控制卖淫女坏事做尽,浮夸政责,贩毒的不去抓,却抓几个吸食毒品的人。崔振环,刘春梅,崔珈萌均有多年吸食毒品的经历,李局长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他们如上宾,为什么呢?
(十一)2000年后,在李振武的控制下,绥芬河这座淳朴小城毒品越来越猖獗,究其根源,到底是为什么?
(十二)李振武用他手中的权利打击迫害全兴木业,使全兴木业及李玉全本人均受其迫害。
被诉人:李树文
(十三)2014年8月左右,刘井群向我索要1万元买大中华香烟给李树文法官,李树文己收。
(十四)李树文说,崔振环的姑父给法院了30万元钱,跟李树文法官说给李玉全判20年。
(十五)崔振环姑父还曾扬言,向全兴木业要多多的钱,给公安局30万,给检察院30万,给法院30万元,其余崔振环医疗费共计用一万七千元,那么15万的不合理的赔偿款到底去了哪里呢?
被诉人:秦旭成
(十六)被诉人秦旭成绥芬河市人民法院法官,多次到全兴木业大吵大嚷,对面来烘干的客户威胁、恐吓,如果胆敢再在全兴木业烘干将罚没所有木材,吓得客户不敢再来我广烘干木材。他完全没有一个人民法官为人民的样子,地地道道的为某些人谋私利从而中饱私囊。全兴木业在儿媳管理账目期间,一笔四百五十万元的巨款汇到其母账上最后不知去向。崔珈萌大大小小的贪污不知多少?而当我接受全兴木业后又还了一笔四百万贷款。内外勾结之下全兴木业已经是一个空壳企业。栾荣华催要尾款时,无奈之下我提议用厂内原木成品板材抵偿他,他不同意。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时候,2015年6月9日秦旭成法官受栾荣华指使硬将我厂烘干窑贴上封条。使濒临绝境的工厂如雪上加霜,客户几乎遗失殆尽。秦旭成这种乱作为,干涉企业生产的行为谁能治得了呢?
(十七)在李玉全未被判刑前我也解救李玉全,当找到公安局张XX局长,张局长遂找到前同事绥芬河市工商局矫才本到法院,回来时对我说:法院和检察院建大楼都因缺钱停工了,要1000万元才能解决此事,我听后如五雷轰顶,错愕不已,感叹在社会主义中国,湛湛青天下,真的已经没有“青天”了吗?
事情的起因皆因欠赵新连椴木原木尾款未结清而起,却让李玉全在别人的圈套中一步步走到今天。我(李振友)和老伴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风烛残年却经历这家庭骤变,儿子银铛入狱,留下空壳企业惨淡经营下却连遭各部门有心人的迫害。全兴木业曾经为绥芬河市人民提供无数次的工作机会,为国家税收和绥芬河的经济建设也曾做出过巨大贡献。而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因全兴木业是块肥肉某些官老爷就借机发难,请问天理昭彰,明镜又悬在哪里呢?现唯希望上级领导主持公道,还百姓一个朗朗青天。
请领导点击下方链接审阅详细材料
https://yunpan.360.cn/surl_yR56yZ54xrr

2021-04-06

李振有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已经批示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真核查研究,依法办理。现指派绥芬河市人民法院主管副院长舒罡负责接谈。手机:18504538003 座机0453-3950801。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