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4-03

实 名 控 告 书

本人实名对王军被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案进行举报。
一、案件基本情况
王军,男,1971 年 8 月出生,中共党员,枣庄市台儿庄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无违法违纪记录。
2020年6月14日下午二时许,王军参加朋友孩子娃娃宴后与其同事胡运家一起回到我们居住的红盾嘉苑小区门卫处,因我们居住的那栋楼的电梯出现故障已经持续 7 天,我们家又住在十楼,我们每天上班下班都要爬楼梯,多次找物业解决后,物业就组织业主筹集资金对电梯进行维修,因此王军此前多次找到物业经理林久催促其尽快对电梯进行维修,但物业迟迟未作出回应,后王军就继续追着物业讨要维修电梯的说法,最后物业没有办法才决定组织业主筹集资金对电梯进行维修。王军持续性的追问就得罪了物业及物业经理林久。
6月14下午王军和同事胡运家回到小区门卫处就想起维修电梯筹集资金的问题,就想到门卫室看看交钱登记的业主的情况。我们小区的门卫室是内外两间,装有玻璃门窗,长不足五米距离。
当时物业人员韩帮艳在门卫室内,韩帮艳本人生活作风糜烂,多多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其中就包括物业经理林玖。其淫性成风,事后有多人找到我声称受到该女子的情感欺骗。其本身就是一个没有羞耻之人。该韩帮艳见王军处于酒后状态就蓄意勾引诬陷。
案发时门卫室门口有值班男保安(民警已经对其进行调查取证),该男保安就在门卫室门口,距离案发现场四五米的距离,整个过程没有听见任何呼叫、挣扎的声音。韩帮艳的一个女性同事王丽也案发现场的门卫处,其在整个过程也没有听见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后王军就回到家中,下午 3时许,我接到王军的一个电话,说是派出所的,因为王军喝完酒,所以到家就睡了,台儿庄台北派出所实习民警倪国栋带两名辅警,到我家中直接对王军说跟我走,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说为什么跟他走,跟他去哪里。随即就上前对王军进行拉拽。王军明确表示我自己走,不要拉我。此时实习民警倪国栋使用催泪喷射器对着王军眼部进行喷射,进而上前对王军进行暴力控制,同时对王军拳打脚踢,当时我和孩子就在旁边,我们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也不敢动。处于极端疼痛难忍状态下的王军在情急之下用嘴咬了对其头部控制的手臂。随即实习民警倪国栋拿起自己的手臂对着执法记录仪说“看见了吗,咬我的手了,这下好了,这下好了”。随后王军被强行带走。
2020年12月30日,王军因犯强奸罪和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二、我对整个案件的认识
1、关于强奸罪
(1)犯罪动机
案发时间是在正午二点左右,案发地址是在人流不断的小区门卫,当时王军的老婆孩子都在家中,门卫室都是玻璃门窗,且门卫室门口就有值班的保安值守,就是给王军天大的胆子、即使他无耻至极也不敢大白天在自家门口去强奸妇女。
当时王军只是因为电梯故障维修事宜去门卫室查看缴费业主的情况,只希望能尽快对故障电梯进行维修,并没有强奸她人的意思。
(2)关于强制手段
强奸行为是采取暴力、威胁手段使被侵害人不能反抗或者不敢反抗。当时的场景是王军和韩帮艳一起进了门卫室里面的房间,几分钟后韩帮艳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在外侧打了一个电话,该电话持续几分钟,后韩帮艳又主动走进了门卫室里面的房间,并关上门。公安机关认定的强奸行为就发生在韩帮艳出来打电话又回到门卫室里面房间之后。这是何等的荒谬至极!一个正常的女人大白天主动进入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内,并主动关上门,并且明知四五米的距离就有其同事,没有任何喊叫、挣扎,就状告对方对其实施强奸!
并且该门卫室隔音效果极差,在距离内屋四、五米的门口有男保安值班,韩帮艳的女同事王丽也在门卫室门口,但凡有任何喊叫都会被门口的他们发觉。我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存在暴力手段并且使韩帮艳反抗不了!使一个主动走进屋内的韩帮艳反抗不了!这连最基本的常理都不符合!
(3)关于所谓的后果
后来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检查,没有发现任何杂乱的痕迹,对相关物证进行提取,经过检测没有任何肯定性的结果。案发当晚韩帮艳通过物业经理林久找到我,说只要我给韩帮艳二十万,韩帮艳就不再追究王军的责任,就可以让公安机关进行销案。物业经理林久还说以前人家都是这样干的。我真的有理由相信,所有的这一切就是物业和韩帮艳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来打击一个正常维护自身权益而得罪物业的业主。我从始至终没有没有看到韩帮艳因为这件事而表现出什么不同,相反其在小区内更加的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4)关于强奸罪所保护的法益
刑法设置强奸罪的目的是保护妇女的性意愿和性羞耻感,韩帮艳本人生活作风糜烂,与多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其中就包括物业经理林玖,还有郭某,其淫性成风,这个物业张道平可以作证。其本身就是一个没有羞耻之人。而且事发后韩帮艳就任凭其裤子处于脱落状态,直到物业经理林久赶至现场,中间持续数分钟,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看到其自身伪造的假象,来坐实其设计的圈套。此种情况下该韩帮艳还有什么资格谈什么性羞耻感。
另一方面,纵观整个过程,韩帮艳是一个正常的理性的人,不患有严重疾病导致身体虚弱或者不能发声,连在门卫室门口的物业人员都没有听到任何声响,真的不知道司法机关认定的不能反抗或者不敢反抗来自何方?违背了韩帮艳的性意愿又出自哪里?
刑法具有谦抑性并且作为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的惩罚性手段,应对在本质上对国家、社会、他人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进行否定性评价,而本案于情于理于法都与刑法立法目的和基本原则相违背。
(5)关于刑讯逼供
根据律师的沟通,王军的供述一共有三份,庭审时检察官直接将第二份和第三份放弃了,承认证据非法,仅有的第一份笔录也是经过了刑讯逼供的情况下行成的。根据同步录音录像,王军明确表明“这这样说不行你们再呼我几巴掌行吧”。而且笔录内容表明王军主观故意的词句都是民警自己写的,并没有按照王军说的如实记录!!!这个关键的内容同步录音录像可以证明!!!
律师在第一次会见王军时,通过远程会见摄像头都能看到其右侧手臂青紫,王军多次声称被带至公安机关时被多次踹倒在地,多次被民警打耳光。并且6月15刑警队通知我去拿拘留通知书时,把王军衣服给我,当时就没有他在家穿走的上衣。由此可见王军在公安机关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总而言之,王军本人没有强奸的主观故意,没有强奸犯罪的动机,也没有强行与她人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也没有造成危害后果。与此同时,该韩帮艳的性意愿和性羞耻感也不符合强奸罪所保护的法益。案发当晚韩帮艳还向我索要巨额现金,由此可见整个过程为韩帮艳精心设计的圈套,并且趁机向我非法索取巨额钱财,其行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
并且公安机关对王军进行了刑讯逼供,非法获取口供,同步录音录像可以清楚的证实。台儿庄公安局刑警队滥用警械,罔顾事实,刑讯逼供,违法对王军采取强制措施。举报人恳求领导能够对举报人所反映的情况一一核查,若举报人所举报内容虚假,举报人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关于妨害公务罪
(1)关于执法主体
妨害公务罪(妨害人民警察执行公务方面)的犯罪对象为具备执法资格的人民警察。即使2021年3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明确规定了袭警罪,该袭警罪的犯罪对象也是具备执法资格的人民警察及正在辅助人民警察执法的警察辅助人员。
本案中执行传唤的人员为倪国栋带领两名辅警,该倪国栋在案发时仍在处于实习期,未取得公安机关执法资格,根据公安部的规定,实习民警不具备执法资格。因倪国栋本人不具执法资格,进而导致该两名辅警人员的行为也不具合法性。因此倪国栋带两名警辅到我家中对王军进行传唤,这本身就是违法的。这在根本上就没有构成妨害公务的可能。
(2)倪国栋等人行为的合法性
即使倪国栋具备执法资格,本案仍够不成妨害公务罪!
刑事传唤要由两名人民警察执行,并且人民警察在执行传唤时要将传唤的事由及传唤地址告知被传唤人。倪国栋等人到我家后,我已经把王军拽到门口了,倪国栋直接就对王军说跟我走一趟,并上前对王军进行拉拽,此时王军就用手拉着我家的栏杆,并明确表示“我自己走”。此时倪国栋等人并未告知其行为是对公民进行询问还是依法执行刑事传唤,即使是刑事传唤也未将刑事传唤的事由及地址对王军进行告知。该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
此时王军已经是醉酒状态,并明确说了“你们不要拽我,我自己走”,此时实习民警倪国栋使用催泪喷射器对着王军眼部进行多次喷射,进而同辅警一起上前对王军进行暴力控制,同时对王军拳打脚踢,当时我和孩子就在旁边,我们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也不敢动。处于极端疼痛难忍状态下的王军在情急之下用嘴咬了对其头部控制的手臂。随即实习民警倪国栋拿起自己的手臂对着执法记录仪说“这下好了,看,要我的手了,这下好了”。你妨碍公务,我当时就在现场,倪国栋的胳膊没有出现红肿等情况。当时我正要劝说王军,倪国栋你再上前一步,也是妨害公务。我哪敢轻举妄动,就像抗日时期的警察那样恐怖。这个情况民警的执法记录仪一定能记录的清清楚楚。随后王军被强行带走。
倪国栋等人在执法主体不合法、刑事传唤程序违法的情况,违法使用催泪喷射器对着王军眼部进行多次喷射,并对其拳打脚踢,此时惊慌失措的王军做了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应激性的动作,对其非法控制的人的手部咬了一口,面对非法控制,王军也没有做任何其他的动作。王军本人也不知道咬的谁,只是应急情况的一个本能反应。王军根本就没有妨害公务的主观故意!更没有妨害公务的客观行为!并且王军的行为并未造成伤害,也没有造成任何危害后果,只是对违法行为最无奈、最本能的一个反应。同时国栋倪当时举着手臂面对执法记录仪的举动不排除其存在故意制造被王军咬其手臂的可能。总之,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及时换作一个正常的理性人也会做出类似或者更加激进的反应!公安机关(并非民警)的执法记录仪能够完整的记录整个过程!
(事后我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倪国栋本人,并送给他一条软中华香烟请求原谅,倪国栋本人也欣然接受。)
总而言之,倪国栋身为实习民警(2019年12月入职到2020年6月)不具备执法资格,必然导致该两名辅警也不具备执法资格,因此倪国栋及两名辅警不具备执法资格,不是妨害公务罪所规定的对象。其次,倪国栋等人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关于刑事传唤的规定,违法使用警械并无故对王军进行殴打,其行为已经违法。面对倪国栋等人的违法行为,王军也只是在万般痛苦、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做了一个正常人都会做的一个应激性的动作,王军根本就没有妨害公务的主观故意!更没有妨害公务的客观行为!因此该案完全不具备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三、整个的诉讼过程
1、台儿庄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于秀祥是本案的负责人,在王军被拘留后才让我去签署的拘留家属通知书,并让我将签署的时间先是2020年06月15日00时有改为16时。
2、台儿庄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张科罔顾事实,随意批准逮捕并公诉至法院。
3、法院主审法官石祥平曾对我委托的律师讲“我这马上退休了,还来这么一个复杂的案子”。何谓复杂,我的理解是案情很简单就是不够罪,只是检察院已经逮捕公诉了,我不判不行。石祥平法官还对我委托的律师说了“你去找找对方的律师,你们沟通沟通,看看能达成协议吧”,还说“目前这个案子不好判,要么无罪,要么两个罪”、“你让王军认罪认罚,我给他少判点,判个一年左右”石祥平法官种种表述无非就是本案根本就够不上犯罪,但是如果判无罪就导致和检察院、公安机关的关系闹僵了,不好收场,让他左右为难。最好让王军认罪认罚并取得谅解,这样判一年左右,都好交代。这明显属于和稀泥的不负责任的态度。
4、台儿庄人民法院在2020年12月30日作出了一审判决,但是石祥平法官直到2021年1月14日都没有将判决结果告知我及我委托的辩护人,直至辩护人给石祥平法官打电话才得知王军已经判过了,并解释说正准备给辩护人邮寄判决书。何等荒谬!
5、一审判决后王军第一时间就提出上诉,但到目前为止,已经距离一审判决三个半月了,时间已经超过一审期限,但王军的案件材料也没有移交到枣庄市中院人民法院,石祥平法官解释称正在整理卷宗。什么样的卷宗三个半月还没有整理完。

四、几点恳求
1、希望领导能够调取公安机关的执法记录仪、同步录音录像来核查整个的案件过程;
2、调取台儿庄区人民法院立案时的扫描卷宗,以明确本案的证据材料根本不符合强奸罪和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
3、依法对倪国栋、于秀祥、张科、石祥平等人进行调查;

尊敬的领导,我是一名 任教29年的小学老师,一直秉承传道受业解惑的宗旨,教授孩子们热爱我们国家和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每一名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体会到公平正义。还有的法官说我们办的不是案子,而且他人的人生。这样堂而皇之的事件发生在我身边,使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瞬间崩塌,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我失去了信仰和信心。王军一案让我们一家人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深感社会的黑暗和有冤无处诉的无奈,因此百般无奈、走投无路之下才写了这封控告信,将最真实的情况向领导反映,以求平冤昭雪。如果我所反映的情况存在虚假之处,我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我真不知道中国还有没有青天。家中老父亲已是肺癌晚期,我真的好害怕。我在祈祷自己能见青天。

控诉人:邓英芳
2021.4.3

2021-04-07

你好,你的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