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4-05

郑秀红与商永祥、庆云庆龙食品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尊敬的张甲天院长,您好!我曾2018年10月中旬和2019年11月28日,就此案件两次向贵院邮寄申诉书,均为得到回复。只好再次通过这个平台向您发送相关申诉材料,希望得到公共公正!以下附相关申诉内容:


民事申诉书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郑秀红,女,1962年12月31日出生,汉族,住乐陵市朱集镇张存志村130号。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商永祥,男,1960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乐陵市杨安镇商家村。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庆云庆龙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庆云县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李龙,职务:董事长。
申诉人诉被申诉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理时,在认定事实与一、二审一致的情况下,却作出终审改判。申诉人认为,这一所谓终审判决有违司法公正,亵渎公平正义,故不服该院作出的(2019)鲁民再255号判决!特提出申诉,请求:
1、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鲁民再255号终审判决,改判支持申诉人的诉讼请求。
2、本案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费等诉讼费用由被申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终审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再审查明的事实与一、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的情况下,再审却撤销了一审、二审两级法院的判决,认为,被申诉人商永祥的“再审申请理由部分成立,原审两级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然而,判决中却并没说明一、二审哪里认定的不清,哪里适用法律不当!)。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一、撤销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德中民终字第1322号民事判决及山东省乐陵市人民法院(2014)乐民初字第1322号民事判决;二、庆云庆龙食品有限公司、商永祥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郑秀红经济损失共计109095元,互负连带责任。
申诉人认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述判决,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上存在严重错误!
——— 按照省高院的这一判决,申诉人作为委托(存货)方,在货物被两被申诉人莫名其妙弄丢、灭失后,自己还要承担货物丢失的主要责任。这种逻辑,就好比储户在银行存款,存款在银行莫名其妙丢失,储户却被认定有过错,并被要求承担主要责任和一大半的损失一样荒唐!!
申诉人想请问省高院主审法官王继鹏先生,如此改判,究竟依据的哪部法律中的哪一法条款?!还有,被审诉人商永祥在提请再审期间,擅自把其自称“转存”的红枣卖掉(申诉人认为,且不管他原来的申述真假、合不合情理,其擅自处理关键证物的做法本身就是违法!),且把所得款项据为己有,这明显是毁灭关键证据,并非法占有,省高院的改判中主审法官为何对此只字不提?是疏忽还是故意为之?!


本案三级法院查明事实是:
一.2011年12月25日、2012年4月6日、2012年4月7日申诉人分三次将12.77吨金丝小枣存入被申诉人庆云庆龙食品有限公司(下简称庆龙公司)的冷库内,申诉人分多次提出部分后,剩余小枣12.3吨。2012年12月14日被申诉人商永祥与庆龙公司签订《租赁合同》一份,约定庆龙公司将冷库出租给商永祥,租期五年,冷库内所存货物同时由商永祥接手管理。期间,两被申诉人均没有告知申诉人更换保管责任人的事。因仓管人员并未更换,所以,商永祥接手冷库一事,申诉人并不知情。
2014年4月申诉人派人到冷库提货未果。申诉人找到庆龙公司,2014年4月21日庆龙公司安排人与商永祥协调,商永祥明确告知红枣已不存在(庆龙公司出具有相关“情况说明”)。
二.两被申诉人于2014年7月3日提前解除租赁合同,商永祥因与庆龙公司租赁关系发生纠纷曾向乐陵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调解结案后因庆龙公司未履行,商永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现还未执行完结。
2014年9月28日申诉人因索赔无果,遂向乐陵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商永祥又称在冷库被责令停电整改后,将库存货物转存到庆云宏阳冷库(在申诉人提起诉讼前,两被申诉人均未跟申诉人提及转存一事)。一审法院组织涉案各方共同到庆云宏阳冷库勘验确认,被申诉人商永祥存入宏阳冷库的红枣虽然重量、箱数与申诉人存入庆龙冷库的一致,但红枣质量却与申诉人存入庆龙冷库的大相径庭(一审法院开庭时,二被申诉人都当庭认可申诉人所存入宏阳冷库的红枣是质量最好的红枣,一审法院庭审笔录中有记录),且所有包装箱都明显有打开后又重新封装的痕迹(有一审勘验笔录为证)。被申诉人商永祥所述部分包装箱上面写有申诉人的名字,亦是被申诉人所写,申诉人并不知情。所以,申诉人不认可宏阳冷库中所存红枣是申诉人的,两被申诉人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批红枣确属申诉人所存红枣。且二被申诉人在签订冷库租赁合同、转移保管权利时,也均未履行告知义务。
诉讼期间,一审法院委托德州天和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出具价格评估报告一份,在价格基准日2014年4月,申诉人所储存的红枣平均单价为每公斤21元。
另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查明,在二审判决生效后,申诉人申请乐陵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现还未执行完结;商永祥不服一审、二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在申请再审期间, 商永祥既未通过乐陵法院执行局,也未通过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再次擅自将庆云宏阳冷库内的红枣出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未查商永祥因何在申请再审期间擅自出售红枣,亦未查其因之获利情况。
以上事实各方当事人及三级法院查明一致,没有争议。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王继鹏法官却根据查明事实得出了与一审二审法院不一样的结论,申诉人认为山东高院的认定与判决存在明显的错误。
1、山东省高院认为申诉人有过错,判决书中却没有指出过错在什么地方;划分责任比例时又让申诉人承担50%的过错责任,让庆龙公司与商永祥共同承担50%的责任,其认定申诉人存在过错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认定各方过错责任大小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申诉人存货,庆龙公司经营冷库收货,申诉人提货,冷库提货给申诉人,双方交易符合行业惯例与交易习惯,申诉人之前存提货并无纠纷。
申诉人认为,造成本案发生有三个关键点:
一是庆龙公司从自营冷库到将冷库出租给商永祥经营,变更经营主体,是否应履行告知义务?申诉人是否有知情权?
二是假定商永祥所称冷库内货物从庆龙公司冷库内的货物转移至庆云宏阳冷库是真,那么商永祥在将属于申诉人的红枣转移前是否有通知存货人的义务?申诉人是否有知情权?庭审中商永祥一直以当时没有办法联系到申诉人为由搪塞,事实上,所有客户在冷库仓管处都留有联系方式,何来联系不上之说?能联系上却不联系客户而擅自将客户货物倒出的真正因由又是什么?!且申诉人要求提货的时间是被申诉人商永祥所称倒货转存日期(4月23日)之前,既然那个时候申诉人的货物(红枣)尚在庆龙冷库,为何申诉人提货被申诉人却说货物已经灭失?两被申诉人究竟是谁在撒谎?!
三.庆龙公司与商永祥因租赁冷库产生纠纷,至今尚未解决,三级法院及被申诉二方都认为对方在申诉人提不到货这一事件中有责任。那么,二被申诉人两方又分别该承担什么责任?!
申诉人认为:如果不是换了冷库经营人,不是两被申诉人之间发生纠纷,或许根本不会存在申诉人正常提货找不到货这样奇葩、怪异的事情,也就不会出现本案。因此,两被申诉人的过错是明显的。申诉人把货物存入庆龙冷库后,因两被申诉人在申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变更保管权利并发生纠纷,导致申诉人的财产受到损害,此等情况下,申诉人完全是被动受害方,那么,请问,王继鹏法官认定的申诉人有过错,又“错”在哪里?!
再有,山东省高院再审划分的过错责任是申诉人承担50%的过错责任,庆龙公司与商永祥共同承担50%的过错责任,即庆龙公司与商永祥各承担25%责任;三方责任是主、次、次,也即申诉人承担的是主要责任,过错明显要大于另外两方。试问,这样划分的依据又是什么?!
2、商永祥一直坚持宏阳冷库的红枣是申诉人的,却在申请再审期间擅自偷偷将红枣出售,并将出售红枣得款据为已有。耐人寻味的是,山东省高院已查明商永祥将红枣出售这一事实,却在再审中既不查被申诉人商永祥擅自处置关键证物(红枣)的真实动机,亦不认定商永祥有过错,更不查商永祥出售红枣所得,是否因此获利?判决损失却按评估价格让三方共担,出售枣的价款任由商永祥一人独占。申诉人认为,这种认定与判决,既违法,更严重亵渎法律的公正公平!
因为山东省高院已查明申请再审期间,被申诉人商永祥既未通过乐陵法院执行局,也未通过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擅自将庆云宏阳冷库内的红枣出售,造成本案商永祥所称的宏阳冷库红枣是否是申诉人的,再无法查清。请问,这是否算毁灭关键证据?商永祥作为仓储红枣的实际保管人,应当对其是否已尽妥善保管义务承担举证责任,即商永祥应对申诉人当时仓储的红枣是否灭失或被倒箱置换,承担举证责任。而商永祥在一审中既未申请司法鉴定(其中因由本就耐人寻味),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申诉人当时仓储的红枣确实存在或者没有置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的规定是谁主张、谁举证,举证不能应由举证人承担败诉后果。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却将这一依法本该由商永祥承担的法定结果按所谓“各方过错与公平原则”判决三方共担,还要申诉人承担主要责任,不知这一判决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山东高院对商永祥因何在提起再审时出售红枣(灭失关键证据)不查,卖枣得款也任由商永祥一人独享,这又是因为什么?!商永祥卖的是全部的枣,卖枣的价格只要高于评估价格的四分之一,那么,依照省高院的判决,显然商永祥还要从中获利。不知山东省高院主审法官王继鹏先生是否考虑过,在这一判决中,当事三方有二方要因为其认知的所谓“过错与公平原则”承担损失,而另一方虽过错明显,且有灭失证据之嫌,却还能从中获利,这究竟符合的是什么“公平原则”?这是否就是我们省高院的“司法公正?!”
申诉人听说,主办本案再审的王继鹏法官是咱们省高院的“专家型法官”,申诉人不敢怀疑法官的业务能力,但再审法官在再审查明事实与一审、二审查明事实完全相同的情况下,却改判得出存在诸多疑点的不同结果,且再审判决书中也没有列举支持改判的依据是什么?如此荒唐的改判,申诉人既感到匪夷所思,更难以接受!
英国哲学家培根曾经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其恶果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只是弄脏了一支水流,而错误的司法判决则是污染了整个水源。”
申诉人认为,在习主席三令五申、举国上下一再倡导依法治国的今天,再审判决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就这样草率地将两级法院的判决定为错案,近而作出如此荒唐的改判,既动摇了两级法院的公信力,也让申诉人对法律的权威性产生质疑,让申诉人感受不到司法公正!!
所以申诉人提出申诉,恳请尊敬的张甲天院长并省高院监察部门能明察,撤销这一荒唐的“终审判决”,还申诉人一个公道,还正义一个公道!!
此致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张甲天院长
申诉人:郑秀红
2020年10月16日

2021-04-07

你好,你的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