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4-06

莱山法院不作为

你好,我叫姜锡军,家住芝罘区春都花园5号楼16-36号。2012年6月10日在莱山石家疃村南公路上死者毕守常开三轮摩托车喝酒撞在我开半挂车后八轮左侧处,死者伤后住院,死者家属说死者住院后3天死亡。2012年11月9日死者家属到莱山区人民法院起诉我要求赔偿各项费用,莱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事故责任一家一半,因我对死者死亡有异议,我在一审法庭中多次要求法官和死者家属提供死者的详细病历和药费单据给我,但是一审法院不支持,我说了话法院不记录在案,也不跟我沟通,说白了对方是找了人了,法院这样办案有失公平!习主席说谁的事谁负责到底,为了这个事,2012年至2020年我多次打电话找莱山法院信访局,他们告诉我找证据,我想证据在医院我要是能拿到,还要法院干什么?明显是推脱责任。我要求法院调出相关病历,重审本案。
为了解决这起交通事故,死者家属申请强制执行,我告知执行法官家里没有这么大笔款项,我在一审开庭前就给了死者家属2万元,看看之后能不能按月付给家属,执行法官以我拒绝执行为由拘留我15天,我要是不配合法院,我怎么会在开庭前就把2万块钱给死者家属?我没有拒绝执行,配合法院调解为何还拘留我?请给我个说法!在我还在拘留期间,执行法官王日波卖了我解放牌半挂车,说是卖给死者家属,抵款3万块钱,但是我的车重14吨多,卖钢材也能卖4-5万,怎么能恶意压价卖了?而且在我拘留期间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是老百姓谋生的工具,即使卖了也不应该遭受恶意压价,我希望各位领导查明案件情况,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执行法官查封了我名下的房产和出租车营运手续,执行法官查询到我出租车有营运手续后,联系该营运手续的承租人杨恒义,因我与季阳有一起纠纷需要解决,遂法院要求我、杨恒义、季阳、死者家属签署《执行和解协议书》,要求杨恒义每年交60000元到执行局,其中自2014年2月底开始杨恒义每月向执行局交纳应给姜锡军承租手续费用3500元,剩余18000元年底一次性付清。因杨恒义欠付我承租费用不少,只要杨恒义按期向执行局交纳款项,足以支付该起交通事故赔偿。执行期间我多次联系王日波法官,看看杨恒义有没有缴纳款项,但是王日波法官都没给我查账。2018年我联系执行局王日波了解情况,王日波法官说他要查账,看看杨恒义交了多少款。我也告知王日波法官车辆属于营运车辆,8年就到报废期了,需要尽量处理,但是执行法院一拖再拖。2020年3月杨恒义使用营运手续的出租车到达报废时间,杨恒义自己去报废车辆,我又赶紧联系执行法官,让他赶紧催促杨恒义交款,但是至今交通事故赔偿款金额没有缴足。我认为法院执行阶段签署的协议书是有问题的,把一个简单案件弄成三角债,执行法官拖延执行,导致杨恒义没有足额缴纳费用,使得执行案件无法执行完毕,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就出在执行局,如果真按照协议执行,交通事故赔偿款早就执行完毕,但是由于执行局的不作为,拖延执行,导致死者家属的赔偿不到位,而我也因为这个案件情况起诉杨恒义还款,导致案件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且越来越复杂!
车辆手续本来是查封,没有法院的解封,杨恒义根本不能到车管所报废车辆,既然杨恒义可以报废车辆,就说明执行局有人帮助杨恒义解封,执行局的此种做法就是知法犯法,恶意协助杨恒义报废车辆,不监督不督促杨恒义尽快还款,反而催促姜锡军,如果催姜锡军,那何必签署执行协议?既然签署执行和解协议,那就需要按照协议履行,杨恒义不向法院交款,那法院为什么不对杨恒义采取相应的措施以督促案件执行,导致车辆8年报废至今交通事故赔偿款未履行完毕,法院在这其中有这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因为法院执行局的不作为,迟延履行,导致姜锡军还需要另付诉讼费、律师费等费用起诉杨恒义,所以我要求追究莱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王日波及局长的责任!请各位领导尽快查明本案情况,还我一个公道!
状告人 :
2021年 月 日
姜锡军, 联系电话:156*****1868,156*****2527。
邮寄地址:芝罘区春都花园5号楼16-36号。

2021-04-07

你好,你的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