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7-12

举 报

根据党中央习主席的号召冤假错案必纠的前提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拜求呼吁中纪委及最高检
查机构领导对本案督促查处
为维护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拜求申请给予申诉不公平的案件卷宗进行查看予以公平纠正和追究!
如安徽高检有一案:老太太为了两棵树价值120元6年之后改为纠正公证判决,而我们中纪委及最高检查机构领导在我的此案中也能
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游传鹏,男,1959年3月23日出生,汉族,黄冈市箭春县活河镇六房湾村2组村民。
于2005年11月20日下午第一次范科长和我儿子争议平息。后校保安丁禄春闻讯带着40多名无知学生拿着棍棒和刀赶到我家门口。将
我儿子游金招打成二级伤残,需要终身护理,大脑两边开颅导致时刻发癫痫,这是否是恶性事件,致使家庭十五年我家以乞讨为生及个别
领导关怀才维持生活,农村养儿防老,家庭现老弱病残,生活无源,在此案中我儿子就因多句嘴,没有其他犯法行为。在原任蕲春县人大
主任甘才志得到校方好处铤而走险及政法委个别领导保护和干扰之下,批示威胁办案公安人员吴顺才所长,倒说包庇说我儿犯罪。致使所长
受到威胁和打击,了草应付,我家受害没有得到公平、公正。
作为地方检察院和公安在甘才志的授意下不按实际办案,这又是否是保护伞,其证据有以下几点:
一、保安的职责只能在保护校园的范围内维护校园安全,没有在校外行凶的权利,丁禄春拿刀和组织几十名学生、发放棍棒,在我家
行凶。把我儿子打成重伤,怎么证据不足?行凶者怎么能取保?
二、不严格追究行凶者的责任,丁禄春被告,反倒推出学生为被告。严重是避重就轻。
三、我儿在被打无法承受的行为下,从肉案拿刀是壮胆行为。是
根据党中央习主席的号召冤假错案必纠的前提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拜求呼吁中纪委及最高检
查机构领导对本案督促查处
为维护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拜求申请给予申诉不公平的案件卷宗进行查看予以公平纠正和追究!
如安徽高检有一案:老太太为了两棵树价值120元6年之后改为纠正公证判决,而我们中纪委及最高检查机构领导在我的此案中也能
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游传鹏,男,1959年3月23日出生,汉族,黄冈市箭春县活河镇六房湾村2组村民。
于2005年11月20日下午第一次范科长和我儿子争议平息。后校保安丁禄春闻讯带着40多名无知学生拿着棍棒和刀赶到我家门口。将
我儿子游金招打成二级伤残,需要终身护理,大脑两边开颅导致时刻发癫痫,这是否是恶性事件,致使家庭十五年我家以乞讨为生及个别
领导关怀才维持生活,农村养儿防老,家庭现老弱病残,生活无源,在此案中我儿子就因多句嘴,没有其他犯法行为。在原任蕲春县人大
主任甘才志得到校方好处铤而走险及政法委个别领导保护和干扰之下,批示威胁办案公安人员吴顺才所长,倒说包庇说我儿犯罪。致使所长
受到威胁和打击,了草应付,我家受害没有得到公平、公正。
作为地方检察院和公安在甘才志的授意下不按实际办案,这又是否是保护伞,其证据有以下几点:
一、保安的职责只能在保护校园的范围内维护校园安全,没有在校外行凶的权利,丁禄春拿刀和组织几十名学生、发放棍棒,在我家
行凶。把我儿子打成重伤,怎么证据不足?行凶者怎么能取保?
二、不严格追究行凶者的责任,丁禄春被告,反倒推出学生为被告。严重是避重就轻。
三、我儿在被打无法承受的行为下,从肉案拿刀是壮胆行为。是被打无奈的情况下正常防卫。如旁观者黄晓勇手无寸木,为何打成轻伤,作为地方检察及公安机关在此案中也为何不追究?保护行凶者?
我向高法高检公安厅投诉数十余次,在此案中把第二次黄冈判掉了我儿子癫痫费高院补偿去作为协调,如我不答应协调高院就作为黄冈原判,我处于无奈不得不从,连判掉的癫痫治疗件都没有,我本人同意民事协调并没有放弃刑事的追究,高法说如我要追究丁禄春及余林二人刑事责任不负责捉弄我,到地方公安重新立案。推三阻四你找地方公安,公安让我找检察院,检察院让我找公安,此案至今未有一人受理,本人出于无奈这次到京,希望领导给予我本案核查纠正、公平公正,拜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任何集体和个人没有权利用暴力行为,最多只能送到公安,并保护现场,如非法造成严重后果,肇事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首先,如丁禄春用刀在我儿子颈脖上拍打挑衅。
地方检察和公安部门为何不思考?是否其中有袒护行为?在我起诉中,地方检察机关将被告人改为无知学生为被告人,并剥夺我的控诉权力、把我儿子打的那么惨,而在判决中还要我儿子承担20%责任,这又是否又是黑。这样执行行为有关领导可想而知,作为检察及公安部门为何不细致调查,行凶者是否越权。据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被告人丁禄春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本案中不存在丁禄春正当防卫事实,因为丁禄春首先手持砍刀参与斗殴,并用砍刀背面打击游金招面部。游金招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已逃离现场50多米,一直受到多人手持木棒、砍刀追打。游金招出于自卫才从附近拿起两把刀,当刀尚未举起来时就被打倒在地。故本案丁禄春等人行为不具
备防卫性质,不能对丁禄春等人从轻或减轻处罚。
为了体现地方检法部门不公平、公正判决书的下达看后,地方大多数有正义的刑警、法官和当地人民群众看到此判决3摆头,百姓可伶而寒心。在平民百姓面前,正义法律又在哪里?在15年之中,为了追回受害人不公平,导致我上访花费了14万余元左右,我在14年中
至伤。该伤为打击形:没。经过--年多的治疗,至今仍未治愈,我不能讲话,脚手难行动,丧大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经法医鉴定为:经蕲舂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为被二技校师生打药,构成重访。经黄冈市博林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二级伤残,无恢复希望,需终生护理。
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身为学校工作人员,理应为人师i表。伍他们无视国法,非法组织学生参与斗殴,并带头触犯刑律。其具有犯罪的故意和犯罪的具体行为,理应受到法律严惩,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背离了学校教书育人的宗旨,带领学生在公共场所聚众打架,故意伤害原告,对原告造成重伤,残疾。手段残忍,性质恶劣,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和恶劣的社会影响。扰乱了社会治安,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法所不容。在检察机关起诉文师吕;春、张雷时没有追究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的刑事资任,干部:不合,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就社会治女。特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目诉。
青求人民法院查明事实,依照法律,追究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的j事责任。同时,为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判令两被告人对原告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修补颅骨、取钢钉的费用,后期护理费等费用合计人民币819,154.50元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此致
弼夺县人民法院
无心干活损失可算,导致我家无法生存,而被告人逍遥法外。各位领导,如此事发生在你的家中,你怎么办?作为检察机关,把殴斗事件改为防卫,不担当、不作为,导致后果犯罪人员丁禄春逍遥法外至今,
还望中纪委及最高检如实调查纠正错误判决给我全家合理的公平公正!
此致
敬礼
电话:0713-7238285游传鹏及全家2021年3月10日
刑事控诉书
控诉人:游传鹏,男,1959年3月23日出生,汉族,黄冈市蕲
春县漕河镇六房湾村⒉组村民。
控诉人:丁凤英,女,1960年8月17日出生,汉族,黄冈市蕲
春县漕河镇六房湾村2组村民。
被告人:丁绿春,男,现年52岁,系黄冈劳动技工学校保卫科
长,住蕲春县漕河镇。
被告人:余二林,男,现年46岁,系黄冈劳动技工学校保卫科
干部,住蕲春县漕河镇。
请求事项:
依法追究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共同故意伤害罪(主犯)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05年11月20日下午2时许,被告人所在黄冈劳动技工
奖校学生吕冰春等人在斯博的-人组织学生多人抓捕柯乐等入,
并强行将高岭带回学校,途中遇控诉人儿子游金招及黄晓勇、叶
存辉,他们三人要求将高岭放下,高寻机逃走。被告人丁绿搴闻讯后,组织学校学生几十人手持木棒将游金招等人围住,被告人
丁绿春手持砍刀在游金招脸上拍打,严重威胁游金招生命,黄晓风上新帮游金招解围,游金招三人见状便跑,黄晓勇被跳上
沙堆绊倒,被告人丁绿春组织学生用木棒朝黄晓勇身上乱打,致
织来的学生、老师文亮、文帅、吕沐春等人队近卖肉摊上拿两把
剁肉刀与被告人丁绿春对峙,刀还未举起来时,丁绿春叫文帅举
起木棒将游金招打倒在地。此时,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二人还不罢休,继续组织学生吕沐春、张雷、文帅等十多人用木棒对其殴打,致游金招大脑严重受伤〔做两次开颅手术),手脚被打断,经法医鉴定为二级伤残,需终身吃药,终身护理,造成控诉人蓝接经济损失100余万元。
上述事实有黄帅、高维文、张立红等证人证实,还有法医签定结论印证,足以证实。
上述事实表明:
第一、游金招伤害后果是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组织学生多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被告人丁绿春应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二、本案中不存在正当防卫法律事实。因为丁绿春首先手持砍刀,参与殴斗,并用砍刀背面打击游金招面部,游金招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已逃离现场500多米,一直受到多-人手持本棒、砍刀追打,游金招出于自卫才从附近拿起两把刀,当
刀询未举起来时就被打倒在地。本案丁绿春的行为已远远超其保卫科长职责范围,是非法斗殴、互殴,且首先实施非法行为的是丁绿春,故本案丁绿春等人行为不具备防卫性质,不能对丁绿春等人从轻或减轻处罚。
第三、从事件起因分析,涉案师生的行为不仅不具有合法性,反而是违法行为。
《企事业单位内部治安保卫工作条例》(国务院令第421号)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单位内部治安保卫机构、治安保卫人员应当履行下列职责:“维护单位内部的治安秩序,制止发生在本单位的违法行为,对难以制止的违法行为以及发生在治安案件、涉媒刑事犯罪案件应当立即报警,并采取措施保护现场,配合公安机关的侦查、处置工作。”国家宪法没有授权任务集体和个人在社会上行凶执法的权利。
(1)吕沐春等几名学生在校外赌博时遭到抢劫。从地点和性质看,是一起发生在校外的涉嫌刑事犯罪案件,且赌博与抢动是迎法行为,已经明显超出了学校保卫科的职资范围,不应由学校保卫保自行处理,应当向公安机关报案。
(2)吕沐春等人将柯乐等三人抓捕并带至校保卫科并搜E欲汀两把的行为,教师范先庆等人欲将高岭带回学校并搜出砍刀-汜的行为,均已涉嫌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身体,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条第三项规定的违法行为。
第四、从游金招参与过程分析,游金招不仅未实施不法侵害,反而是不法侵害的受害者。
游金招并未参与抢劫学生,也未持械对师生动手。在师生动持高岭后,只是要求将高岭留下,游金招的要求合理合法,因为除司法机关外,任何个人无权对高岭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后高岭寻机逃走,此时,师生由于人数众多,已经处理绝对优势,联未面对任何不法侵害,也无合法他人权益可供保护,完全不符含正当防卫的条件。然而,丁绿春却还用从高岭身上搜出的砍工刀面朝游金招面部拍打,主观上已经具有伤害他人的故意。游金招三人见状便跑,老师方亮带学生文帅、吕沐春等人持木棒追烂。伤害他人的主观已经十分明显。游金招在情急之下,为制止他人侵害,才从卖肉摊上拿来两把剁肉刀防卫,游金招尚未举刀即韦炎观点文帅击打后脑至其倒地。此时,游金招已经丧失行为能为,更谈不上加害他人的能力,吕沐春、张雷、文帅等人却继续刚水棒等凶器对其残忍殴打。所以游金招不仅未实施不法侵害,反而是不法侵害行为的受害者。
第五、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既是共同犯罪的组织者,又是参与者。丁绿春手持砍刀打击游金招的行为与文帅手持木棒打击济金招的行有内在联系,是伤害行为的继续,故丁绿春应承祖实诈犯罪的刑事责任。
综上,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作为学校保卫干部,当得氮他人.有违法行为时,不是依法报警,而是非法组织数十名学生参与
打架斗殴,并首先使用砍刀打击被害人游金招,当游金招生命受到威胁并乘机逃跑时,还组织多名学生手持木棒对其追打,致游金招身受重伤,终身残废。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依法应承担共同犯罪中主犯的刑事责任。现受害人癫痫病经常发作,每天靠药物维持生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控诉人为儿子治疗债台高筑,老来无依无靠,一家人处境悲惨。然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却逍遥法外,过着神仙般的生活,法律公正何在!天理何在!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行为若不受到法律追究,控诉人死不罢休!为此,具文控诉,恳请司法机关为受害人做主,为弱者做主,将被告人丁绿春、余二林绳之以法,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此致
湖北省公安厅
控诉人:游传鹏、丁凤英
2013年3月4日

2021-07-22

苏艳苹你好,你不服刑事案件的生效判决,请向作出生效裁判的法院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