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7-18

10口之家 人命关天

上诉人: 杨永国 (老父亲) 性别: 男 民族: 汉
出生日期: 1962年 文化程度: 高中 电话:159*****9225
工作单位: 无职业
住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佛祖岭F区东区32栋2单元801
上诉人不服 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 人民法院( 2020鄂0192 )刑 初 字第387 号《刑事判决书》,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免除处罚或者减轻处罚缓期执行。
事实与理由:
一,杨洲个人事实真相:
杨洲本人开车路过,经人邀约,在没有深入了解事情真相和详情的情况下,出于哥们义气参与其中。因此杨洲参与此事存在偶然性,并且不存在主观恶性。整个事件中,杨洲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过任何过激的话,并且有劝架阻止的主观行为,如上这些,当前起诉书上的相关证词中都有记录,但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在时隔四年之久后的当前,杨洲却最终因为所谓寻衅滋事罪,适用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第一款“(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被判处7个月有期徒刑。我们作为家属是无论如何不能理解,也坚决不能接受的。
杨洲本人从未涉足砂石行业,更没有从中获取过一分钱的利益,因此从根本上,本质上绝不属于一些不负责任只为博眼球炒热点的不良媒体报道中的沙霸石霸。我本人虽然不甚深入了解法律,但是即便是基于常理常情也非常痛恨沙霸石霸,也坚决不允许家里有人和沙霸石霸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杨洲本人没有任何不良前科,是一个普普通通农村底层老百姓,文化不高,不到20岁就开始独立生活,四处打工,供养家庭,没有好职业,没有好背景,靠自己踏踏实实的辛苦实干,受尽了罪,吃尽了苦。
我是杨洲的父亲,也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没有什么本事,本本分分,没有任何背景,不能给自己儿女撑起一片天,不能给儿女带来任何背景和依靠。我没有钱,没有本事把他供养成大学生,没有本事给他找一份轻松的工作。每每想及于此,都痛不欲绝,如果事实果真如此,如结果无法改变,我愿替子入狱。
可幸我儿杨洲穷人孩子早当家,用稚嫩的肩膀,用自己的苦干实干撑起了这个家,可也正因早早接触社会,没有深厚成熟的知识积淀,没有成熟稳重的判断观,社会生活以及社会工作的种种经历也助长了他人性中不理智不冷静的成分,此次事情就是受了哥们义气的毒害,在不了解事情详情的情况下就参与其中,虽然存在偶然性,但是造成了不良影响,自己也成为受害者,也为此承担了相应的责任,接受了相关的处罚,之前于2017年事件发生后已经被公安机关羁押了一个月之久,同时,受害人在收到其满意的金钱赔偿后,也对杨洲表示了具有法律效益的谅解。
贵院的判决书我已经翻看无数次,每一字每一言我都认认真真学习过,思考过,也请相关的法律人士根据判决书所陈述事实和举证逐一分析过,最后的结论是我们坚决认为法院判刑过重,坚决坚持上诉,举全家之力拼了命也要为我儿争取一个公正的结果,我儿是家里的一片天,天塌了,我们全家也没有活下去的信心了,如果不能给我儿一个合理正当的处理结果,我们全家会以死明志。
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党员,但是无论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农民艰辛的讨生活,还是在村民大会讨论决议重大事项中都时时刻刻以一个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要求家人,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决维护党和政府的权威,也时时刻刻相信党和政府会给普通老百姓一个公平公正的生活,尤其是给普通底层百姓最后坚持活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我虽然不懂法律,但也不是法盲,经过党和政府多年的教育,我深知政府的法律和公检法系统的存在目的不仅仅是“惩罚”,而是从伟大的毛主席到英明的习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反复提及的“治病救人”,这是我们法律和公检法系统的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和原动力。
我也坚决相信贵院一定能够体察民情民意,深入群众,深入了解事实真相,给我们这个家一个青天白日,给我们全家人活下去的希望。

二.杨洲家庭情况困难及请愿:
我儿杨洲现在是全家的主要收入来源,我已经年近60,体弱多病,不善交际,不善言谈,为了拥护支持政府统一规划,失去了家里最后几亩薄田,仅靠每月打零工不到千元的收入维持生计。杨洲母亲上个月刚出了严重车祸,捡回一条命,腿上打了石膏,卧床不起,我们交不起医药费住院费,在仅仅住院一周后,该动的手术都没有做也没有钱做,还没有痊愈就只能被迫出院,出院后,我们请不起护工,只能我来照顾,因此我最后的零工工作也丢掉了,完全失去了收入来源。杨洲本人有两个孩子,大的才9岁,上二年级,本来就在为暑假之后入学三年级的学杂费发愁,现在孩子的父亲入狱服刑,孩子只能辍学在家。9岁的孩子,没有学上,已经没有将来了,只能是死路一条。小女儿不到2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现在孩子的父亲入狱服刑,接下来真的是连奶粉钱都不知从何而来。杨洲的爷爷奶奶,就是我的父母亲,已经年过90,已经是活一天少一天的人了,现在听说他们的孙子获刑入狱,已经病倒在床,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杨洲本人因为没什么学历,找不到好工作,只能从事最苦最累的建筑行业,他和包括表兄弟在内的几个人合伙做事,顶着烈日毒阳,挖土方,搬水泥,因为没有资金,在银行贷了款,每个月都有巨额还贷,并且还有工人等着发工资,养活他们自己的家庭,如果杨洲得此结果,这些苦难工友的家庭也马上会面临重大困境,他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最普通最劳苦的工人工友,我们家的灭顶之灾也马上会波及这些可怜无辜的工友们的。

三.杨洲个人表现:
杨洲在2017年事件发生后,就已经陷入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之中了。在愧疚和自责的同时,作为一个敢于面对敢于担当的人,他没有逃避,甚至没有任何解释和辩解,就全然积极面对,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不逃避,不推脱,彻彻底底的认识并反省了自己的莽撞和错误,并且也已接受了惨痛的教育和惩罚。
时间已经过去4年之久,这四年中,我儿杨洲无论在哪个方面,哪个角度都行的正,走的直,见得到阳光,经得起考验。不仅是家里的顶梁柱,而且全力拥护党中央习总书记的号召,带着穷困的乡亲、亲属脱离贫困,努力的活出人生的价值,在艰难困苦中活出人的尊严。他这些年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努力工作,事实上不仅是为了带领大家努力摆脱贫困,而且也是在用实践,用事实在证明他是一个可以直面过去,一个敢于担当,一个人拥有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一个有利于家庭,有宜于社会的人。
杨洲这些年的努力和点点滴滴的付出不仅得到了家庭的认可,而且得到了基层领导的认可,得到了乡里乡亲的认可,在2021年年初经过乡邻拥护推荐高票当选村民代表。
对于这样一个人,在时隔四年之久后的当前,杨洲却最终因为所谓寻衅滋事罪,适用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第一款“(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被判处7个月有期徒刑。我们作为家属无论从哪个角度,是无论如何不能理解,也坚决不能接受的。
以上陈述,都可以请政府和相关部门实地实情实人进行调查,如果有虚假之言,我和我全家都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四.杨洲家属二次请愿:
如当前判决书中所述,“……被告人梁俊,尚冬冬,杨洲被控寻衅滋事一案,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2020年7月6日以武汉东湖检察院一部刑事诉【2020】362号起诉书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转为普通程序进行审理。本院审理期间,公诉机关建议延期审理,对相关事实及证据补充侦查,本院于2020年11月17日,2021年3月16日决定延期审理,并在公诉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后,于2020年12月16日,2021年4月16日恢复审理……”
我们的疑问有3点:
1, 2017年5月17日的事件,时隔4年后重启诉讼,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之后重启诉讼是否有法律依据?公诉机关补充的相关证据,具体补充的是什么相关证据?据了解,检察院提起公诉时是拟建杨洲缓刑的,是基于什么原因什么考量什么新证据让法院推翻拟定刑处,最终裁定7个月的有期徒刑的呢?
2,2017年5月18日,两被害人在获取13万元赔偿后,已经出具了对包括杨洲在内的被告人的谅解。那为什么时隔4年之后要重新提起诉讼?之前的赔偿和获取谅解如果在当前的量刑中可作为参考情节降低量刑的话,那降低的是谁的量刑?难道只适用于降低主犯梁俊的量刑吗?对于杨洲这种并无主观恶性,并无动手,并无恶语相向,只是偶然参与者,难道不适用量刑减刑刑处吗?难道不适用刑法准则中,从罪从轻的原则吗?相对主犯梁俊不仅自身犯罪,还拉帮结伙,挑唆(未成)、指使(未成)犯罪,如此恶劣的犯罪行径,并且是“主犯”且是“累犯”的人,才判处1年有期徒刑,杨洲的量刑是否有失公允?是否量刑过重?
3,《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 第一条规定如下: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 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如当前判决书所述,裁定杨洲的量刑主要依据是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第一条,但是同样如当前判决书中法院从各个角度采集的证词证言来看,杨洲有“随意殴打他人”吗?不但没有,当梁俊殴打他人时,杨洲还有“拉扯梁俊,不让其继续殴打他人”的主观举动,这些难道是“情节恶劣”?很明显,以上两条都不成立,如果以上都不成立的话,法院对杨洲的量刑依据究竟是什么?

五.杨洲家属为杨洲被冤枉请愿:
法律的存在不仅仅是惩恶扬善,更在于治病救人;公检法机关更是作为国家的强力机关,代表党和政府维护社会秩序,维护公平正义,为平民百姓尤其是底层老百姓维护最后的生活希望,最基本的做人尊严而存在的。
我的孩子杨洲在此案中,参与其中存在偶然性,并且没有重大主观恶性,并且没有动手,并且有阻止他人行凶的主观行为。
综上,我认为贵院对杨洲的量刑有失公允,没有基于实际情况,更没有深入群众,深入调查,从而得出与事实相违的量刑结果,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据此,如果公检法机关的所谓证词证据只是基于供诉人的主观供诉,只是基于办公室喝茶讨论而裁定,这是对法律的不尊重,对人权的不尊重,对人民的不负责,对党和政府的不负责。
我们全家都是本本分分的普通百姓,从来是都是谨谨慎慎做人,小心翼翼做事,从来也没想过给政府添乱,也坚决拥护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
但是我儿杨洲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儿杨洲这么多年不仅带动乡亲邻里脱贫,得到了乡里乡亲和基层领导的认可,而且也撑起了这个家,是家里的天,现在天塌了,我们全家已经被逼到死地,没有一丝活路,没有一点希望,因此,我们全家一定会抱着必死的决心和坚决的意志为我儿讨回一个真相!讨回一个说法!讨回一个公道!
一日不行就十年,一级不行就到天!
坚持到底,至死方休!
杨洲家属全员血泪上诉。

综上,跪求法院依据依法作出合理公正透明的判决。

此致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
上诉人: 杨永国
2021 年 7 月 17 日

2021-07-22

杨诚你好,当事人、近亲属不服刑事案件一审判决,可依法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