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12

對無錫市濱湖區法院徐東紅法官違法辦案的舉報投訴

尊敬的江蘇高級法院院長:
我叫萬瑞琴,是來中國大陸投資學前教育的臺灣同胞,現任無錫博大幼倍嘉教育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我公司因房屋租賃合同糾紛被無錫博大置業有限公司及無錫利來商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起訴至無錫市濱湖人民法院太湖法庭,要惡意違約解除合同。這本是“惡人先告狀”之舉,我公司也正在收集證據要依法提起反訴。但主審法官徐東紅,在尚未開庭審理階段的種種操作,已經讓令我們感到原告與該法官的關係非同一般,而且必將影響案件的公正審理,特向大法官據實舉報。
一、立案當天就通知調解並隨即啟動解除合同的裝修殘值鑒定:原告訴狀落款時間為2021年8月24日(附件一),法院立案時間為28月24日,當天上午徐東紅法官就直接電話通知我方必須馬上到太湖法庭一趟,具體什麼事情來了再說,態度很有官威。到法庭後當即向我公司送達傳票,要求我司於8月30日下午到原告公司四樓會議室進行調解處理合同解除後的問題。
為什麼調解不是在法庭,而是在原告的會議室?這是大陸法院的普遍做法嗎?但是基於對司法機關的尊重,我公司還是按傳票(詳見附件二)要求到原告會議室,接受徐法官當著原告面的質問。
原告訴稱,因為我方“無證經營”,必須解除合同。這令我方很費解,租賃合同明確約定原告提供的房屋是“幼稚園用房”,且由原告協助辦理辦學許可證,原告從2018年5月就開始收取我方每年交付的巨額租金,取得辦學許可證的原因是原告未按《江蘇省學前教育機構登記註冊辦法》的規定交付“衛生行政部門提供的衛生保健合格證明、公安消防部門提供的消防安全證明、建築部門提供的房屋安全合格意見書”,責任完全在於原告。現在原告為了將房屋租賃給其他公司牟取更高的租金,而惡意違約解除合同。但徐東紅法官在未經開庭審理,由雙方舉證、質證,明確爭議焦點和分清是非的情況下,在沒有查清租賃合同是否符合解除條件的情況下,就匆忙進行所謂的調解並打壓被告配合對裝修殘值進行鑒定,這不是搞先入為主、先定後審嗎?我們不得不嚴重質疑大陸法院的司法公正!
二、主持調解中,徐東紅法官儼然成了原告的代理人。我方到場後發現,發現原告公司與徐法官已經溝通完畢,根本不給我方發言的機會。法官和法庭書記員竟然將印表機等辦公設備搬到了會議室,逼迫我方當場按其意思簽署調解筆錄,得知我公司法務尚未取得代理授權時,徐東紅法官指著我公司的法務直接對原告說:“如果不同意就沒什麼好談的,這個合同實際也不可能履行,不同意的話,原告這邊就直接申請鑒定裝修殘值吧,馬上遞交鑒定申請過來吧!”法官竟然可以毫不掩飾地直接替一方當事人安排訴訟主張、制定訴訟策略,我們從臺灣到大陸都聞所未聞!
三、徐法官果然于9月8日通知我方:原告要求對我司所租房屋內無法拆除的裝修物的殘值進行評估,故要求我方9月20日到場選擇鑒定機構(詳見附件三),否則法院就直接確定鑒定機構,這不是徐法官將調解時對我方的“告誡”和對方的“授意”迅速變為現實的操控嗎?
四、本案的實際情況
我司為來自中國臺灣的優質教育機構,在無錫已經開設兩所高端幼稚園,2017年原告將我司引入其“博大專案”並承諾場地及辦學資質的問題由其負責落實,為解除我司顧慮,其不但協調教育主管部門現場給背書,更提出與我司共同出資設立“博大幼稚園”,並同意簽署辦證協議。故,我在和臺灣股東商議後,覺得原告既做股東,又是房東,也享有這麼好的社會資源,因而同意籌資共同經營博大幼稚園,為大陸孩子打造白天無可取代的家。博大幼稚園租期至2033年5月,2019年底剛完成裝修開業至今,我們投入大量的財力、師資、心血,贏得眾多家長的信賴,博大幼稚園經營狀況很好,但原告與2021年以告知函通知我們要升級改造另行出租,需要將原有租戶全部清退(詳見附件四:告知函)。我方為此函也與原告實際控制人吳錦平當面溝通,吳表示還在積極為我們溝通協調置換場地,但溝通尚未足月,出現了惡人先告狀的一幕。
對此,我方請求江蘇高院的領導能夠在開展政法隊伍教育教育整頓的百忙中,重視我們的舉報投訴,監督下級法院嚴格遵守法定程式,出以公心,展現公正,讓我方在臺灣的那些股東消除對大陸投資環境和司法公正的疑慮,令我們感到象徐東紅這樣的法官只是個別的,他代表不了大陸眾多公平公正的法官群體。
為維護我公司的合法權益及人民法院公平公正的形象,我公司強烈要求更換主審法官。
投訴人:萬瑞琴
2021年9月10日
附件一:起訴狀
附件二:傳票
附件三:選擇鑒定機構的短信通知
附件四:告知函

2021-09-13

您好: 请积极参与诉讼,多与承办法官沟通,以取得法院的支持。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