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12

沭阳法院审判员黄琳认定事实不清,乱判案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不希望法律能偏袒,只希望法律能公平公正;

我叫张凤生,男、1965年11月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208**********0632,身份证地址:江苏省沭阳县沭城镇杨店居委会童庄组129号(电话:18118096991 13858211103),2009年6月16日由于政府规划建设我的房屋拆迁,我本依法享有486平方的拆迁房屋面积,签的拆迁协议为我儿子张雷的220平方,及张凤生我名下的266平方的拆迁协议共两张,以及与拆迁协议相同面积的两张选房单。同年6月27日,物业主任王建通过我的姐姐张玉来找我说他是梦溪小区一期物业主任,说有很多关系可以帮助我选取好位置的安置房,并且说你们家平方那么多就卖100平方给我吧,当时我的弟弟张凤东为了选好位置的安置房,也被王建要求卖100平方拆迁面积给他。后来王建通知我和我弟弟张凤东到沭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软件产业园科技大酒店8楼和拆迁办相关人员吃饭,吃饭过程经王建介绍了徐国生(说是拆迁办主任)以及其他拆迁办人员,说可以帮助我选的好点位置的房子,并且能帮助王建拆改我们家的拆迁协议和选房单,于是拆迁办主任徐国生当场和拆迁办的办公人员拿住没有填写的拆迁协议和选房单,拿走我名下266平方的拆迁协议及266平方的选房单进行了更改并当场撕毁,后将266平方拆迁协议和选房单更改为两张,一张为我的166平方的拆迁协议和一张我166平方选房单及一张王建100平方的拆迁协议和一张王建100平方的选房单。并利用我对相关规定不清楚的情况下将我的3000元的奖金单更改在王建名下;但是王建并非杨店村童庄组本村人员,在本村也没有户口并不能享有国家规定发放给我的3000元奖金;当时说好了3000元的奖金也归我所有,并由我保管奖金单原件;待房屋差价结算时来付我3000元领取奖金单;王建至今也未支付我3000元并也未领取奖金单。虽然说我同意以8万元的价款卖100平方给王建,但是我不知道更改拆迁协议和选房单是违法的。正是因为我看见拆迁办徐国生能把我的拆迁协议原件和选房单原件轻易的更改,也让我更加的相信王建有着徐国生的关系能帮助我在梦溪小区一期选得好位置的安置房。我当时的房屋总面积486平方拆迁给我儿子张雷拆得的220平方,我拆得266平方后更改的两张我的166平方、王建100平方拆迁协议,更改的两张拆迁协议签订日期为2009年6月17日与原日期相符,选房单我儿子张雷220平方,编号为钢印200900211号,拆迁公司为沭阳县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日期为2009年6月16日。选房单我张凤生户166平方,编号为修改后的手写200900503号,拆迁公司为沭阳县正大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日期为2009年6月27日选房单王建户100平方,编号为手写200900504号,拆迁公司为沭阳县正大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日期为2009年6月27日,选房单的编号,以及日期也正是说明了后修改的事实。
自将166平方选房单交给王建后至2013年8月之前我一直追问王建房子选在哪,一开始王建说徐国生已经帮我选一套在梦溪小区三期,并告诉我房子位置,随后我购买装修材料准备装修,在装修过程中出现一个人说这套房子是他的,并拿出相关手续,也证明这套房子是他的。后才知道王建骗了我,我立即打电话追问王建我的房子到底选在哪,一开始王建还接听电话,当我说梦溪小区三期房子不是我的,你为什么骗我;听到我说这句后,王建连电话也不接了。后来我就着急了,我跟王建打了很多电话他才接听,我就朝他要选房单,不让他帮我选房子了;2013年9月左右在梦溪小区刘金平家(王建岳母)王建在我再三逼问下把选房单给了我。
我拿着拆迁协议和选房单到房管处找我的房子,才得知166平方选的两套房子在梦溪小区一期7号楼3单元502和梦溪小区7号楼2单元302。我知道房子位置后,我拿着结算证明和上房通知单去物业找房子拿钥匙物业人员才发现两套房子全部被王建出售,钥匙也被王建领走。王建把7号楼3单元502室出售给他的连襟张成,7号楼2单元302室出售给了物业人员张杰,均已装修入住。
2013年我拿着我拿着结算证明和上房通知单去7号楼2单元302室张杰家要房子,张杰看见我拿着结算证明和上房通知单,知道房子是我张凤生后就搬走了;而7号楼3单元502室王建连襟张成知道房子是我张凤生后,就让他的岳母刘金平上我们家协商,说房子已经被张成、张彦梅装修入住了,你们家看看能多少钱卖给张成,并且当时他们找了我的弟弟张凤中去说话,(在以后打官司的录音中都有体现)。作为老百姓的我,哪里能知道,他们找我协商,将房子卖给他们,他们竟然能录音。而这份录音在打官司中,竟然也成了打官司的依据。即使有录音,我也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没有收到钱,就是没有收到。在(2016)苏13民终3583号中,审判员朱海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先不说张成、张彦梅通过非法的途径强占房屋,并且虚假陈述相关事实,作为案件的焦点,人民法院不去调查,通过什么方式住进去的,只是凭着他们家已经装修入住的事实,就认为张成,张彦梅系合法占有。这里的合法,依据从何而来。作为一个不动产合同成立的要件是签订书面合同和交付购房款,而张成、张彦梅在案件一审、二审中,都没有提供,并且在多次的询问中,都做了虚假陈述。
在(2021)苏1322民初671号判决中被告的岳母刘金平的证言:原告家拆迁后,有次原告到我家有事,我就跟原告说帮我女儿张彦梅女婿张成买房,想买原告100平方拆迁面积,原告同意100平方米卖80000元。过了一个多月,原告和他对象一起送给我一张选房单,上面拆迁面积是160多平方,说让我自己选房,选100平方米就行,剩余面积帮他选个小平方房屋。我联系王建,让他帮张彦梅选房。
王健的证言:我听岳母刘金平讲从原告处购买100平米拆迁面积给张彦梅,原告把他手里166平方米的选房单交给刘金平,刘金平让我帮张彦梅选房,剩下 66 平方米说原告让帮忙选个小平方房子.其中100平米我家属张会帮忙选取了本案502室房屋,剩余66平方米选取了本案302室房屋。后来我选取了对应的车库。张凤生是我岳父的叔伯堂兄弟,但在买原告拆迁面积之前我并不认识。原告弟弟张凤东经常到我岳母这边,我比较熟悉。当时我帮我家亲戚从张凤东处购买100平方米拆迁面积。经张凤东介绍认识原告,我又同时从原告处购买100平方米拆迁面积,价款都是75000元签过拆迁协议后钱就给张凤生了,张凤东家也是当时给的,都给的现金。张成家比我晚买三四个月,我听说价款是80000元。2010年12月初,原告父亲去世,我当时有车,原告叫我帮忙买点东西,跟我讲他父亲去世花了不少钱,叫张彦梅把买房的钱给他,我就打电话告知张成先付一部分房款,张成也同意。后我开车送张成去东关口取钱,取完钱后我们回到家。到原告家楼下电话联系原告,原告坐在车副驾驶座上,张成坐后排,张成把钱递给我,我就当场把钱递给了原告,还跟原告说张成先给50000元,原告看了是5沓钱,也没有具体数。当时张成说要不要写个据,原告说小孩子,哪个还能骗你啊,说过几天算账,就走了。又过了三五个月,原告打电话给我,说他家小孩结婚需要用钱,问张成剩下的30000元什么时候给。当时我在外地出差,就打电话给张成。给这30000元是我家属张会和张彦梅一起去的。张成家房子是怎么拿到的我不清楚。
张会的证言:原告卖了100平方米拆迁面积给张彦梅,我妈刘金平联系我到她那里拿选房单,我和王建一起过去拿的。(张凤生诉称将166平方房选房单交给刘金平是应王建要求。张会的证言也说明了张凤生给刘金平的选房单被王建拿走了,而不是张成、张彦梅。)
过有个把月,我和朋友严利一起去选房,当时一共选了两套房子,一套是110平方,一套是73平方。又过有一个多月开始选车库,王建给选了两个车库,选好后我就把选房单送到我妈那了。(此处张会的证言也说明了房子是王建选的而且是选了两套)2011年4月一天下午,我和张彦梅在魏善丽家车库里给了原告30000元现金,当时还有魏善丽、汪加宽在场,给的现金。张凤生当场点了钱,我说要不要写一下东西,张凤生说不用写,然后我们就走了。(此处证言说明了)王建好像也从原告家买过100平方拆迁面积,价款好像是80000元,王建已经给过了,具体怎么给的我不清楚。张彦梅家房子是怎么拿到的我不清楚。
刘金平的证言说:大约过了两年,张凤生称他小平方房子结账需要用到选房单,我就把选房单给张凤生了。实则是原告得知梦溪小区三期房子不是自己的,才去王建那边要选房单,去物业那边找房子,才知道7号楼2单元302和7号楼3单元502房子是自己的。7号楼2单元302室被卖给物业张杰就是最好的证据说明刘金平在说谎。
王建说当时我帮我家亲戚从张凤东处购买100平方米拆迁面积。经张凤东介绍认识原告,我又同时从原告处购买100平方米拆迁面积,价款都是75000元签过拆迁协议后钱就给张凤生了,而与他的老婆张会的证言出面差异,张会的证言说(王建好像也从原告家买过100平方拆迁面积,价款好像是80000元,王建已经给过了,具体怎么给的我不清楚,说明王建在说谎;并且在(2014)沭开民初字第1644号、(2015)宿中民终字第01028号、(2016)苏1322民初6660号、(2016)苏13民终3583号、(2017)苏13民申245号,各个案件审查过程中,从未提过75000元,法院也一调查也一直是80000元并非75000王建在(2021)苏1322民初671号证人证词中,明显做了虚假证言。并且王建、张成、张会、张彦梅系亲属关系,在(2016)苏1322民初6660号,(2016)苏13民终3583号中都是被认定为虚假证词。不能作为判案的依据。)
根据(2021)苏1322民初671号审判员黄琳的判决中,认为原告主张二被告未支付任何房款,故要求解除原、被告之同的房屋买卖合间。现原、被告对被告是否支付80000元房款存在争议,因双方未签订任何书面买卖协议,故当事人的言词证据是认定本案事实的关键,通过对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的分析,本院认为被告张成、张彦梅已经支付原告张风生80000元房款。理由如下:
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已经认定张成、张彦梅从张凤生处购买100平方米拆迁安置面积。基于双方的买卖关系,原告向被告交付房屋,被告向原告交付房款系买卖合同应有之义务.(此处法院认定错误,物业详细的说明了上房需要的流程,房屋上房需拿上房通知单办理相关手续领取钥匙才能入住并且物业也做出来书面说明,(2021)苏1322民初671号审理过程也提交了上房通知,物业证明黄琳判决中也从未提及,明显存在偏向不公平)张凤生将166平方米选房单交给刘金平,刘金平交给王建选房。(此处法院也认定的与原告张凤生陈述的事实一致,房子是王建选的而不是张成、张彦梅;至始至终也说明了房子是王建选的与张成、张彦梅毫无关联)2011年前后,张成、张彦梅对案涉房屋装修入住期问,原告另在该小区选取19幢3单元102室和202室房屋,并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在202室居住,据原告陈述,该小区19号楼和7号楼相距不远。原告称直至2013年9月其取回选房单并结算该房屋差价时,才得知房屋被二被告侵占,不符常理(此处法院在原告提交相关书面证据的情况下仅凭不符常理作为判案依据也正是的说明了法官认定事实不清,严重损害原告的利益。对法院审查的不符合常理,作为案件的当事人我觉得很是差异,作为司法机关,用解释不符合常理,作为定案依据让我们作为人名群众如何信服;法院应当以相关证据和调查取证为判案依据而不是在认定事实调查不清的进行判决。在与审判员黄琳的多次通话中也能够证明判案仅凭推理,法律的存在本应公平、公正;不是弱势群体的黄连有苦说不出。)
位于梦溪小区一期7号楼2单元302室,当时也是被本案中焦点,也是证人王健所卖,也是在2013年9月份知道的,我作为本案的当事人我质疑法院的调查取环节;为什么法院不去调查,而用不符合常理写在判决书中。并且法院一致认为说是原告张凤生把选房单交给刘金平给张成张彦梅选房的,那为什么在之前案件中,张彦梅当庭证言说是张凤生把7号楼3单元502室的钥匙都交给他了,既然钥匙是张凤生给他的,为什么张凤生在2013年9月左右去物业要取钥匙的时候,物业告知房屋7号楼2单元302室被张杰所装修入住和7号楼3单元502室已被张成装修入住。7号楼2单元302室楼上楼下和物业法院都可以去调查,而不是去用不符合常理来解释。
原告称发现房屋被二被告居住前并不认识刘金平、张成、张彦梅等人,与其此前认可同意卖拆迁平方给被告(与刘金平商谈)及将选房单送给刘金平的事实矛盾。
(此处判决,主审法官过于片面的去认知原告张凤生对是否认识刘金平,张成,张彦梅,送选房单给刘金平是通过王健才认识的,只是素面之交,何来的认识。只在得知张成、张彦梅私自侵占房屋过后,他们托人说话要买房子,才认识的。)
原告将选房单交给刘金平,并由二被告自行选取安置房,应视为原告已将案涉房屋交付二被告。
(此处判决,原告多次强调房屋是张成、张彦梅私自侵占入住。)
张风生认可从王建处收取80000元,但王建否认该80000元为其支付,主张该80000元为张成、张彦梅夫妻支付的房款。王建关于其中50000元款交付过程与张成陈述基本一致。
(本案的焦点人物是王健,王健当时是物业主任,房屋的钥匙就是他保管的。并且王健的老婆张会也证明了王健是给80000元,与原告张凤生的陈诉一致,作为夫妻难道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也能存在矛盾吗?)
张会关于30000元付款过程与张彦梅陈述一致,且得到证人魏善丽关于张彦梅参与付款的印证。
(证人魏善丽在之前的证言中,只是听说,说明其不一定在场。而且张会说的是上半年、魏善丽陈述的是下半年明显存在矛盾居然法院采纳。不符合常理。)
第一次张凤生陈述在2014年诉讼中认可第二次付款为张会经手,且仅有张会、魏善丽和原告三人在场。
第二次张凤生陈述又称第二次付款仅原告和王建、张会夫妻在场,无其他人在场,法院认定前后陈述矛盾。(但是张凤生的在两次陈述中张彦梅并不存在也因与其无关,王建、张会作为夫妻购买张凤生的100平方进行付款理所当然)
王建同时从张凤生及张凤东(原告弟弟)处分别购买100平米拆迁安置面积,且均采取直接更改征收安置协议的方式,张凤东房款当时就已付清,原告称王建一直未向其付款而原告与王建在买卖拆迁面积前并不认识,在与王建未签订任何协议,未收取任何房款的情况下,原告直接将安置协议、选房单改成王建名字,亦有违常理。
(此处也证实了黄琳法官判案仅凭推理无任何事实依据,仅凭拆迁协议修改就可以认定张凤生收取80000元,并无实质性的依据,通知证人到庭,被告申请黄琳不同意,私底下又通知对方亲戚王建谈话,导致我们律师不在场,没办法询问还原事实,明显存在不公平,法院也避而不谈王建的80000元是怎么支付的有为常理,)
本案中张凤生陈述因王建未付款,所以该100平方米拆迁面积对应的选房单由原告保留,(此处陈述的选房单系拆改为王建的奖金单)但又称后在王建未付款的情况下将选房单交付王建。在排除妨害之诉二审诉讼中,张成代理人询问“2009年6月转让100平方给王建,王建没给钱,为什么在王建没给钱的情况下就直接把100平方安置面积过户给王建”。
综合以上分析,刘金平、王建、张会、魏善丽等人证言与被告张成、张彦梅陈述相互印证,且有原告将166平方米选房单交给刘金平,张成、张彦梅在案涉房屋居住多年的事实佐证。
13.原告认可曾收取80000元,但主张该80000元系王建所付,王建予以否认,原告在存在多处矛盾陈述的情况下,未有证据证明该争议的80000元确系王建所付,故本院认为被告张成、张彦梅已向原告张风生支付80000元房款。(此处法院认为张凤生收取的80000元系张成、张彦梅所付,无凭无据仅凭推理,致使至终也未提交相应的取款记录、转账流水、收据等必要的证据,有为常理)
除已付80000元房款外,二被告认可尚有房款未付清,但因原告此前一直否认与二被告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且在生效判决确定双方买卖关系成立,房屋价款按上房结算时价确定后,原、被告对于房屋系按照上房结算价结算,还是上房结算时点房屋市价结算,以及80000元房款是否支付一直存在争议。在本案中双方亦未能就房款的结算达成一致,致使二被告无法继续支付余款,不能就此认定二被告延迟履行或不履行付款义务,故原告以二被告未履行付款义务,要求解除双方之间房屋买卖合同,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2021)苏1322民初671号审判员黄玲法官在认定收到80000元房款仅凭推理,在张成、张彦梅无转账记录、收据等情况下,就可以认定原告收到80000元,法理何在,再说至于按上房时时价、还是上房是结算价,我就想问问法官为什么我不在2010年左右去结算价格,而是在2013去结算,为什么不去查清楚。此判决存在重大矛盾,误判、乱判等情况。不得不让老百姓认为法官的水平还有待提高。
审判员黄琳在判案过程中不依据法律法规判案,判决书中多次出现不合常理、有为常理的字眼。在与审判员黄琳电话沟通中,询问法官是依据什么来结案的,审判员黄琳却告知不服可以上诉。希望大法官能够监督下属职能部门依法公平公正办案

2021-09-13

您好: 您的留言已收悉,请依照法律程序主张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