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12

连云港法院系统:不要给我说法律,我说了算,提异议拘留10天、付款1万,任意虚构事实、伪造证据,判你载你没商量,

包括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海州区法院、开发区法院以下行为,无法想象是发生在今天我们伟大的祖国:
1、串通黑恶势力虚构法律关系、伪造证据、传票不送达当事人、直接缺席开庭、随意乱判,还恶意冻结裁判标的六倍的存款和资产;
2、办事处违法强拆原告厂房,原告通过邮寄、网上、跨域等方法反复提交5次的诉讼不立不裁、打电话60次都以不符合要求为由一推了之,又不告诉补充内容,原告请求按照《行政诉讼法》第51条受理,答复:你不要跟法院讲法律,我说了算,“我就是法律”;
3、赔偿案开庭,被告提交伪造证据,原告请求质证,主审法官粗暴拒绝质证,强行中断庭审,还直接裁定拘留原告十天,罚款10000元;
4、执行案,法院已经查封被执行人两套房产,但法院傲慢的说:我就不执行,你要不服、告去!最后直径终止执行,任何过程从来不通知申请人。
5、信息公开案第一次开庭,被告提交虚假证据,原告请求质证,主审法官:你没有资格质证,就中断网上开庭;第二次开庭法院找来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充当被告开庭,原告提出异议,主审法官:你没有资格提异议,又强行中断开庭;第三次故意不开庭,打电话也不接,居然当天直接以原告拒不到庭为由裁定撤诉;
6、因为本人举报其违法行为,连云港中院就公报私仇,私下联系原告居住地四川省成都市某社区,多次到原告住所上门进行违法跟踪、恐吓威胁。
7、撤销虚假《补偿协议》案,被告提交的证据都是虚构伪造,原告多次请求质证,都被主审法官厉声制止,你没有资格质证、不许发言!最好还是以这些假证作为定案依据裁判,不可思议的是,判决书前面依据认定《补充协议》是空白非法的,最后居然认定“合法有效”。
具体事实经过如下:
尊敬的领导,
您好!
我叫曾全明,四川省成都市人,2004年经连云港招商局招商到连云港海州区投资买地建厂,给海州区赚回第一笔外汇,给地方经济做出应有贡献。
没有想到的是,在2018年-2019年期间,厂房被连云港市海州区违法强拆,很是沮丧!听说这两年中国施法系统整顿,提高很快,寄希望法院能够依法裁判维护合法利益,没想到越陷越深!
一、串通黑社会捏造虚假赔偿法律关系、虚假诉讼、缺席 开庭,随意枉法裁判。
2018年11月29日连云港海州区法院在(2018)苏0706民初5972号《民事判决书》;二审连云港中院2018年11月17日(2019)苏07民终267号《行政判决书》,主审法官刘永红,与黑恶势力恶意串通,捏造虚假补偿的法律关系,伪造证据,在明确知道本人(当时已经是被告)地址情况下,故意不把传票等法律文书送达原告,故意缺席开庭,枉法裁判所谓“赔偿款”120万,并且恶意冻结查封裁判金额六倍以上的财产和银行账款,到现在还没有全部解除冻结。以上事实,查阅案件资料就能完全得到证实。
二、对当事人合法诉讼不立不裁,不要给法院讲法律
2018年连云港市海州区政府用绑架威胁方式强迫原告 在空白《拆迁补偿协议》签字,原告提起行政诉讼法期间,就违法强拆原告厂房,原告依法向连云港中院提起6次行政诉讼,
第一次、2020年12月初举报人在微法院平台提交诉讼状、遭不立不裁;
第二次、2020年12月22日本人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跨域立案递交诉状,连云港中院不允许接收,电话告知,只接受寄邮寄立案;
第三次、2020年12月23日,本人按照被举报人要求,通过邮寄提交以诉讼状、遭不立不裁;
第四次、2021年2月5日在微法院提交诉讼状、不立不裁;
第五次、2021年3月29日通过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跨域立案,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寄来了补正通知,结果没有任何需要补正理由直接告知“不符合立案要求”
第六次、2021年5月11日 通过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跨域立案,到现在仍然不立不裁;
本人打电话哀求,中院都以不符合要求为由,一推了之,本人请求依照《行政诉讼法》第51条受理,中院法官大声吼到:你不要跟法院讲法律,我说了算,“我就是法律”,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三、赔偿案
2018年11月29日一审(2020)苏0791行赔初38号《行政赔偿裁定书》;二审2019年9月17日(2019)苏07行终32号《行政判决书》;被告在法庭上提交的所有证据,都是虚假伪造,原告请求质证,主审法官李素平:你没有资格质证,原告坚持请求质证,就直接中断庭审,并且以莫须有的“言辞激烈,且不听劝阻”为由做出(2021)苏0791行赔初38号《拘留、罚款决定书》,裁定拘留原告十天,罚款1万。事实真相在同步庭审录像里清楚记载,本案给本人造成近130万巨额损失。
四、拒绝执行案
2013年5月2日经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连民终字第0476号终审判定,维持原判由绍立冬支付租金93300元人民币。 申请人当时已经提供绍立冬在连云港的两套住房,第一处房产、海州区海宁西路13号香江花园22号楼一单元301室(丘号03121030-3);第二处房产:海州区新建路64号609室(丘号:305048-5-51),两处绍立冬私人名下房产,申请法院查封,法院也成功查封,并且查封时没有任何抵押和查封,完全可以由法院拍卖偿还租金。 然而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执行庭法官王永田,明确告诉申请人他不会执行,也不会拍卖查封房产,不服气、告去!就没有下文。本人2016年又通过江苏法院诉讼网申请执行立案,从2015年申请执行到现在为止,没有接到法院任何通知,造成本人50多万经济损失。
五、 信息公开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21)苏07行初16号信息公开案件审批过程中,主审法官黄文波在:
2021-05-07第一次开庭过程时,主审法官黄文波明知被告证据是伪造的虚假证据,拒绝原告当庭质证请求,并威胁阻止原告质证,原告坚持请求质证就关掉庭审视频。
2021-05-26第2次开庭时,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冒充被告(冒充是政府领导)参加庭审,原告提出异议时,主审法官黄文波就进行威胁恐吓,拒绝对其身份进行验证,说原告没有资格提出异议,由他来决定,并直接中断庭审。
2021-07-20传票通知第3次开庭,原告提前提交《网上开庭申请》,开庭前一天还电话确认,可黄文波故意不开庭,原告提前半小时上网一直打不开网上开庭页面,原告反复打电话也故意不接,当天就以:“原告就不到庭”为由,直接撤诉处理。
这并非以外,是法院早已安排好的手段,目的就是拒绝对案件进行审查。
六、连云港中院对本人违法跟踪恐吓
2021年6月6日、6月18日连云港市中院私下联系本人居住社区人员,多次上门联系恐吓威胁,声称本人在连云港中院有案件没有处理,电话也联系不上我,问我姓什么?叫什么?为什么连云港法院打电话联系不上我?问题很严重,要我去连云港!“当时本人没有任何案件需要审理”我当着社区来人的面,马上打电话给苏震法官,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就把电话挂断,事实上是本人投诉后,他们用这种手段对本人进行跟踪威胁!本人当时还拨打110报警,做了报警记录。
七、撤销空白虚假《补偿协议》案,
2018年底(2018)苏0791行初401号案中,连云港市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行政庭主审法官苏震,在明知道本案争议焦点《拆迁补偿协议》是空白,是被告事后伪造,也依法作出不予采信的认定,最后居然又裁定违法的空白《协议》“合法有效”。
2、苏震在举报人提供大量的证据和事实面前,不得不依法认定合法有效,但故意不予采信,却采信被告提供的未经质证,而明知道是伪造的《评估报告》、《计算明细》等虚假证据,原告当庭请求质证,主审法官 苏震,粗暴拒绝,还恐吓威胁,你没有资格提异议,我说了算,拒绝原告发言,最终还是把伪造的虚假证据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这些事实,在同步庭审录像里清楚记载,给本人造成近1000万巨额事实。
3、该《拆迁补偿协议》金额明显存在不公平,是举报人请求依法撤销的理由之一,举报人请求法院依法调取隔壁类似拆迁单位的《评估报告》来证明显示公平的事实,苏震违法拒绝调取证据查明事实。
4、举报人提交被告非法绑架长达26小时之久的视频和照片证据,期间两次把举报人强行拖回临时拆迁办公室,并且不停恐吓、辱骂、威胁,强迫在空白《补偿协议》上签字,法庭已依法认定原告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然而苏震居然违背事实,故意不采用,以没有“证据”证明绑架事实为由,作枉法裁判。
以上事实调取卷宗和庭审同步录像,可以清楚证实,本人保证以上举报内容实事求是,没有半点虚构,并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请求领导核查处理。
实名举报人:曾全明 电话186*****3805
2021年9月13日

2021-09-13

您好: 您的留言已收悉,请依照法律程序主张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