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16

庭审结束已经2个月有余,法官是否可以无限期拖延下判决书的时间?

大法官您好:
我司郑州京泽钢铁有限公司起诉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在2020年10月份向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立案,先后几次补充材料后几经周折在2020年的11月份案件终于进入到诉前调解程序,此后的近3个月时间并没有人联系我司进行实际调解。这一点与最高院的审判精神相悖,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无形是在拖延案件进入民初正式程序的期限。盼星星盼月亮,在2021年的1月11日终于盼来了交诉讼费用的通知,我司在2021年1月15日筹措资金将诉讼费交上,由林静寂法官审理案件。又是石沉大海的等待,直到2021年6月29日,林静寂法官助理通知两天后的2021年7月1日上午开庭。顾不上需要在开庭前三日通知到庭的规定,林法官这种临时通知开庭违反了法律的明确规定的行为,放下手头的工作,我司律师和项目负责人,赶往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参加庭审。
然,自立民初案号至今天已经9个月有余,每次打电话给林静寂法官的时候,林法官都以,“正在处理19年的案件,你们是2020年的案件,等通知”为由,匆匆挂掉电话。近日我司代理人电话联系林法官询问判决时间,其男性书记员或法官本人态度恶劣的说只有一位女性代理人(此为我司聘请律师)和一位女性法人,匆匆挂断电话。作为法官也好书记员也罢!已经开完庭的案件,当庭律师和公司代理人均参加庭审,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竟养着这类没有职业素养的“书记员”!
于2020年9月1日我司项目负责人专程奔赴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要求面见林静寂法官,法院信访部门回复:林法官或其助理会电话联系我司。已经过近一个月,仍然没有任何人进行回复。
我司与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的纠纷并不复杂,就是普通的钢材买卖合同纠纷,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要到一分钱。究其原因,武汉当地的知情人士神秘的告诉我们,我司是外地的属于小微企业,作为被告的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则是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当地的大型国有企业,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在讨要材料款这件事上一定会有地方保护行为的。听了知情人士的建议,我们恍然大悟,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公然违反法律规定,将案件放在法院这个合法的“蓄水池”里迟迟不予处理,这种行为就是赤裸裸的保护!!!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是为了保护地方企业对我们外地的公司处处设卡,处处为难。甚至怀疑这位林静寂法官可能与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之间有某种利益往来。
我司是一家从事钢材销售的贸易公司,由于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拖欠钢材款的行为导致我们濒临关门,项目经理都不再做项目,而是往返于郑州与武汉之间,就为了催促本该下发的判决书。
人民法院是我们权益保护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法院再出现保护、偏袒的现象,作为小微企业的我们万万不能接受,也让群众对法律失去信心。
得知还能通过“大法官”这个平台,我们小微企业看到了曙光,恳请大法官能够根据事实情况,督促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林静寂法官,依照国家法律,最高人民法院的精神作出公证判决,依法依律帮助纳税人解决实际问题!

2021-09-23

洪永华你好,审理中的案件无需信访,具体情况可与承办法官联系。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