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18

襄阳市樊城区法院毛清国违法办案,玩弄司法权

当事人李国忠儿子陈述:我叫李明启是湖北襄阳人,我的姐姐李秀枝于2021年2月17日因病突然去世(51岁),有病期间我姐夫王斌一致隐瞒病情,姐姐李秀枝本人和我父亲李国忠及我都不知道李秀枝患有重病。我姐姐李秀枝突然去世后,没过多久姐夫王斌拿着打印好的《放弃遗产继承协议书》让我父亲李国忠签名,我父亲十分气愤,因此同王斌发生纠纷。
我父亲委托我及律师在襄阳市樊城区法院起诉了王斌要求分割遗产,由于我父亲及我们子女都无法掌握被继承人的财产状况及遗产的具体情况,在起诉时仅列明了知道的其中一套位于襄阳市区的房子,并交纳了11800元的诉讼费。之后这个案件被分配到襄阳市樊城区法院屏襄门法庭的毛清国法官负责办理。在案件受理后,委托律师持相关受案证明和材料查询后得知在被继承人在襄阳市有三套房产和一辆宝马车。经过多方了解,我父亲李国忠知道李秀枝同王斌在北京市也有几套房产和汽车等其他财产,但不知晓在北京的不动产、机动车的具体位置、证号、车牌号等信息。经委托律师联系北京市相关部门,在北京市查询不是本人名下的不动产及机动车信息必须由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或者律师持法院出具的调查令才能给予查询。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委托律师向毛清国法官依据《民事诉讼法》申请了调查取证,但被毛清国法官予以书面通知驳回,我父亲李国忠申请了复议,也被裁定驳回,驳回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委托律师又向毛清国法官申请给予出具律师调查令,由律师持调查令查询,但毛清国法官也不同意,并没有给予任何书面回复。委托律师在向毛清国法官提出申请律师调查令的申请后,并向其说明提出的律师调查令申请,符合《民事诉讼法》及湖北省高院《关于在民事审判程序和执行程序中实行律师调查令的若干规定(试行)》,并向其说明在樊城法院其他同类案件中申请律师调查令都给予了批准,为何毛法官不批准?毛清国法官称:省高院的出的规定,你去找省高院开律师调查令,别找我!樊城法院的那个法官开过律师调查令,你去找那个法官去开,不行把案子也转过去,反正我这不给出具律师调查令!
据我父亲李国忠的委托律师说,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司法解释,被继承人在北京市的房产和汽车的查询,属于是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毛清国法官没有依据也没有理由不准许调查取证申请。就算是毛清国法官不同意调查取证,但凭什么律师申请调查令也不同意?难道法官自己不办事,还不让律师去办事了?我多方向樊城区法院相关反映法官不准许调查取证,也不准许律师申请调查令的违规、违法情况,可是直到案件2021年8月31日上午开庭樊城区法院也没有给予个明确的说法。
在当天的开庭中,毛清国法官当庭说我们投诉了他,说了我们很多不是,并改口称不准许调查取证和律师调查令是因为疫情原因,我觉得这是荒唐的借口,这同疫情有何关系?当天的开庭,什么程序都没有进行,就是问了一下我们增加的诉讼请求中的每项财产价值后,直接开具了一张15万多的交费通知书后,就以对方律师要求答辩期为由休庭了。可是我们增加诉讼请求的申请书在确定开庭时间之间都递交给毛清国法官,他拒绝收取,后来我们在2021年7月13日以邮寄方式递交给毛清国法官,而且对方的律师已经早就领取,我们并非是当庭变更,根本不存在答辩期的说法,我们向毛清国法官提出异议,其答非所问的敷衍,强行休庭。
休庭后我把需补交诉讼费15万多的情况向我父亲李国忠(这段时间有病在医院住院)说了,我父亲说没有能力出这么多钱交诉讼费,让先只起诉在襄阳的三套房产和车,其他的在北京的房产、车辆、公司股权都不清楚,先不起诉等以后再说,我按照父亲的要求写了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书,减少了诉讼请求的金额,让律师交给毛清国法官,可毛清国法官又拒绝接收申请书,并称必须要按15万多交诉讼费,否则7天到了就按撤诉出裁定。律师向其说明变更诉讼请求是当事人的权利,而且当事人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交费,《民诉法》规定只要是在法庭辩论终结前都是可以的,但毛清国法官仍然拒绝接收。因我父亲因病住院,无力继续缴纳高达15万多的诉讼费,于2021年9月4日分别向樊城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樊城区法院屏襄门法庭毛清国法官提交了减免诉讼费(申请司法救助)的申请材料,但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2021年9月12日我父亲的委托律师收到毛清国邮寄的樊城区人民法院(2021)鄂0606民初538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按撤诉处理,先期交的11800元诉讼费也不给退了。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交纳诉讼费用确有困难的,可以按照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缓交、减交或者免交。《诉讼费缴纳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逾期不交纳诉讼费用又未提出司法救助申请,或者申请司法救助未获批准,在人民法院指定期限内仍未交纳诉讼费用的,由人民法院依照有关规定处理”。我们在收到《诉讼费用交纳通知书》后的七日内已经向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救助申请,在该司法救助申请在能否获取批准未确定的情形下,毛清国法官就直接下发裁定按撤诉处理是程序违法,最起码要等到减免申请是否获批再作裁定。至今为止,我父亲还没收到樊城法院是否同意减免诉讼费的通知。
我们认为毛清国法官邮寄的按撤诉处理的裁定是错误的,让律师向襄阳中院申请对裁定再审,被中院信访部门人员告知这种裁定不能申请再审,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毛清国法官在此案的办理过程中,完全就是一副官僚主义作风,我的底盘我做主的行为,把国家司法权玩弄于股掌之间,当做其个人私权来为所欲为,打击报复反映他违法办案的当事人,并放话让我们喜欢到哪告就到哪告。我作为当事人李国忠的儿子,父亲李国忠年纪已大,目前有病正在医院住院治疗,自己没有精力来反映这情况,让我们子女来反映情况。在此我们强烈要求上级领导严查樊城法院毛清国法官的违法行为,纠正其审判案件中的错误的通知和裁定,整治其顽瘴固疾,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公平和正义!电话:139*****7265

2021-09-23

李国忠你好,你反映的案件尚在审理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律师调查令应当由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七日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