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26

举报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原审被告人):徐永好,男,1963年3月16日出生于山东省莒县,汉族,高中文化,住营县店子集镇徐家城子村,公民身份号码:3728**********4636.
电话:133*****0666.
申诉人徐永好因不服莒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鲁1122刊初191号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一、撒销莒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鲁1122刑初191号刑事判决书;撒销莒县人民法院驳回申诉书(2020)鲁1122刑申1号、撤销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20)鲁11刑申11号。
二、依法改判徐永好无罪。
事实与理由
莒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鲁1122刑初19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申诉人“在担任莒县店子集镇徐家城子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利用管理本单位资金的职务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其行为侵犯了村集体财产的使用权,已构成挪用资金罪。”的事实根本不存在。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申诉人自2012年12月至2014年2月任莒县店子集镇(现为莒县店子集街道)徐家城子村党支部副书记,主持工作;2014年2月至2017年9月任该村党支部书记。
2012年袁公河洪水冲毁乡乡通道路及耕地。为修复道路与耕地,店子集镇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5日向莒县人民政府发函请示,即“店子集镇人民政府关于对袁公河徐家城子段水毁工程进行修复的请示”,文件号为:店政发[2015]14号.莒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6日作出同意批示。故莒县店子集镇人民政府决定对袁公河冲毁乡耕地30亩,冲毁乡乡通道路120米进行修复,经店子集镇政府研究决定袁公河西岸徐家城子段2015年9月汛期水毁道路约120米,耕地30亩左右,修复费用由徐家城子村集体负责修善。
该水毁修复工程分为两部分,即水毁耕地的修复和水毁道路的修复。两项工程均客观存在。该水毁耕地工程先由王京波中标并交纳10万元押金,后该押金用于支付道路修复费用。
2015年8月2日我收到王京波十万元押金,2015年9月26日,我就预付给了倪荣远,并要求先修水毁乡乡路,后回填水毁耕地的工程费用。
县检察院公诉科扈文艳,在公诉中歪曲事实,利用假证,说是水毁乡乡路不存在,我修的路为了自己回填水毁耕地走方便,村民跟本不走此路等理由,公诉我挪用资金罪,县法院办公室主任刘学华,不分青红皂白,他多次开庭审理此案,
我不承认构成挪用资金罪,最后他对我说,我再不认罪,就判你实刑,并马上让我进监狱,无奈之下,我只有先认罪,再找证据证明我是无罪的,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没侵占过村集体财产。
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人员,在2018年在最后一次调查我时,以查明该工程是先修水毁乡乡通路,后回填水毁耕地工程。材料上也是这么记的。
二、申诉人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了三个月未还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
王京波交纳的10万元押金用于支付了应由村集体承担的道路修复费用,申诉人主观上没有个人挪用故意,也没有归个人使用,也没有借贷给他人。对于该事实,有倪荣远出具的单据可以证实。申诉人担任徐家城子村党支部书记,为了村集体事务用王京波交纳的10万元押金支付道路修复费用,是村集体的支出,不是申诉人挪用个人使用。对于该事实有莒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鲁1122民初1692号民事判决书和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鲁11民终941号民事判决书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鲁民中2160号民事裁定书等证据均可以证实。所以申诉人的行为并
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的“归个人使用"这一客观要件。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本案存在多处重大失实,达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明申诉人有罪的标准,原审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显然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明显存在错误,望贵院依法据实查明事实,改判申诉人徐永好无罪为盼。
申诉
2015年7月我村袁公河西岸被洪水冲毁耕地30多亩,冲毁乡乡通路120米长,宽10米,深4米,给我村造成很大损失,周围村庄无路通行,在这种情况下,村里多次召开村民代表会,党员大会研究怎样阻止洪水断续冲毁村耕地,并报请镇政府请求上级拨款给予修复大坝和冲毁的乡乡通路及水毁耕地。经县政府批准,由县财政拨款给予修复大坝。冲毁的耕地和120米乡乡通路由村集体承担修复土方回填费用。水毁120米乡乡通路应由镇政府和县交通局承担,我去找镇领导,镇领导让我村先修着,需用费用以后再报批。水毁耕地经村民代表会,党员大会开会通过,一致同意水毁耕地公开招标,谁出资修复水毁耕地,谁受益,并底价承包30年,修复好耕地后需每年每亩耕地向村集体交100元承包费,为了按时完成修复耕地任务,先交押金10万元,修复好耕地后,退还押金。2015年5月10日在村里各街道贴出了招标内容,并在村里广播上宣读了公开招标的会议记录。可是因投资太大,无人投标,我只好出面找了本村村民王京波,让他出资10万元押金,包下修复耕地工程。他说投资太大,自己承担不了回填耕地费用。我跟他说找找村里有钱的户和村干部,看看有没有出资合伙修复耕地的。他说,他都找了,没有愿意出资的。并要求我合伙干,为了尽快完成修复耕地任务,我就同意和王京波投资修复水毁耕地,2015年8月2日王京波交给我10万元押金,把修复耕地工程包了下来。2015年9月26日工程开工时,包回填土方工程的倪荣远,要求先预付10万元工程费用,作为工程启动资金。2015年9月26日我私自决定将王京波交给我的10万元押金预付给倪荣远,并要求倪荣远先修复水毁乡乡通路,再回填水毁耕地工程,工程也是这样干的。
2016年我村村民王青等人上访告我,公安机关立案查我,并多次电话传我去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受调查。其中在询问我村水毁耕地工程是不是我有份?我说我有份和王京波合伙干的。办案人员又问我王京波10万元押金是不是交给了我?我说:“是交给了我。”办案人员又问我:你收到押金后放在哪里?我说:“放在家
里”。办案人员又问我:你没去银行存下?我说:“没有”。办案人员又问我,这10万押金你没下帐?我说:“没下帐”。因为修复水
毁耕地后,得退还给人家”。办案人员又问我,这10万押金你支付了回填水毁地工程费用?我说:“是”。
2016年12月22日办案人员电话传我去公安局经侦大队,我去后,办案人员说我涉嫌挪用资金罪并把我刑事拘留,2017年1月4日县检察院认为10万元押金是私人财产,构不成挪用资金罪,被无罪释放。
2017年9月县检察院以我村王青等上访为由,又对我追究刑事责任,并让王青等人在我村微信群里传播我挪用10万元押金。检察院为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激起我任村支部书记期间,按上级要求拆除违法建设,让这些户去检察院、县法院告我并作假证。
该水毁工程共分三段,一段由县财政拔款修大坝,一段由村集体修水毁乡乡通路120米,一段由王京波承包修复水毁耕地,他们用假证否认我修的水毁乡乡通路。
2018年6月29日上午9点,在县法院刑庭公开审理我挪用资金案。我请了律师,做了无罪辩护。2018年9月份开庭。2018年12月份。2019年1月份开庭我都做了无罪辩护。其中每次开庭前在我任村支部书记期间,按上级要求,依法拆除的违法建设户和偷沙挖鱼塘户到庭作假证。2019年2月2日县法院刘学华(本案主审法官)打电话让我去法院办公室。跟我说:“让我承认挪用资金罪,并退还10万元押金,如果不认罪,不退还10万元押金,就判我三年以上实刑,并不让我在家过春节,立即收监坐牢。刘学华又做家属的工作。我老婆和儿子坚决不同意我去坐牢,并去贷款10万元退给县法院,在刘学华强迫下我在2019年2月18日开庭时,我承认了挪用资金罪。我修的水毁乡乡通路长120米,宽8米,深4米的回填土方工程,他们不认可,说修路是为了我方便自己走路才修的,村民根本不走此路,睁眼说瞎话。我回填的水毁耕地,让镇政府在2018年3月给停止了至今我也没有耕种。我收王京波10万元押金是2015年8月2日收到的,2015年9月26日我就支付给倪荣远预付机械进场启动资金10万元现金。让他先修水毁乡乡通路的回填土方工程,再修水毁耕地工程。王京波交给我的十万元押金,是私人财产,工程完工后必须退给本人。开庭前我以退还给王京波,我在修复水毁乡乡通路和水毁耕地时,
没动用村集体一分钱。判决书上写的同年12月8日被取保候审,是没有的事,我当时是无罪释放,哪来的取保候审。2018年6月29日开庭后县检察院扈文艳才给我办的取保候审,县检察院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为了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所取的证据都是我任村支部书记期间,因按上级要求依法拆除了他的违法建设,他们为了报复我,做了假证,检察院办案人员利用我村现任村主任徐开田,找我村违法建设拆除户,对我做假证,徐开田也是违法建设户的一员,上任后纠集部分拆违户和黑恶势力打击报复我。段文学、程凤鸣、岳东兴不是我村村民与本案无关。是徐开田为了打击报复我,说我村乡乡通路水毁路段,是他们修的,指鹿为马。县检察院办案人员,为了达到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利用他们的假证起诉我作证据,县法院刑事判决书(2018)鲁1122刑初191号写到2016年12月22日被取刑事拘留,2017年1月4日释放,同年12月18日被取保候审。下列地方不对,2017年1月4日被无罪释放,2018年6月30号在县法院二次开庭后,检察院公诉科扈文艳让我去检察院办的取保候审,我和我老婆孙女一起去的,是我老婆担保的。判决书写到我是1989年12月入党不对,我是198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县法院多次开庭,我辩护无罪。10万元押金我用于水毁乡乡路长120米,宽8米,深4米的回填土方费用,县检察院不认可路是我修的,利用假证否认事实。检察院起诉书(2018)165)号写到2016年12月2日被莒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月4日
县检察院认为10万元押金是私人财产,构不成挪用资金罪,无罪释放,2018年6月30日县法院开庭审理后,检察院扈文艳让我去县检察院公诉科办的取保候审,连公诉书都写假。.说我挪用资金归个人使用,超过三个月未还,我是挪用了个人押金,给村集体垫付修路费用。我是2015年8月2日收到10万元押金,2015年9月26日就预付给了承包土方工程的倪荣远作为预付工程启动资金10万元,并要求他先修路再回填土地,10万元押金在我手中没有超过三个月,更没有归个人使用。我回填水毁耕地让镇街道办在2018年3月就给停工了,至今未处理。县检察院办案人员从2017年9月-2019年2月一年多的时间里,利用我在担任村支部书记期间,因拆除村里部分村民的违法建设,得罪了现任村干部徐开田,他上任我村主职村干部后,纠集我村违法建设拆除户和偷沙挖鱼塘户,到庭作假证,致使我被县法院判拘役三个月,缓期四个月,并开除党籍。
2017年12月我去县法院起诉村集体欠我的修路费,县法院民庭多次开庭不下判决书,原因是我村法人代表徐开田纠集部分违法建设拆除户,到庭作假证。说路不是我修的,指鹿为马,又加上县法院办公室主任刘学华、县检察院扈文艳等人的插手干预,致使民庭迟迟不下判决书,直到刑庭开庭判了我以后,民庭才再开庭判给了我修的水毁乡乡路的回填土方费用。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经过开庭审理和认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省高院驳回再审请求。经莒县人民法院民庭、日照市中级法院民庭、省高级人民法院民庭,经调查取证一致认为水毁乡乡路是我修的,并把修路费用由县法院执行局强制执行出来,还给了我。现经法院三级认定水毁乡乡路是我修的。10万元押金我用于修路费用

2021-09-27

你好,你的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