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1-09-27

第二次一封公开信

第二次一封公开信
郑青院长您好:
一百零三次控告丹东、东港两级法院执行局违法执行。
我叫李秋波,家住丹东市东港市大东区,电话:139*****1987,因是女同志,我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给您写这封信。
我于2008年9月4日,在东港市法院因经济纠纷一案,起诉东港市万龙木制厂欠款126万元。2010年初胜诉,诉前查封了180万机器设备和产品(银行未有抵押贷款),在东港市法院拖执行近一年时间又转到了丹东法院执行,2012年在丹东、东港两级法院执行局暗箱操作,封锁对我执行信息,将厂子全部财产(包括未抵押给银行的动产和不动产),评估、拍卖后,直接全部给东港市农商银行,当我发现时,东港市法院执行局对我说去找丹东法院执行局。丹东法院执行局对我说:去找东港法院执行局,我们不清楚,你是首封起诉人。东港没有向我们说明。经无数次上访,丹东政法委案件监督处组织对此案进行了评查,2019年5月份,评查结果:1、在东港市法院没有查到此执行卷宗属于违法违纪,应向有关部门反映。2、法院评估拍卖查封财产没有通知财产所有权人(李秋波)属于违纪违法。明显这是一起执法错误的执行案件。2019年9月28日我进行了上访,新任东港法院的副院长胡长军、李新田庭长,才对我执行案件再一次从头反复调查核实。确定执行错误,东港农商行《关于李秋波上访的案件
的答复》承认了部分拍卖款不属于银行抵押财务(后附银行答复的报告),拍卖后不应得。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有反应出下列问题:
1、原东港法院副院长唐贵君自动提前辞职,到东港农商行任法律顾问。唐在职期间多次处理农商行的案件,应属于案件的当事人,银行给唐三十多万元,只给唐一个警告处分。
2、时任东港法院执行局局长于佶生接受银行案件后好处费十五万元,用于执行局法官以及家属到南方旅游享乐至今没有处理。
3、东港法院执行局副庭长高玉斌是办案的主办人,此案判案生效后一年多没有立执行案。将原有立查字卷销毁,导致执行期间的询问材料、照片找不到,销毁不作为的痕迹。今年法院领导打电话问:你控告高玉斌办的执行案,属于丹东法院执行局的问题,你对此处理是否满意,只字不提卷宗销毁问题。
4、法院法官查封不动产没有到工商有关部门备案,严重违反办案程序,无人承担责任。
5、法官与银行、厂家合伙只做了假抵押,在全厂被我查封后,又新加贷款一百五十万元用于购买木材,却没有见到新买的一根木材。我是当时的副厂长主管财务,根本没有抵押贷款这回事。明显是虚假贷款查银行资金流向就一目了然,却至今没有人查。
6、拍卖厂子的财务全部超抵押,厂子总投资二千七百万元只拍卖了七百五十万元,更可笑的是一台新购置的大型机器多片锯,2008年5月份购买,花了二十八万元,使用四个月被查封,只拍卖了五万九千元(银行拍卖的材料中证实),天地之差。
7、丹东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韩玉国主办这个案件,执行错误款项远远的超过了三十万元,也没有承担任何责任。
郑院长难道腐败的法官徇私枉法真的没人管吗?我出资那么多的起诉费、查封费,却没有拍卖分配,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绑票。
现在的情况是东港法院执行局叫我到丹东法院执行局去解决执行回转,说报告已交丹东执行局一个多月,说这也是丹东法院领导“纠偏”做出的决定。而丹东法院执行局局长于伟超,多次打电话不接,就是接电话只说好话不办实事。再就说电话信号不好挂断电话,他接触此案已经5年多了,从不见面。当纪委领导给他打电话核实丹东政法委是否有查评报告以及查评结果,他说有,但政法委没有要求处理。就是这样袒护下属。8月23日安排中级法院程继文庭长接待我,程现场找卷现场看内容并问我,银行有优先受偿权你知道不?我说:银行的卷我怎么能知道,我只知道我是首封人为什么处理财产不通知我,我怎么可能没有优先受偿?程庭长说这个你回去找东港,他们判决有问题。我是在问你还是你问我,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接待你,你出去吧。叫法警押他出去。我打电话给胡院长,胡院长说是领导定的让你解决执行回转,程庭长也是我们的领导,我也拿他没有办法。胡院长有严重的心脏病,我也不忍心总是找他。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做不出像丹东法院执行局领导作出这样龌龊的事,难道还让我上访十年吗?因为有疫情我不了北京,我于8月13日写信给吴威院长石沉大海,到省高院上访必须持有下级法院答复意见书。(我上访这么多年没有一个部门给我答复意见)
郑院长,我没有路走了,恳请您给我指一条活路吧,十年上访筋疲力尽,精神压力崩溃,但我还是觉的有共产党在就有希望,惩治腐败,还我公道。
此致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举报人:李秋波

2021年9月27日

2021-09-28

您好!留言已阅。我已转批丹东法院核实处理,请耐心等待回复,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