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法官留言
最高法院留言 快速留言 回复查询
2024-02-05

打到村霸,还我宅基地

申诉书
各级党委政府、各位法院领导:
我叫仝世忠,86岁,退休教师,住砀山县良梨镇良梨村东黄庙西队(二队)。仝世英,原良梨村村长,住东黄庙东队(一队),我和他叔伯弟兄,我们两个不在同一个生产队,土地也不相连。1970年前后分给我的自留田,宅田合一时,仍分给归我,我分的1亩6分宅基地,后虽然调地,但调整的都是大田地,宅基地没有调整。九十年代末,当时在良梨镇党委书记仝传爱的授意下,大队书记仝传备带着村长仝世英兄弟几个,在我宅基地上打界,后又拉上围墙,我当时不在家,回来后问怎么回事,仝世英讲队里宅田合一划给了他,地是共产党给的。并威胁我说:再闹下去,把你送进死牢,连一个送饭的都没有。
2015年,我在原址上建房时仝世英不让建,不让动工,断了电,说什么我的墙基都在他的地上,非得叫我再向前移动2米,无奈之下,我找到了党委,在党政府的关怀下动了工。施工队叫他骂走一个又来一个还是骂,拖了半年多才算完工。我房后是半亩地,现在仝世英说我房后都是他的,甚至不肯给我在房屋后面留搭架的空。房子建成后,仝世英不管清醒还是喝醉,都对我们骂声不断,有次甚至闯进我家,对我进行打骂,可怜我一个80多岁的老人,手无缚鸡之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上被打的多处瘀伤,挣扎着将其反锁院内,报警处理,也无结论。真是依仗权势,无法无天,活脱脱一个村匪恶霸。
 2021年仝世英的房子扒了、围墙拆了,被霸占的宅基地也该解放了,本应物归原主,但仝世英贼心不死,他带着施工队两次强行施工,我是以命相拒,打闹两次,派出所去了2次。9月7日上午,仝世英派他老婆和她女儿跟着三个保镖来打骂我们老两口,我俩都是85岁的老人了连走路都困难怎能打着他们。老伴被打得遍体是伤,我的手打得发青。
为达到霸占我土地的目的,仝世英于1991年7月14日,非法办理了农村宅基地证,土地权属证明书上使用面积196平方,系1989年4月13日集体划拨。宗地图显示南边是仝世忠住宅,西边是仝世忠住宅(实际上是东边),证人仝世忠的姓名及年龄不对,仝传备的年龄不对,并且本人没有签字确认。为达到逐步侵占土地的目的,在同一块土地上,又于2010年办理了(2010) 字第138996 号宅基地使用权证,土地权属来源证明显示该地块最初于81年5月安排使用至今,用地面积295平方。该证东边由仝世忠住宅变成了生活路,南边是仝丽峰(仝世忠之子)住宅,使用面积由196平方变成了295平方,又侵占了我99平方,土地权属来源证明日期由1989年4月13日集体划拨变成了最初于81年5月安排使用至今。该证一认定事实不清,仝世英的宅基地西侧南北长19米,其中北侧房屋宽 6米,房南有4.5 米空间,西屋南北长 10米,屋南至上诉人仝丽峰的屋墙有 1.5米空闲地。共计占地22米(5+4.5+10+1.5),登记为 19 米,实际占 22米,另外,按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宗地图中第三人西屋南侧的1.5 米空闲地丈量显示和上诉人仝丽峰的房屋后墙是重合的,交叉的。再说农村建房根据习俗四周必须保留扎架之地的。二是程序不合法。按照国家士地登记办法的规定,土地登记先由申请人申请,然后受理,公告,地籍调查,土地丈量测绘,从初审到审核批准一整套程序。从本案被上诉人提供的地籍调查资料中可以看出,2010年8月 16 日第三人申请办理士地登记,而宗地图草图是 01年8月18 日绘制,宗地图是 2010 年8月10日,登记表也是 2010 年8月10日,也就是说第三人没有中请的情况下已进入登记程序,明显是程序倒置。而土地证有两次批准手续,一是 2010年9月16日,二是2010年9月26日。全世英是申请人,而调查人,权属证明出具人也是仝世英,宗地图测量人员则是仝川(全世英之子),仝世英两次办证,我都不知晓,没有四邻和我的指界签字认可,更没有进行公示,故请求撤销砀集建<2010)字第 138996 号宅基地使用权证。
一审时,原东黄庙(西队)二队队长种德奎出庭作证,证明案涉的争议土地分给仝世忠的。此外还有二队队员种德奎、魏素侠和李志平及东队队长仝传备写的书面证明。但砀山县人民法院(2023)皖1321行初60号行政裁定书认为砀山县人民政府于 2010 年11月18日为仝世英颁发砀集建(2010) 字第138996 号宅基地使用权证,仝世忠、汪翠兰、仝丽峰并不是该行政行为相对人。根据砀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供的三户的土地登记档案显示,仝世忠、汪翠兰宅基地与仝世英宅基地之间有生产路相隔,并不相邻。仝丽峰宅基地与仝世英宅基地虽相邻,但并不存在交叉或重叠,案涉颁证行为并未实际影响到仝世忠、汪翠兰、仝丽峰的权利。仝世忠、汪翠兰、仝丽峰主张仝世英占用的宅基地原系其家庭分得,因未提供充分证据子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仝世忠、汪翠兰、仝丽峰请求撤销砀集建<2010)字第 138996 号宅基地使用权证,与该行政行为并不存在法种上的利害关系,其作为原告起诉,主体不适格,应驳回起诉。但事实上汪静宅基地证(仝丽峰之妻)并没有签字确认,边界不明确。
二审时,2023 年11月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调取仝世英涉黑卷宗资料不给调取,郝菊香法官只答应调取当事人仝世英的询问笔录。后又于2023年12月3日申请调取中仝传明、仝传备、种德奎、魏素侠和李志平询问笔录,郝菊香法官又说是申请调取的证据属无调查收集必要的材料,以种种理由推脱,对申请不予准许。最终只调取了仝传备、种德奎询问笔录。仝世英询问笔录虽调取但郝菊香不让提交。二审认为,仝世英 1991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 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南北长、东西宽均为 14 米。仝世英 2010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从仝丽峰 的住宅至公路处,南北长 19 米,从种建军住宅至生活路东 西宽 17 米,房屋距仝丽峰住宅 1.5 米。经现场测量,从仝 丽峰住宅的墙至公路沿为 20 米,仝丽峰住宅的墙距离仝世 英指认的老屋墙为 1.6 米。仝丽峰认为应从其住宅墙后两米 开始计算仝世英的土地长度,拒绝在测量图纸上签字,亦拒 绝本院对其房屋进行测量。一审裁定认定案件的其他事实清 楚,本院予以确认。仝世忠等三人认为其与案涉土地登记行为具有利害
关系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认为案涉土地使用权属于仝世
忠;二是认为案涉土地与仝丽峰的部分土地重叠。经审查认
为,仝世忠提供的证人证言虽能证明七十年代以前案涉土地
属于仝世忠,但其亦陈述仝世英的哥哥仝世吉在八十年代已
在案涉土地上建房,后由仝世英搬来居住,并加盖房屋居住
至今。该证人证言证明案涉土地使用权存在转移的过程,考
虑到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共实施了两轮土地发包,仝世忠
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土地被村集体组织发包由其使用,不
能证明其拥有案涉土地的合法使用权,故其与案涉土地登记
之间无利害关系。 仝世英 2010 年宗地图记载案涉土地南北总长共 19 米, 与现场测量的基本一致,不存在与仝丽峰使用的土地重叠的 情况。仝丽峰主张应从其住宅墙后两米测量仝世英的土地长 度,该主张与其土地登记档案中记载的土地四至不符,且无 其他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仝丽峰主张其土地与案涉土地 重叠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仝世忠等三人与案涉登记行为之间不具有利害关
系,其提起的本案诉讼不符合起诉条件,一审裁定认定事实
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仝世忠等三人的上诉
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
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 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我认为该判决是错误的:
1、砀山县 自规局提供的地籍调查表资料显示,2010 年 8 月 6 日仝世英 申请办理土地登记,而宗地图草图是 01 年 8 月 18 日绘制,宗地图是 2010 年 8 月 10 日绘制,登记表也是同日,由此可以看出仝世英在没有申请的情况就已经进入登记程序,明显程序倒置。
仝世英申请办理土地登记的时间错误应是2010 年 8 月1 6 日而不是2010 年 8 月 6 日
2.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砀山县自规局提供的三户 的土地登记档案显示,仝世忠、汪翠兰宅基地与仝世英宅基 地之间有生产路相隔,并不相邻。仝丽峰宅基地与仝世英宅 基地虽相邻,但并不存在交叉或重叠,案涉颁证行为并未实 际影响到仝世忠等三人的权利。
二审中提交了仝世英 1991 土地权属证明书及宗地图,证明仝世英宅基地侵占了 仝世忠等三人宅基地。宗地图中仝世英宅基地南边,西边(实际上是东边)是仝世忠住宅。仝世忠、汪翠兰宅基地与仝世英宅基 地之间是相邻的。宗地图显示自生产路往南14米到仝世忠住宅,从种金亮(种建军之父)住宅至仝世忠住宅东西长14米,而仝世英 2010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从仝丽峰 的住宅至公路处,南北长 19 米,从种建军住宅至生活路东 西宽 17 米,这样南北多出了5米,东西多了3米,多出来的土地就是侵占仝世忠的宅基地。
3.提交证据2:良梨镇良梨行政村村民委员会证明 三份,证明仝世忠等三人与仝世英分别属于不同村民小组, 仝世英宅基地实际属于仝世忠等三人村民小组所有;其中证据 2 虽没 有负责人签字,但所证明的内容与仝世英在庭审时认可的内 容一致,故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证实仝世英宅基地实际属于仝世忠等三人村民小组所有。
4证据3.仝传备、种德奎的询问笔录,证明案涉土地是分给仝世忠等三人的,真实性予以认定。一审中种德奎证实他当二队队长时分给仝世忠的,宅田合一时两生产队没有相互调地,再次证明涉案土地是属于仝世忠的自留田。
5.经审理查明,仝世英 1991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
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南北长、东西宽均为 14 米。仝世英 2010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从仝丽峰
的住宅至公路处,南北长 19 米,从种建军住宅至生活路东
西宽 17 米,房屋距仝丽峰住宅 1.5 米。经现场测量,从仝
丽峰住宅的墙至公路沿为 20 米,仝丽峰住宅的墙距离仝世 英指认的老屋墙为 1.6 米。
经现场测量,从仝 丽峰住宅的墙至公路沿为 20 米,而仝世英 2010 年土地登记档案的宗地图显示仝世英使用的土地从仝丽峰的住宅至公路处,南北长 19 米,那么多出来的1米就是侵占仝丽峰的土地。仝丽峰住宅的墙距离仝世 英指认的老屋墙为 1.6 米。而应该是2.6米。否则怎么能量够20米。从而推出本次测量不准。而判决书上法官则说仝世英 2010 年宗地图记载案涉土地南北总长共 19 米, 与现场测量的基本一致,不存在与仝丽峰使用的土地重叠的 情况。
6该证人证言证明案涉土地使用权存在转移的过程,考 虑到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共实施了两轮土地发包,仝世忠 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土地被村集体组织发包由其使用,不 能证明其拥有案涉土地的合法使用权,故其与案涉土地登记 之间无利害关系。
实际上虽然实施了两轮土地发包,但调整的是大田地,农村宅基地没有调整,这与实际情况不相符。
地被占了,人被打了、被骂了,仰问青天:“世间还有公道两字吗”,心滴血,泪在流。救一救我们两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吧!
特此恳请各级党委政府,法院领导。依法公正处理此事,使正义得到伸张,还人间一个公道,我们死也闭目了。
此致
                   仝世忠
                 2024年2月5日

    

2024-02-06

您好,您的留言已转省高院信访处办理。为规范涉诉案件的归口管理,提高办理工作质效,建议您直接向人民法院信访部门反映(省高院信访处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大道116号,邮编230091,电话: 0551-65599520)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中国庭审公开网